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或放弃朝核转而在其他问题上制造冲突

  特朗普执政满一年之际,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的专访时,对这届政府的政策行为作了分析,认为其整体政策难以成功,2017年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战略信誉不断下降,这种情况可能会一直持续到任期结束。而复旦大学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协同创新中心也在近期发布了《解读“特朗普元年”》的报告,对本届美国政府的政策作出解析。

  美国本届政府会让美国重获活力,还是加速衰落?

  阎学通提及,此前的美国历任领导人都将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作为第一利益追求,而在本届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这种排序变成了先经济再军事、然后才是政治,经济和政治的排序刚好倒换。这在战后以来还是首次。

  阎学通认为,美国这届政府的政策很可能呈现为缺乏一致性、摇摆不定,这必然会削弱其政策的信誉,从而“不确定性”成为人们对他风格的基本判断。如今美国有50多个军事盟友,美国不承担国际安全责任则失去盟友的支持,其国际地位只会下降而不会上升。而美国人既希望本届政府反常规的政策能使美国重新获得活力,但又担心这种政策加速美国的衰落。阎学通认为,其政策会进一步消弱美国并难以恢复美国昔日的领导地位。

  在学者看来,特朗普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国家的管理者,还是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的管理者,用治理公司的方法来治理国家,注定难以成功。比如公司在十个领域进行投资,它可以在尝试一段时间后放弃一些不挣钱的领域的投资,但国家不行,比如贫困人口,国家是不能不管的;公司是以逐利为目标,对于不能为公司创造利润的员工,老板可以解雇他们,但国家不行;处理对外关系上,对于公司来说,我不想和你合作,那就可以不跟你合作,我跟你关系不好,那就老死不相往来,但国家不行。

  有可能放弃朝核问题,转而在其他问题上制造冲突!

  2018年美国本届政府还会做出类似在朝核问题上“一会儿一变”的政策。去年一度声称要军事解决,不久又表示可以无条件与朝方谈判,朝核问题上美方已失去战略信誉,如今朝韩关系开始改善,对朝军事打击的条件已远不如去年今,2018年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影响力下降的可能性大于上升的可能性,有可能放弃朝核问题,转而在其他问题上制造冲突。

  阎学通还提及,对朝核问题的期望值目前存在两个极端,一是朝方弃核,一是美方动武,现在看来,这两种极端情况都不大可能出现,只要不走这两个极端,就是继续在中间状态下徘徊。美方在这个问题上,以战争边缘政策威慑的政策失败后,也就不提战争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美方会回到谈判的路上来,他可能采取不了了之的态度。

  判断美方政策不能依据他说什么,只能依据他做什么。

  对华政策上,刚开始要放弃“一中”原则,看到不起作用,于是又进行国事访问,发现访问也实现不了他的目标,于是又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要对中国企业进行制裁。其政策是非常多变的,可以说是灵活到为了实现目标而没有原则。

  以往我们认为,加强与美方沟通可减少误解,避免不必要的对抗,但和本届政府加强沟通则没有这样的作用。所以,无论对方提出与我们合作还是对抗,都不必立即反应,不要根据美方宣布的政策进行反应,而应以美方的具体行为作为反应的依据。

  美遏制中国的政策与当年遏制苏联有重大不同

  美国本届政府的《国家战略安全报告》中将中国看作是“战略竞争对手”,这说明并不认为中美是“非敌非友”,而是敌大于友的关系,这个报告定性了中美关系的本质是竞争,但如何防范或遏制中国的政策主要集中于经济和科技领域。例如,报告不点名地表示要限制中国对美出口,以减少贸易逆差;要限制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科学、技术、工程和医学等专业,以防中国人学习美国的先进技术,而对于军事和政治上如何防范中国的内容则不多。因此,其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与当年遏制苏联的政策不同,前者是经济为主,对苏则是全方位的。

  所谓的“印太战略”概念

  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印太”概念和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概念相比,主要区别在于性质不同,他一直没有使用“印太战略”的概念,只说是“印太地区”,因此这个概念还不是一个战略,只是讲明了其对外战略的重点地区,由于强调的是地区而不是战略,强调的是印太地区的“自由”与“开放”,这在经济意义上意味着开放市场,并不是军事意义上的,而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则是一个军事或政治战略。用“印太”取代“亚太”也是为了区别于奥巴马,其实并没有太具体的政策内容,目前还属有名无实。东盟和日韩都已经意识到了美对在亚太搞多边军事同盟没有兴趣,因此安倍已经将日本的“印太战略”定义为经济战略。

  从“开车”到“搭便车”, 国际秩序的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特朗普执政满一年之际,复旦大学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协同创新中心发布了《解读“特朗普元年”》的报告,报告中,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认为,美国新一届政府执政一年,给美国对外政策带来的变化中,最重要的是抛弃了二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一直坚持的国际战略。

  报告提及,二战后,美国政府认为,作为体量巨大的超级大国,不能像普通国家那样通过“搭便车”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只能通过“开车”,即维护国际秩序来维护美国的利益。但维护国际秩序的成本极高。比如,仅维护国际海洋通道的安全畅通就需要多少军舰,耗费多少资金?经营一个世贸组织需要花多少精力、动用多少资源?制止核扩散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正如美国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一书指出,历史上,超级大国大都不是被崛起大国打败的,而是被维护国际秩序高昂的成本拖垮的。所以,为最大限度地降低维护国际秩序的成本,美国维持、扩大和加强了在二战期间建立的军事同盟体系,领导组建了以联合国为中心的一整套国际组织和国际机制,还与许多国家建立了各类合作伙伴关系。

  要说服其他国家与美国分担维护国际秩序的成本,美国同时也要承担很多国际义务,付出很大代价,包括保护盟国安全、遵守国际秩序规则、带头履行维护国际秩序的责任和牵头应对全球治理的挑战等。在此过程中,美国虽然犯过一些重大历史性错误,比如卷入越战和第二次海湾战争,使美国浪费很多资源,并使美国数度陷入困境,但总体而言美国仍然通过上述战略,从国际秩序的相对稳定中获得了巨大利益,并基本上保持了在国际上的超强地位。这正是二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都坚持这个战略的原因。

  关于本届美国政府的多变和不确定性,报告提及,和战后历届美国政府不同,本届美国政府不太重视外交政策的连续性和可预见性,甚至有意识地制造不确定性来谋求最好的交易,结果不仅让许多国家无所适从,也让其盟国难以适应。如在处理对华关系上,特朗普当选之后上台之前,突然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通电话,并放话说,“一个中国”政策不是白给中国的,而是需要后者争取的,让很多人吃了一惊。上台后,才又回到“一个中国”政策上来;再如,在访华期间说了很多好话,但刚离开就开始大谈中国和其他国家占美国便宜。类似做法增加了其他国家处理与美国关系的难度。

  鉴于美国具有超强的实力,特朗普政府的上述做法短期内可能会迫使相关国家做出让步,给美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好处。但是,从长远的角度看,这种做法势必导致国际秩序的弱化甚至衰败。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是国际秩序的最大的受益者,国际秩序的弱化或衰败在损害大多数国家利益的同时,他的这种做法最终也将损害美国的利益。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国际战略的改变到底能走多远,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未来还充满变数,美国多数政策精英并不认同其做法,美国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安排也会对其多有掣肘,而较低的民意支持率和政治上的问题也使得他连任前景黯淡。在此背景下,这届政府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改变战后美国历届政府坚持的美国国际战略还有待观察。★★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大国外交》 第六集:美美与共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