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劳尔·卡斯特罗主政以来古巴共产党的新变化


[原编者按]在劳尔·卡斯特罗担任古巴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期间,古巴共产党针对长期以来困扰古巴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做出重大政策调整,实现了党和国家工作重点转向发展经济;开始在坚持社会所有制和计划经济的前提下进行“模式更新”;在坚持党的领导、坚决捍卫一党制的前提下加强党的组织和制度建设;开展全方位外交,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保持与中国和俄罗斯的紧密关系,支持拉美左翼运动。古巴共产党关于社会主义和执政党建设的新认识、新观点丰富了世界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

  从2006年7月接替病中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担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到2011年4月当选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再到2018年4月卸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职务,留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已经在古巴主政12年。这期间,古巴共产党顺应社会发展要求,实现党和国家工作重点转移,努力探索新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积极出台改革措施,开展全方位外交,使党、国家和社会发生了很多新的变化。

  一、实现党和国家工作重点转移,探索新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

  1.实现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强调党和国家当前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

  长期以来,古巴共产党一直把革命当作党和国家的首要任务,并强调优先发展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部门,经济不是重点工作,还常常受到种种客观和主观因素的影响和干扰。苏东剧变后,古巴失去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援助、市场以及政治依托,经济陷入严重困难,进入近20年的“和平时期的特殊阶段”。劳尔主政后,努力把党和政府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上来,强调古巴当前面临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只有搞好经济,才能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他在2008年“七二六”讲话中指出:

  【“最早我们说芸豆与大炮同样重要,形势恶化后(指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经济困难时期——引者注)我们说芸豆比大炮更重要。现在国家面临的问题也是如此。”[1] 】

  由此揭开了古巴“模式更新”的序幕。

  2.坚持社会主义制度,进行“结构变革”和“观念变革”

  古巴长期实行计划经济体制,劳尔主政后开始强调“模式更新”。2010年10月31日,他在古巴中央工会第86届全国理事会扩大全会闭幕式上说:

  【“古巴不抄袭任何其他国家(的模式),在更新古巴经济模式的进程中,绝不会放弃社会主义建设。”】

  他强调,古巴的做法是根据本国特点的“土生土长的产物”。2010年12月18日,他在人民代表大会上说:

  【“我们正在采取的措施和所做的修改都是更新经济模式所必需的,是旨在维护和巩固社会主义,使社会主义不可取代。”“社会主义建设应该根据各国的特点来进行。这一历史的教训我们已经很好地吸取。我们不会照抄任何国家,过去我们照抄给我们带来了不少问题,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照抄照搬得不好,尽管我们并不是不了解别人的经验。我们学习别人的经验,包括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好的经验。”[2] 】

  2011年4月古共六大通过了作为劳尔改革顶层设计的《党和革命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的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文件提出,今后5年甚至更长时间,古巴将实现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更新”。文件确定了改革目标和基本原则,规定古巴经济模式的目标是巩固社会主义制度、促进国家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和道德水平的提高。

  3.坚持社会公平,反对平均主义

  古巴长期实行计划经济,相应地在思想上比较强调平均主义,导致了严重的“大锅饭”现象。劳尔主政后,对平均主义提出严厉批评,认为平均主义严重曲解了社会公正和平等这一重要的社会主义原则。他指出:

  【“社会主义意味着社会公正和平等,但这是权利的平等,机会的平等,而非收入的平等。平等不是平均主义。归根结底,平均主义也是一种剥削形式,勤劳的劳动者受到不勤劳的劳动者甚至好吃懒做者的剥削。”[3] 】

  尽管如此,2011年4月出台的《纲要》依然强调,古巴在社会保障方面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4.坚持计划经济,承认市场作用,放宽经济政策,促进经济发展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古共认为市场经济、商品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根本属性。菲德尔·卡斯特罗认为,市场规律造成了人类最自私、最无情的制度,即资本主义制度。而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之相互区别,正如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相互对立。因此,直到劳尔改革之前,古巴利用市场方式进行改革在理论上仍然停留在对资本主义的“让步”方面,反对利用各种经济杠杆调解社会经济。

  劳尔主政后,提出变革“思想和观念”。2011年4月出台的《纲要》强调,古巴在更新社会主义经济模式的进程中将继续以发展生产资料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同时也发展个体经济;在分配制度方面,实行“按能力和劳动”进行分配的原则;在市场与计划的关系方面,要以发展计划经济为主,同时注意市场因素的作用,考虑市场的趋向,建立各种市场。2013年7月,劳尔在八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将古巴变革的总体方向概括为“维护和推动社会主义在古巴的发展,推动建设繁荣和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确保基本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承认其他非国有经营形式发挥的作用;在不否认市场存在的同时重申计划是管理经济不可或缺的手段”。[4] 2016年4月古共七大后出台了《古巴社会主义发展的经济社会模式的理念》(以下简称《理念》)等重要文件,认为国家承认市场的客观需要,引进供需规则(市场)与计划原则并不冲突,两者可以共存、互为补充,造福国家。该文件还特别指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越南的革新进程就已经成功地证明了这一点。[5] 在变革“思想和观念”的同时,古巴还采取了发展个体经济、将闲置土地分给农民等放宽经济政策的举措。

  现在,古巴允许市场在国家计划的框架内发挥资源配置作用,在坚持基本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的基础上实现所有制和经营方式的多元化;更加有效地通过宏观经济手段和计划对经济进行调节;在分配方式上开始使用物质激励和精神激励相结合的方式。应当说,古巴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认识有所突破,但是对私营经济发展依然持谨慎态度。如2016年4月出台的《理念》禁止所有权和财富集中在非国有制形式的自然人和法人手中,提出利用税收手段保护低收入者,对非公经济的利润进行调控。2017年7月,劳尔在全国人大通过新的《经济社会政策纲要》时指出,古巴不允许产权和财富集中到私人部门。鉴于同一个古巴人已经有人拥有三四家甚至五家餐馆的现实,该文件明确不允许古巴人拥有多种生意。[6] 总体上讲,古巴对市场的认识还在不断发展,而且这个过程还远未结束。

  二、坚持党在国家中的领导地位,加强党的组织和制度建设

  1.坚持党在国家中的领导地位,坚决捍卫一党制

  为了客观评估党的工作,并以革新的精神实施必要的变革,使党的工作能够与时俱进,加强对“更新”进程的领导,古共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在六大召开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通过了《古巴共产党的工作目标》和《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关于党的工作目标的决议》两个重要文件。《古巴共产党的工作目标》指出,古共是古巴社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力量,是革命的合法成果,是有组织的先锋队。古共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党,是马蒂思想的党,是古巴唯一的政党,其主要使命是团结所有的爱国者建设社会主义,保卫革命的成果,并为在古巴和全人类实现公正的理想而继续斗争。[7] 劳尔在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闭幕式上指出,古巴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一党制。他强调:

  【“古巴共产党是古巴社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力量,是革命的合法成果,是有组织的先锋队,党与人民一起,确保革命的历史进程。我们将永远不会放弃这一条。”他指出:“放弃一党制意味着使帝国主义在古巴的一个或多个政党的合法化,从而牺牲古巴人民团结的战略武器。”他还指出:“我并不忽视任何其他国家实行的多党制,我严格尊重联合国宪章规定的自决权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但是,根据古巴为独立和民族主权长期斗争的经验,面临蛊惑人心和政治商品化,我们捍卫一党制。”[8]】

  历史表明,在古巴革命的各个重要复杂时刻,古共一直处于斗争的最前沿。而如今在古巴更新社会经济模式的改革过程中,古共依然走在时代的前列。

  2.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实现组织生活正常化

  一是定期召开党的代表大会。古共曾于1975年、1980年、1986年、1991年和1997年举行过党的代表大会,但在1997年至2010年的14年里,没有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党内组织生活很不正常,中央领导层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古共六大决定,今后每年应至少召开两次中央委员会全会,讨论更新经济模式和经济计划的实施情况。2012年1月,古共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专门讨论党的工作。2016年4月,古共又如期召开了七大。党内组织生活的正常化不仅有利于党的建设,还有利于党更好地发挥对国家“模式更新”进程的领导作用。二是改革高级领导干部任职制度。2011年4月,劳尔在当选党的第一书记的古共六大讲话中,提出对包括国务委员会主席和各部部长在内的高级领导人任职制度进行改革,指出今后五年是自己的最后一个任期。[9] 2012年1月古共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就此作出了明确规定。2016年,劳尔在古共七大上提出新当选的中央委员不超过60岁,新当选的政治局委员不得超过70岁。[10] 按照这一原则,古共七大选举产生了第七届中央委员会。2018年4月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选举迪亚斯-卡内尔担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职务,劳尔不再担任上述职务。古巴最高领导层换届迈开了重要步伐。

  3.加强干部队伍建设,改进工作方法和作风

  由于长期执政,古共党员干部在工作作风上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官僚主义和教条主义等。针对这些问题,劳尔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在2011年8月1日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例会开幕式上强调必须“改革工作方法和作风”,指出过去的方法和作风已经不符合现实需要,在很多情况下阻碍了对错误的纠正。他向全体国民宣布,进行社会和政治改革的时候到了,呼吁各级领导克服官僚主义恶习。为了从制度上克服官僚主义,古共决定弱化国家在农业、零售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中的作用,增加私营企业主、合作社和租赁业主对经济的参与程度。劳尔还带头表示承认并纠正错误,吸取经验教训。他说:

  【“我们十分清楚我们所犯的错误,我们现在讨论的《纲要》标志着纠正错误的道路和必须更新我们社会主义经济模式的开始”。“要么我们纠正错误,不然我们在悬崖边徘徊的时间已告结束,我们就会沉没下去,并且会葬送几代人的努力。”[11] 】

  他还呼吁古巴人要对一些领导人身上存在的“狭隘的、排斥(改革)的观念”加以彻底分析和纠正。他指出古巴革命的“最大敌人”不是美“帝国主义”,而是古巴人“自己的错误”,如果对这些错误进行深入分析,就会将之转化为经验。

  为了加强干部队伍建设,2011年10月,古巴成立国家和政府干部高等学院,其宗旨是培养高质量的、有真才实学的、具有科学态度的干部,以落实党的《纲要》。目前该学院有公共管理班和企业管理班,学员在该校脱产学习8周,毕业后授予证书。授课的教员来自哈瓦那大学、高等理工学院和各政府部门等。学院还将陆续开设其他班,并将在哈瓦那各区和全国各地设立分校。2012年古共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通过的《古巴共产党的工作目标》对工作方法和作风、政治思想工作、干部政策和党团关系等方面进一步提出了目标和要求。

  4.谨慎选择接班人,积极推进最高领导层的年轻化,深化国家结构改革

  自2006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因病将国家最高领导职务交给劳尔以后,参加过革命的党和军队领导人相继退休和去世,古巴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层就认识到选择接班人的重要性了。但古巴共产党对该问题高度谨慎,2009年拉赫和罗克等一批曾被普遍看好的年轻领导人被免职,在2011年“模式更新”正式开启后,被外界称为“设计师”的主管落实《纲要》常设委员会的穆里奥也在2018年新一届全国政权代表大会改选国家领导人的过程中销声匿迹。而在古共七大中并未如人所料当选古共中央第一副书记的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卡内尔当选还不到半年,古巴修宪程序正式启动。根据新宪法,古巴将增设国家主席和总理,国务委员会主席将仅相当于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主席。[12] 2019年10月将选出新的国家主席和总理。古巴政治结构的变化仍然在进行之中。

  三、开展全方位外交,对外关系出现新变化

  劳尔主政十多年,古巴的对外关系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全方位多元外交、加强外交的经济功能是当前古巴外交的新特点,外交要为国内改革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获得援助、贸易与投资,有利于国内通过模式更新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在提高经济内生动力的同时也吸引外资,实现经济发展。[13] 在恢复与原苏东国家关系的基础上,古巴的外交重点是与西方国家关系的正常化和保持与中国和拉美左翼国家的紧密关系。这也是古巴适应国内“模式更新”和国际形势变化的结果。

  1.实现美古关系正常化

  2014年12月17日,美古两国领导人宣布启动邦交正常化进程,使一直处于敌对状态的两国关系出现了历史性转折,实现了古美关系正常化第一阶段的三大目标,即将古巴从“支恐名单”中删除、恢复外交关系和实现高层互访。[14] 两国首脑在2015年4月的美洲峰会上实现了首次会晤,并于同年7月20日正式恢复外交关系。2016年3月,奥巴马访问古巴,成为88年来首次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双方就人权、赔偿、移民等问题展开对话,达成了有关环保、恢复直邮等方面的协议。美国方面还放宽了对贸易和侨汇的限制。2017年1月,奥巴马在卸任前发表声明,宣布美国即刻终止“干脚湿脚”政策。[15] 自2014年底美古启动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以来,这一政策一直是美古关系正常化面临的障碍之一。但这一切在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发生了逆转,特朗普宣布撤销奥巴马时期“完全不公平”的协议,开始重新加强对古巴的封锁,同时借口“声波攻击”减少驻古外交人员,颁布对古巴制裁的企业名单。[16] 2018年底再次追加制裁名单,美古关系再次回到冰点。

  2.改善对欧关系

  2014年2月,欧盟外长会议就与古巴启动政治谈判达成一致,并得到古巴的积极响应,标志着欧古关系正常化进程的正式启动。2015年双方的高层互动举世瞩目,先是负责欧盟外交政策的负责人莫盖里尼访古,接着是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访问古巴,成为美古改善关系以来首位访问古巴的西方大国元首。2016年3月11日,古巴和欧盟签署旨在推动双边关系正常化的框架协议。11月,欧古签署“政治对话与合作协议”,为古巴的模式更新提供助力。[17] 2017年11月,该协议正式生效,开启了古巴与欧盟关系的新阶段。

  3.仍然视拉美左翼国家、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为古巴外交的重要依靠力量

  由于委内瑞拉陷入政治经济危机,对古巴的援助大幅减少,中国再度成为古巴第一大贸易伙伴。但由于古巴经济长期低迷,中古贸易始终维持在十多亿美元左右,而且主要内容是援助,在双方投资和贸易方面难有突破。这有待于古巴方面“模式更新”进程取得重要成果时才可能改善。

  俄罗斯与古巴的合作也不断深入。2017年5月,俄罗斯石油公司宣布向古巴提供25万吨石油及其衍生品,俄罗斯对古投资显著增长。

  截至2016年,古巴的全方位多元外交取得重大成果,已与世界180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派驻了123个使团。[18] 全方位多元外交为古巴领导层权力交接和“模式更新”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四、支持拉美左翼运动,巩固古巴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地位

  古巴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十月革命胜利后,社会主义思潮在拉美得到广泛传播,成为影响拉美政治发展的重要思潮之一。1959年革命胜利后,古巴主动将民族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成为第一个走上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拉美国家。从此,古巴共产党就成为拉美各国共产党的召集人,古巴就成为拉美左翼与社会主义思想的策源地。冷战时期,古巴直接支持了拉美和非洲的社会主义运动。21世纪初,拉美左翼在批判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声音中纷纷上台执政,实现群体性崛起。这一批左翼政党虽然与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没有直接关联,但借鉴和吸收了马克思主义和本土社会主义的思想。拉美新左翼实现群体性崛起,组织“世界社会论坛”,与“世界经济论坛”分庭抗礼,指出“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一个社会主义的新世界是可能的”。[19] 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率先打出了“21世纪社会主义”的旗号[20],其思想就受到了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重要影响。

  劳尔主政后,古巴利用拉美左翼崛起的新形势,继续在思想和策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支持拉美左翼进步运动,与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家建立战略联盟。作为古巴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劳尔像卡斯特罗一样,积极参加拉美左翼的各种活动,经常为拉美左翼执政的国家站台助威。[21] 查韦斯在委内瑞拉执政后,古巴和委内瑞拉建立了联盟,并一起组织了美洲玻利瓦尔联盟,试图摆脱市场至上和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寻求新自由主义的替代方案。拉美左翼的替代方案和古巴的社会主义“模式更新”发生在同一时期,它们互相影响、相互支持,甚至在反对美国的帝国主义政策方面都保持了一致。当前,委内瑞拉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遇到了严重的危机,还遭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利马集团在国际上的孤立和打压。[22] 而古巴仍然坚定不移地支持委内瑞拉等左翼执政国家对本国发展道路的探索,其方式不仅限于派出医生、教师等社会服务人员,还包括提供国家治理经验和执政党建设方法等智力支持以及一体化合作。[23]

  综上可见,古巴社会主义对西半球乃至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至关重要,其模式更新的成败亦非常关键。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在西方文化背景下建设社会主义的国家,古巴不仅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还有受教育程度普遍比较高的高素质人口,当然也面临着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投资不足等发展瓶颈,其发展模式完全有可能和东方社会主义模式有所不同。因此,古巴通过“模式更新”探索符合自身国情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不仅可以解决长期以来困扰古巴的经济发展问题,还必将丰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经验。

  注释:

  [1]Raúl Castro,Discurso pronunciado en el acto central en conmemoración del 56 aniversario del asalto a los cuarteles Moncada y Carlos Manuel de Céspedes,26 de julio de 2008.

  [2]徐世澄:《劳尔·卡斯特罗有关古巴经济变革的论述和古巴经济变革的最新动向》,《当代世界》2011年第3期。

  [3]Raúl Castro,Discurso pronunciado en las conclusiones de la primera sesión ordinaria de la VII Legislatura de la Asamblea Nacional del Poder Popular.Palacio de las Convenciones,La Habana,11 de julio de 2008.http://www.cuba.cu/gobierno/rauldiscursos/2008/esp/r110708e.html.

  [4]Intervencion del General de Ejercito Raul Castro Ruz,Primer Secreario del Comite Central del Parido Commiunista de Cuba y Presidente de los Consejos de Estado y de Ministros,en la Primera Sesion Ordinaria de la VIII Legislatura de la Asamblea Nacional del Poder Popular,en el Palacio de Convenciones,el 7 de Julio de 2013.

  [5]Partido Comunista Del Cuba,Conceptualizcion del Modelo Economico y Social Cubano de Desarollo Socialista,http://www.pcc.cu/pdf/congresos_asambleas/vii_congreso/conceptualizacion.pdf.

  [6]The Economist Inteligence Unit,Government cracks down on private sector,August 3rd 2017,http://www.eiu.com/index.asp?layout=displayIssueArticle&issue_id=525755436&article_id=2005754984.

  [7]Partido Comunista de Cuba,Objetivos del Trabajo del Partido Comunista de Cuba aprobados por la Primera Conferencia Nacional,enero 2012.https://www.pcc.cu/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o/pdf/20190613/objetivos_de_la_conferencia.pdf.

  [8]Raúl Castro,Discurso pronunciado en la clausura de la Primera Conferencia Nacional del Partido,en el Palacio de Convenciones,el 29 de enero de 2012.

  [9]Raúl Castro,Informe Central al VI Congreso del Partido Comunista de Cuba,en el Palacio de las Convenciones,16 de abril del 2011.

  [10]Raúl Castro,Informe Central al VII Congreso del Partido Comunista de Cuba,en el Palacio de las Convenciones,16 de abril del 2016.

  [11]Raúl Castro,Discurso pronunciado en la clausura del Sexto Período Ordinario de Sesiones de la VII Legislatura de la Asamblea Nacional del Poder Popular,en el Palacio de Convenciones,el 18 de diciembre de 2010.

  [12]从菲德尔·卡斯特罗时代至今,国务委员会主席都是国家元首、武装部队总司令,部长会议主席是政府首脑,而且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由同一人担任。

  [13]Jorge Pérez.López,Foreign Investment in Cuba.s“Updating”of Its Economic Model,https://www.ascecuba.org/asce_proceedings/foreign-investment-in-cubas-updating-of-its-economic-model/.

  [14]2015年6月24日,时任古巴驻华大使白诗德应邀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以“古美关系:起源、发展和前景”为题发表演讲,阐述了古美关系正常化的原因,并指出古美关系正常化第一阶段的三大目标。

  [15]1966年《古巴调整法案》规定,古巴人在入境美国一年后可获得美国绿卡。1995年克林顿政府修改该法,规定遣返在海上被美海岸警卫队拦截的古巴偷渡者,但继续接收成功踏上美国领土的古巴人。“干脚湿脚”政策由此而来。

  [16]Department of State of the U.S.A,National Security Presidential Memorandum NSPM.5 entitled“Strengthening the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Toward Cuba”,June 16,2017.https://www.federalregister.gov/documents/2017/10/20/2017-22928/strengthening-the-policy-of-the-united-states-toward-cuba.

  [17]Evita Schmieg,Cuba“Updates”Its Economic Model:Perspectives for Cooperation with the European Union,Berlin,April 2017.https://core.ac.uk/download/pdf/143828316.pdf.

  [18]Ministerio de Relaciones Exteriores de Cuba,Misiones diplomáticas de Cuba http://misiones.minrex.gob.cu/es.

  [19]Foro de Social Mundial(FSM): Carta de Principios de FSM,https://fsmm2018.org/carta-de-principios/.

  [20]Germán Sánchez Otero,Chávez y el socialismo del siglo XXI,http://www.cubadebate.cu/especiales/2019/01/31/chavez-y-el-socialismo-del-siglo-xxi-i/#.XXHMwfkzIiQ.

  [21]Steve Ellner ed.Latin America.s Radical Left:Challenges and Comlexities of Political Power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Rowman&Littlefield,Lanham,2014,pp.27-28.

  [22]2017年8月8日,因反对委内瑞拉成立制宪大会,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墨西哥、巴拉圭、巴拿马和秘鲁等12国在利马成立利马集团,批评委内瑞拉“民主秩序遭到破坏”,要求委内瑞拉释放政治犯、举行自由选举、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圭亚那和圣卢西亚后来也加入该集团,该集团目前共有14个国家。

  [23]“Aquí estamos y estaremos,libres,soberanos e independientes”,http://www.granma.cu/cuba/2017-12-22/aqui-estamos-y-estaremos-libres-soberanos-e-independientes-22-12-2017-02-12-50,last visit on Sept.5,2019.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水墨江南

专栏推荐/

随着香港的回归,香港与内地的交流也日趋紧密,华人的地位更是与港英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党员。用事实说话,传递中国好声音。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