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无良媒体露出“恶魔”面孔,我们该怎么做?

  此篇虽是在出离愤怒的心情下写成的,但其主要的立足点,却是要从法律与道德层面,对这起由不良媒体引发的公共事件,进行理性思考,揭示其问题本质,提出几点建议,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离开还是留下,由您决定!

  如果您是抱着“猎奇”的心理,想看一看,“汤某某事件”有没有“更猛”的爆料,那么请您离开。因为,每当提起这个女孩的曾用名,我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

  我想象得到,当她看到这个让她自己都厌恶的名字,被人一遍遍地喊着、谈论着的时候,她的心情会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地痛!所以,我给自己设定的前提就是,这篇文章将尽可能不出现刺激她内心的任何字眼!

  如果您是抱着探求“真相”的心理,想看一看,这个早已审结的案件有没有更新的进展,那么也请您离开。因为,在这起由某些无良媒体掀起的公共事件(不是指十年前的案件)中,事实真相已无足轻重、无关紧要。甚至,在我看来,压根就没有什么“真相”,也奉劝每个有良知的民众,不要再试图去挖掘任何“真相”。

  要设身处地想一下,此时此刻,正有一个曾经饱受摧残的花季少女,刚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她可能甫为人妻,也可能初为人母,恰恰因为你要去寻求什么“真相”,她的人生命运,就可能再次回到地狱和噩梦般的从前。你于心何忍!

  如果您是带着良知与人性而来,想看一看,一个稍有些法律常识的中国人,是怎样揭穿那些为了博取眼球而丧失职业道德和人伦底线的无良媒体,以及为了赚取名声而不顾一切追逐利益的“讼棍”律师的丑恶嘴脸,并给予他们严正的谴责,那么请您留下,继续阅读下面的文字。

  如果您是带着不满与愤慨而来,想看一看,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是怎样呼吁相关监管单位尽快担负起自己的职责,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价值观不被践踏,那么请您留下,继续阅读下面的文字。

  (部分无良媒体的报道及标题)

无良媒体露出“恶魔”面孔,我们该怎么做?
无良媒体露出“恶魔”面孔,我们该怎么做?
无良媒体露出“恶魔”面孔,我们该怎么做?

  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一些媒体热衷于报道狗仔队们制造的娱乐新闻,过度关注明星隐私、八卦龌龊劣迹,扭曲了整个社会尤其是青年人的价值观时,我们忍了;

  当一些媒体热衷于追逐个别群众的缠访、闹访事件,与一些“讼棍”律师沆瀣一气,编造、散布虚假不实信息,公然污蔑党和政府形象时,我们忍了;

  当一些媒体热衷于揭露基层所谓的“弊端和问题”,丝毫看不到基层扶贫干部的辛苦与付出,一味指责他们工作方式方法的不当,寒了基层干部的心时,我们也忍了。

  但是,这一次,他们竟然胆敢触碰道德和良知的底线,在利益的驱动下,泯灭人性地“搜寻”起已被保护起来的性侵案件的受害人,意图将她暴露在一群罪犯面前,使其面临生命的危险,我们不禁愕然了!

  套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媒体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这个时候,我出离愤怒了,想骂娘,但我知道,骂人是不对的,不仅不理性,更起不到什么好的效果。正是因为他们无耻无德,所以我才不能效仿,因为,“我和你们不一样!”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位名叫马丁﹒尼莫拉的德国牧师,他曾是希特勒的支持者,后来却差点被处死在集中营。痛定思痛,他写下了这样一首著名的《斯图加特悔罪书》: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那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猛然惊醒: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会成为受害者,自己应该写点东西。此时不发声,更待何时!

  我当然知道,历史固然有其相似性,但绝不可简单地比附。但是,现代社会,新闻媒体被誉为“无冕之王”,俨然成为独立于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其能量绝不容小觑。

  是权力,就必然需要监督,否则就随时可能暴露出压迫者的本性。对明星私生活的干预,对公职人员的偏见,对基层干部的忽视,以及对普通民众基本人权的冷漠,无处不在彰显新闻媒体作为一种“权力形态”的任性。

  如果说,对于明星、公职人员和基层干部的一些报道,虽然已经不是完全客观,但多少还有一点监督公众人物和公权力的性质,那么,当它把加害的武器指向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时,就完全暴露出了权力的本性。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在这起公共事件爆发前,也曾有过挖掘先前已处理案件的新闻报道,但这一次实在特殊。此前,所有的焦点,几乎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和国家机器上。

  时至今日,还没有哪一家媒体,把矛头公然直接地指向曾经的受害人,在几乎完全听信加害方一面之词的情况下,明确地怀疑还是未成年人的受害者,并让已经被保护起来的受害人站出来,把当年发生的事实再讲一遍。这是本次事件最值得关注的地方。

  就像网友所说的,保护一个被性侵的小姑娘,需要动用公安、检察院、法院一大群人,抓捕嫌疑人、搜集证据,审查诉讼、审理判决,四年时间一审二审,并特批隐姓埋名转移户籍,而再一次杀死她,只需不良媒体、无耻记者的一篇文章,就足够了。

  我们需要向全社会发出正义的声音,并千方百计阻止这种悲剧的发生。

  可以不高尚,但绝不能触碰底线!

  很多人从道德与良知层面谴责媒体、律师和记者,却忽视了,他们同时也在触犯法律和基本的行业规范。现实中,法律与道德并非截然两分,因法律就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而道德不过是高标准的律法。

  法治社会下,我们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成为道德高尚的圣人,但只要生存在社会中,就必须要有底线思维、红线意识,就是要知道,有些东西,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去触碰。

  单从某媒体所发报道的标题来看,倾向性就十分明显,字里行间更是充斥了对当年执法、司法机关的质疑,对缠访、闹访当事人的同情,对受害人人格的怀疑,可以说,其目的就是为了博取眼球和阅读量。

  至于那些狼狈为奸的律师参谋,单从其调查取证的片面性来看,就知道他们参与此案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赚取名利,就像他们先前一而再、再而三使用的伎俩一般。

  归根结底一句话,是利益驱使这些披着人皮的“嗜血动物”聚集起来,来分享这场“人血馒头大餐”。至于其他,儿童惨遭性侵,生效判决的司法权威等,均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此刻,我们为什么要强调生效判决的权威?我们都知道,在法治社会,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维护司法权威理应成为每个公民、团体的义务。当然,这并不是说,要认可每一个司法判决,而是在纠纷产生后,尤其是在穷尽了其他手段也无济于事后,我们应当理智地选择诉诸于司法裁决。

  在案件已然进入司法程序后,任何机关团体、任何人,哪怕是新闻媒体,也不能想当然地去干预司法;在生效判决做出后,应当首先维护判决的权威性,如果不服判决或者认为判决有误,也要通过司法途径来救济,而不能想当然地去否定已然生效的判决。

  这起发生在十年前的性侵案件,经过公安侦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审理、一审、二审等诸程序,生效判决已经执行。在没有新发现证据的情况下,某媒体记者凭什么就否定生效判决?又凭什么仅靠犯罪分子的一面之词,去怀疑法院确定事实的真实性?又是基于何种心理,知法犯法地泄露未成年当事人的隐私?我们要质问:法律在其心中,究竟居于何种地位?

  这些都已然超出了道德谴责的范畴,而触碰了法律的底线。或许,这些人并不在意什么道德谴责,这对他们毫无约束力,但法律制裁却足以让他们“刻骨铭心”!要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违法的成本并不低廉,而是要付出高昂代价的。

  (官方回应)

无良媒体露出“恶魔”面孔,我们该怎么做?

  当“恶魔”伸出“魔爪”后,我们能做些什么?

  天道轮回,盈虚有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且看苍天饶过谁?

  我们聊以自慰的是,在这起性侵案件的侦查、起诉、审理过程中,当地政府和司法机关尽到了起码的保护受害人的义务,才不至于使受害人,在这些当初残害过她的人一出狱后,就把她找出来,对她进行无情地打击报复。

  否则,我们看到的,就是另外一种结局了。但可以肯定,那正是一些无良媒体渴望发生的结局,足以为他们制作一些列报道赚足了眼球!

  我们更加欣慰的是,在某不良媒体和无耻记者将矛头指向受害人后,虽然在起初的时候,导致一些无知民众上当、误判,但很快地,舆论开始转向,已经觉醒了的网友开始反省,一些有识之士更是毅然扛起了批判、引导的大旗,使得这场公共事件开始走向一个还不算让人绝望的结局。

  但是,我们当然有不满,如果说个别无耻记者为了博取眼球,肆意践踏生效判决权威,挑战人性良知底线,那么所谓知名媒体的编审运作机制去哪了?都和这名记者一块疯狂了吗?

  我们不禁要问,如此居心叵测的报道,是通过怎样的一种签发途径,顺利走向公众的?难道代表了这家媒体的共同心声?这样的媒体报道出来的新闻,其客观性何在?其真实性何在?其社会责任感何在?

  我们更有愤慨,愤慨于新闻媒体监管的滞后,为什么这样一篇近乎“疯狂”的报道,在整个社会谴责、投诉此起彼伏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被打开、转载?

  我所经历的,先前一些并未触犯法律法规的文章,还常常遭遇被删帖的待遇,现在这样一篇违反起码道德底线、被无数次投诉的报道,还依然畅通无阻,相关部门的监管职责何在?也让我们不禁怀疑,其中是否存在“双重标准”、“特权媒体”?

  我们要呼吁相关部门,切实贯彻落实好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的要求,下大气力整肃互联网、新闻舆论界这股恶毒风气,硬起手腕、扬起利剑,清除那些混进媒体界的“害群之马”、“无耻之尤”,还社会一个清清白白、干干净净、朗朗乾坤,让新闻报道从“流量至上”、“利益至上”的桎梏中摆脱出来,回归正常轨道。

  目前最急切的问题是,对于掀起这一公共事件的无良媒体和记者,怎样进行惩处,希望能够尽快给社会一个回应。绝不能不了了之!

  我们还要提醒民众明白,在类似这样的公共事件中,没有人是“看客”。面对已经露出狰狞面孔的媒体,没有人可以置身之外。

  之所以你还能笑得出来,不是因为他们对你网开一面,而只是因为此时的你,尚没有成为他们的“猎物”,也就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还不足以给他们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一旦你成为他们猎取的目标,则必定在劫难逃。这绝非危言耸听。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

  向来以为,海明威是那种很会为自己作品起名字的作家,其中最富盛名的,莫过于《丧钟为谁而鸣》。其实,这取自于十七世纪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著名诗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盘踞,

  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块陆地,

  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去,

  欧洲就会失去一角。

  这如同一座山岬,也如同你的朋友和你自己,

  无论谁死了,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在死去。

  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

  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我,也为你。”

  真诚地希望,这起事件能为我们敲响警钟,告诫我们,整个社会对于法律的信仰,还远远没能建立起来,法治建设依然任重而道远。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花花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