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国防战略改变,美全力推进大国竞争军事准备

  今年年初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宣布美国国防战略重点由反恐重回大国竞争。这是美国国防战略的重大转变,必将深刻影响美军建设和军事准备。事实上,在美国击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并取得伊拉克战争决定性胜利后,其国防战略就开始悄然转变,最新《国防战略》报告中的郑重宣示,不过是一种确认和强调而已。

  作战理论:从反恐战争向大国间高强度对抗转变

  海湾战争取胜的顺利程度超出美军预想,战后,踌躇满志的美军展开“21世纪军队”建设。为此,1999年10月,美国国防部成立专门负责提供联合理论与联合训练的一级职能司令部:联合部队司令部(后于2011年撤销)。2001年,“9•11”事件突然发生,美国军事战略转向应对全球恐怖主义威胁。

  这一转变较为仓促,美军是应对国家集团间大战的军队,在应对反恐战争时显得灵活性和快速部署能力不够。美军由此开始艰难的转型,与恐怖组织和背后支持国相比,美军总体上具有绝对非对称优势。

  美军在这一阶段的理论创新具有鲜明的非对称绝对优势作战特点。1999年10月,联合部队司令部提出《快速决定性作战》。这一作战理论的核心要点有两个:即快速、决定性。很显然,只有针对绝对劣势的对手,才有可能“快速”达成“决定性”作战效果。

  2010年2月,美国国防部发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提出“空海一体战”理论。这是一个针对大国作战的理论,不仅因为它明确针对中国的所谓“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而且因为它的作战领域包括作战网络与反作战网络、导弹攻击与导弹防御、空中优势与防空、海上控制与海上拒止等。很明显,只有大国间对抗,才会包括这些作战领域。

  在此期间,美军网络空间作战异军突起。2011年5月16日和7月14日,美国政府和国防部连续推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和《网络空间行动战略》。2015年,美国《国家军事战略》提出,“美军要与盟友能够在多个领域投送力量,迫使对手停止敌对行为或解除其军事能力。”2016年10月,美军高层展开“多域战:确保联合部队未来战争行动自由”的研讨。随后,美国陆军在权威文件《ADP3-0:作战概则》中,正式提出“多域战”概念。

  “多域战”的核心内涵,即打破传统军种界限,在陆、海、空、天、电、网六大作战领域拓展能力,从“军种联合”向“跨域协同”和“多域融合”发展,确保美军联合部队在多个领域的机动和行动自由。“多域战”具有涵盖各军种的包容性,因而一经提出,立即得到美军各军种的拥护和支持。

  很显然,“多域战”是一种典型的大国之间作战理论。只有大国并且是军事强国,才具备进入陆、海、空、天、电、网六大作战领域并拥有展开对抗的能力。

  力量规划:重构应对大国对抗作战能力

  “由于多年的预算削减,迟滞了美军现代化项目的实施,阻碍了美军应对大国竞争所需能力的形成,已经使美军滑向‘外强中干’的境地。”为此,美军急需进行应对大国竞争的力量重构与能力重塑。

  美国陆军将聚焦六个方面的能力建设。一是远程精确火力。项目负责人斯蒂芬•马拉尼安准将称,陆军将对远程精确火力技术进行验证,包括精确打击导弹以及高超音速和冲压式喷气发动机;二是下一代战车。项目负责人戴维•莱斯佩兰斯准将称,一种领先的创新性战车和机器人战车的样车制造及初步实验将于2020财年完成;三是垂直起降飞行器。贝尔直升机公司的V-280“英勇”倾转旋翼机已经试飞,西科斯基公司和波音公司联合研发的SB-1“挑战者”共轴式直升机即将试飞;四是陆军网络。包括下一代手持无线电系统和新的无线电网关;五是导弹防御。项目负责人兰迪•麦金泰尔称,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提供解决方案,以满足欧洲急需的近程防空能力;六是士兵杀伤力。一种新的夜视镜将昼/夜视、热成像、武器瞄准具和武器系统合并在一起,使官兵能在任何条件下看清战场并实施攻击。

  美国海军应对大国竞争的努力聚焦于信息优势、空中力量和水下作战三个方面。在争夺信息优势方面,美国海军着力于制定信息战技术、战术和程序,缩小技术采购、培训与海军所需争夺信息优势能力之间的差距,帮助海军将信息能力集成进其他作战域;在拓展空中作战能力方面,美国海军计划将第五代战斗机向航母集成并与四代机混编,以提高海军航空部队的作战能力;在开发水下作战能力方面,美国海军认为,对海底环境的独特态势感知能力,是海军必须开发的能力,其将实现水下情报设施现代化作为第一要务。

  在F-22和F-35各型第五代战机基本成熟并全面装备部队、形成作战能力的同时,美国空军着手开发的第六代战机正处于技术演示验证阶段。第六代战机的能力包括对现代防空系统的超强穿透能力,以及超常规机动、超声速巡航、超强空战能力等。

  作战样式:针对“信息化作战”和“新一代作战”

  美国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三大报告提到的所谓对美构成挑战的大国,明确指出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既然如此,其未来作战样式主要针对中国的“信息化作战”和俄罗斯的“新一代作战”也就“顺理成章”。

  美军认为,中国的“信息化作战”的首要目标是影响敌方领导机构及其决策。和平时期塑造信息作战能力、战时夺取和保持制信息权是信息化作战的核心。俄罗斯的“新一代作战”,平时利用宣传、代理部队、准军事部队及物资支持等手段在近邻国家培植亲俄势力和效果,战时则将其转化为作战能力。有鉴于此,美国国防部认为,需要调整作战概念,针对“信息化作战”和“新一代作战”研究新的作战样式。

  一是针对“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的作战。美军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及其他对手从“沙漠风暴”行动中认识到,让美国获得在本国边境地区集结大规模部队的时间与空间,是导致伊拉克军队失败的关键原因。为此,中俄等国大力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以阻止美国进行军事干预,或者让美国认识到军事干预代价无法承受,从而改变决定。

  美国现有海外力量部署,包括在欧洲、太平洋、中东及其他地区永久驻扎和轮换部署的作战力量,对美军的力量结构和全球作战具有支撑作用。为此,美军在制定新的力量规划结构时,应考虑加强维持地区威慑和应对未来危机所需的力量部署,以抵消中俄和其他地区国家“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增长,阻止这些大国达成军事、政治目标。

  二是应对灰色地带冲突。美军认为,面对中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美国在应对中俄灰色地带行动时,或将需要部署大规模、防御坚固的作战力量,来率先压制对手的传感器及远程武器系统。但这极易导致局势升级,为了更好地应对此类冲突,美国海军可通过部署更多小型作战力量来确保妥善应对冲突,通过强化电磁机动作战以减少威胁。

  三是两栖作战。美军认识到,大国冲突的两栖作战不可能像“沙漠风暴”那样顺利,美军需要组建可扩展的、一体化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特遣部队,在激烈对抗中遂行海上和濒海、登陆作战任务。

  美军本来就是一支应对大国竞争的军队,冷战期间所发展的能力,就是应对大国、国家集团之间的高强度对抗,反恐战争不过是拐了一个小弯,重回大国竞争可谓轻车熟路。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忘川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