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国大学生为什么比父辈更焦虑

  作者:美国前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 西尔维娅•伯韦尔

  ◤二战以后,美国出现了一个呈上升发展趋势的中产阶级,美国也在高等教育体系繁荣发展的基础上成为了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然而,今天的高等教育体系遭遇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这对美国的竞争力和生产力造成了巨大的挑战。美国前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西尔维娅•伯韦尔在美国《外交事务》2018年10月号上撰文(Generation Stress:The Mental Health Crisis on Campus)探讨了这个问题。

  大学生活应该是人生中一段宁静的时光,是年轻人成长、获取知识和学习新技能的宝贵岁月。然而,根据健康心理研究的一份关于美国大学校园心理健康的年度调查报告,44%的大学生称他们的大学生活过得热火朝天,39%的学生称他们感到抑郁或焦虑。有自杀念头的学生的比例从2007年的6%上升到了2017年的11%。同期接受心理治疗的学生的比例从13%增长到24%。这些数据是一种暂时的趋势,一种新常态,亦或是一种更大挑战的前兆,人们无从知晓。但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大学都需要积极应对心理压力增加所带来的挑战。大学不仅要帮助学生规避压力,还要想办法帮助学生克服压力。

  心理压力的三大来源

  为什么现在的大学生比前几代人经受了更多的压力和焦虑?答案可以归结为三个因素:安全、经济和技术。

  学生们对于安全问题的担忧,有不同原因。大多数大学生对于“9•11”之前的世界没有多少记忆。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地铁站里的行李检查、体育馆里的特警以及机场里的全身扫描仪不断地提醒他们,美国曾遭到袭击,而且可能再次遭到袭击。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常常经历日益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2018年秋天入学的时候,他们对弗罗里达州帕克兰的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的枪击事件还记忆犹新。同样,他们也还记得发生在2017年拉斯维加斯音乐会上、2016年奥兰多“脉搏”酒吧里,以及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枪击事件。对于一些在校大学生来说,他们还要担忧涉及种族问题的暴力事件——例如,2017年弗吉尼亚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这使他们徒增压力,让他们感到恐惧和焦虑。

  其他的担忧源于经济状况。大学教育对于社会的流动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的学费都在持续上涨。而且,很多学生来自经济状况本就很拮据的家庭,这就使得学生债务问题尤其严峻。学生还担心自己毕业之后的经济状况。他们担心他们也将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黯淡前景,担心他们将无力偿还贷款而不得不与父母同住。尽管现在美国的失业率很低,但是在整个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工资增幅不大,而在经济衰退期间毕业生入职工资还下降了。很多学生担心他们的境况会比父母还要糟糕。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这样想:在美国,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孩子比父辈收入高的可能性从90%下降到了50%。

  此外,还有源自社交媒体的焦虑。年轻人承受着不断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刷新展现自己生活的压力。当我向老一辈人解释这种压力时,我通常会问他们,“如果你每天必须更新简历,那会怎么样呢?”很显然,他们会说,“压力太大了!”另外,他们还承受着作为社交媒体看客的压力。人们往往在社交媒体所展示的都是经过精心炮制的,所以有时候你会觉得似乎所有人都过得比你好:他们拥有更好的实习机会,取得更好的成绩,有着令人艳羡的朋友圈。

  过度保护导致抗压能力下降

  学校总会令人焦虑。但是,无论今天的学生是否面临着比过去几代人更多的压力,这些压力的影响的确比以前更大。在进入大学时,今天的年轻大学生似乎缺乏韧性,也缺乏应对风险和失败的能力。在抚养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他们的父母更注重保护他们免受压力和焦虑的影响,而不是教会他们如何应对。今天的新生一代参加比赛仅仅就是为了获奖。他们对胜利习以为常,反而更难学会面对失败,从而难以变得坚韧。除此之外,家长们还营造了一种规避风险的文化。今天的学生从小就被告诫不要独自走路回家,从小就在具有防滑设计的操场上玩耍。过度保护所带来的安全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无力应对失败和挫折。

  学生会因为在考试中得了B-而恐慌不已。这清楚地表明,家长的过度保护并不能让孩子准备好独自迎接生活的挑战,生活中既包含成功的鲜花也充满失败的荆棘。今天的高中毕业生进入大学校园时,拥有更高的SAT分数、更多的大学预修学分和更多的国际学士学位。他们拥有扎实的书本知识,但在生活上或许并没有做好准备。这个问题不仅体现在他们的抗压能力上,还体现在他们的基本生活技能中——从理财到洗衣服。当然,也有例外,不过,美国大学的教职员工普遍认为,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的基本生活技能有所下降。

  今天的学生与前几代大学生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同父母及其他成人的关系。以前,学生每个星期天和家人通五分钟电话进行沟通交流。然而这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得益于技术的进步,现在的学生通过短信或手机与父母保持经常性的交流。通过这些交流,学生们似乎比前几代人更加依赖于家长为他们提供解决问题的指导和帮助。

  心理咨询与包容性社区

  2015年美国大学心理健康中心的一项报告显示,2009年至2015年期间寻求心理咨询的学生人数增长了30%,而这期间的入学人数仅增长了6%。全国范围内的大学和专业院校都在增加心理咨询方面的专业人员来帮助学生。一些接受过复杂的药物治疗的学生前来咨询,还有一些前来咨询的学生曾经有过自杀念头,而有过自杀想法的人数越来越多。这就需要提供更多的紧急服务,例如24小时快速即时咨询。随着学生群体日益多元化,学校需要更多了解跨文化差异的专业人士提供支持。整合所有这些资源并不容易,对于那些农村地区的学校来说尤其不容易,那里缺少精神卫生服务的提供者。

  美国各所大学都竭尽所能地为越来越多寻求心理咨询的学生提供帮助。大学咨询中心主任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2017年期间有34%的大学不得不让一部分学生排队等候接受心理咨询。然而,很多学生仍然不愿意与专业人士交流:虽然现在的人们远不像从前那样羞于谈论心理健康问题,但这仍然妨碍学生承认他们所面临的心理问题、寻求帮助并接受治疗。美国各所大学都正在加大预防力度。哈佛大学启动了“成功—失败项目”,这一项目旨在重新定义成功以及应对挫折。杜克大学推出了一个专注力项目,旨在帮助学生管理压力。美利坚大学推出了一门必修课,连续安排两个学期,旨在帮助学生适应大学第一年的生活。当然,关键是确保这些项目不会成为学生新的压力来源。

  那些注重创造社区感和归属感的校园发现,能够寻求帮助和支持的学生能够更好地应对挑战和压力。这种归属感可以作为一种预防手段,对抗学生的孤独感和沮丧感,并为他们提供一种以他们自身经历警示他人的方式。增强大学校园的社区感往往意味着要面对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比如联谊会的价值,以及是否应该设立更多的俱乐部、举办更多的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参与度。在心理健康问题日益严重的新背景下,大学必须面对这些老问题。

  尽管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陡增,但要解决这些问题大学还处于探索阶段。大学要树立问题意识,教育教职工和学生如何预防、认识和应对这一问题。在治疗方面,高校需要确保能提供充足的心理咨询服务,还应该针对不同问题确定治疗方案,并将那些需要长期护理的学生交给更专业的心理咨询提供者。大学还要承认并倚重社区的力量。社区可以从源头找出问题的根源。很多研究都表明,社会交往和联系与幸福感和抗压能力密切相关,因此大学应该努力建设包容性的社区,使学生了解并积极参与校园内的社团,让学生具有归属感。(赵纪萍 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41期7版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专栏推荐/

中共党员。用事实说话,传递中国好声音。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