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近日,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推出了一篇《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的战略与作战艺术》的报告。报告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的经验可能会对其战略思想和作战艺术产生重要影响。中东研究通讯此前曾推出该报告的第一部分译文,此次推文为第二部分译文。

  第一部分着重介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略与作战艺术。展开论述了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战略原则和战略途径、取胜理论和作战筹划、理想的最终状态和对其的自我评估。

  第二部分讨论从俄罗斯战略体系得到的启示,这可以从俄罗斯方面找到来源依据。将侧重于俄军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及其各部分(情报、指挥和打击)的能力,这是俄罗斯军事战略研究进程中的重要议题,同时也涉及了与作战艺术有关的几个议题。

  第三部分对俄罗斯战略和作战艺术的发展趋势做出了假设。其中重点探讨了与战略威慑、区域联盟的性质以及私营军火公司的新兴地位有关的议题。

  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叙利亚战役启示的核心

  俄罗斯希望部队中能长期配备有作战经验丰富的军官,而近年来俄罗斯各部队指挥官人数已达到高峰——在2017年底共有48,000支部队在三个月内进行了军官轮换。在此调动过程中,指挥官们在联合武器战、跨兵种合作和复杂情报处理、指挥和控制(C2)系统及热武器摧毁手段等各作战形式上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此外,俄罗斯国防部还从军事研究院、科研院所和军工厂向叙利亚调遣了工程师和科学家,根据他们的丰富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对俄罗斯部队在叙的军事武器进行概念校准和技术维修。

俄罗斯竟然把叙利亚变成了自己的练兵场?

  显然,俄军总参谋长将叙利亚当作俄罗斯军事力量学习、培训和创新的温床。俄罗斯部队在叙利亚战场上积累作战经验、实验新形成的作战理念、并进行战时适应,从而根据其在叙利亚战场上所获得的经验对部队的作战概念、军队部署和武力建设进行调整。

  近日,俄罗斯的军事评论员反复讨论这一主题:俄军在叙利亚的行动是其第一次采用军事信息技术革命(IT-RMA,Information Technology-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的方式进行作战。该理念是苏联军事理论家在1980年代提出的,西方人以当时俄军的总参谋长命名这一理念,称之为“加科夫学说”。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该理念被美国国防部“战略大师”安德鲁·马歇尔和来自美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的多位专家采纳和普及,逐渐成为美国国防改革的支柱。

  IT-RMA理论认为,在信息时代,军事系统应当转变为能够将情报、监视侦察能力(ISR)、复杂情报处理、指挥和控制(C2)系统及精确打击能力相结合的联合武器系统。苏联将这种武器系统定义为在战略层面上的侦察-打击和在战术层面上的侦察-火力复合体。

俄罗斯竟然把叙利亚变成了自己的练兵场?

  虽然苏联首先提出了这一军事理念,但却未将之付诸实践。苏联的军事改革确是朝着这一方向发展的,然而格鲁吉亚战争所暴露出来的、苏联军队的主要问题恰恰是IT-RMA理论的核心:缺乏精确制导武器(PGMS);由于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水平低而无法进行网络中心战(NCW); 联合军备作战能力低下。

  从那时起,俄军改革的方向转变为重建常规军,并尽可能地向理想中的侦察-打击复合体推进,俄军现代化进程由此得以改善。俄罗斯专家认为,俄军在叙利亚的战争中首次成功运用了IT-RMA战略。

  俄军参谋长把在叙利亚的行动视为几乎所有类型的武器和信息系统的试验场,特别是将监视侦察能力(ISR)、复杂情报处理、指挥和控制(C2)系统和火力系统整合到统一的复合体中。

  因此,俄罗斯方面关于叙利亚战争的结论充斥着侦察-打击复合体(RSC)和侦察-火力复合体(RFC)这两个术语。在设想俄军现代化发展方向时,俄罗斯联邦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谈到,要将部队逐渐改进成侦察-打击、(RSC)和侦察-火力(RFC)复合体的模式,并将它们集成到一个自动的侦察打击一体化系统中。因此,在接下来的篇章中,本文将就这一战略系统复合体的几个要点进行分析阐述。

  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中的情报、监视和侦察(ISR)系统

  精确制导武器(PGMS)的战斗能力需要一系列的前期准备和对实时目标的精准把控。目前为止,俄罗斯评论员在讨论俄军情报、监视和侦察(ISR)能力时,都对特种作战部队(KSO)司令部、无人机舰队和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给予了特别的关注。

  特种作战部队(KSO)是俄军的一个新分支,该部队在叙利亚战场上完成了专业化建设,它轮流负责侦察-打击复合体(RSC)三个组成部分的任务。当它作为监视侦查(ISR)部门工作时,负责获取信息并指定战略作战的重要目标,例如领导层和指挥控制中心,使炮兵部队和空军能精确进行后续打击。

俄罗斯竟然把叙利亚变成了自己的练兵场?

  俄罗斯Pchela-1无人机

  据推测,俄军特种作战部队的职能将会进一步拓展,配备有各种军事机器人和空间器有机复合体的特种作战部队在监视侦查(ISR)方面的工作将会增加。

  自2012年以来,俄罗斯军方在无人机编队的数量和质量上都取得了巨大的飞跃,企图在战术作战深度层面上提高通用部队的作战性能。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派出的无人机舰队的种类和数量都是前所未有的。

  平均来说,在任何时刻,叙利亚战场上空都有60-70架侦察、打击和无线电电子压制无人机,俄军所有有关部门都在战术层面上广泛地使用无人机舰队。除此之外,俄罗斯最高指挥部还设想将无人机作为俄军所有未来作战活动的组成部分,以创建机器人和空间飞行器部队。

  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能够对指挥和控制系统、无人机舰队给予支持,并将目标信息反馈到海、陆、空精密系统处。尽管大部分时间里俄罗斯在轨道上都有21-27颗卫星,但该卫星导航系统仍然不能满足所有的导航、制导和指挥控制需求。

  俄罗斯空军、海军航空兵和装有瞄准和导航系统的远程轰炸机都主要依赖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提供信息。该系统还提高了未制导弹药打击的准确性,使得在陌生的沙漠-山区-城市地形中通过飞机进行直接引导而不依靠制导武器来打击伪装目标成为可能。

  据推测,俄罗斯还在地面部署了校正基站。若缺少校正基站,该系统的精确性可能会有所下降。俄罗斯专家已经认识到这一系统的局限性,并考虑进一步完善其能力。

  总而言之,随着俄罗斯军方继续深入研发精确打击系统,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如何提供精确的打击目标。在叙利亚战场上,俄军的最大障碍是击中机动的小目标,这需要快速的传感器-射击回路技术能力。因此,俄军进一步现代化的方向是如何精确打击较远距离的小型可操纵目标,从而缩小轰炸范围。

  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中的指挥控制(C2)系统

  俄罗斯国防管理中心直接听命于俄总统和国防部长——这是俄罗斯传统战时武装力量总司令部(斯塔夫卡)的化身——使缩减从战略水平到战术作战水平的繁琐程序成为可能。

  指挥和控制(C2)体系由三个梯队组成:最高级别的操作员是身处莫斯科的俄罗斯国防管理中心(NTsUO)内部的战斗管理小组;俄罗斯驻叙利亚的赫梅明空军基地中的兵力编组指挥站是该体系的第二级别梯队;在所有具体战术操作中的顾问团是该体系的最低一级。

  战斗管理组由各军事管理机构的代表组成,进行24小时轮班。它收集、分析并评估部队各分队的指挥决策和作战情况,并规划后续的作战活动,持续的战况评估使俄军能够迅速适应变化的战场形势。

  同时,战斗管理小组还同美国、土耳其、联合国特使、日内瓦停火监测中心的代表以及国际组织的代表进行接触。因此,它的工作人员不间断地负责监测战斗情况,处理外交事务和开展人道主义活动。

  驻赫梅明空军基地的俄军集团司令部确保了俄罗斯部队与叙利亚军队、共和国卫队、当地和外国民兵的战斗协调。该司令部还负责协调各项信息交流,以避免俄军同美国在约旦和卡塔尔的军事力量、以色列军队以及土耳其军队发生摩擦意外。

  部署在叙利亚军队和所有亲阿萨德民兵内部的作战顾问小组是指挥和控制(C2)体系的最后一级。它们的数量根据需求而变化,在最活跃的阶段,部队中共有15个这种类型的顾问组。

  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为所有指挥和控制(C2)体系的所有层级提供支持,协调从战略到战术级别的海陆空打击。在战术作战层面上,军队的战斗管理依赖于一个统一的移动战场指挥控制(C2)系统,俄军已在卡夫卡兹-2016和扎帕德-2017演习中进一步测试和改进了该系统。

  该系统能够自动收集和分析用于态势估计、作战规划、指令传达、火力管理和后勤支持的信息。通过固定或移动的终端连接统一的通信网络,能够将无线电、视频和文档共享到指挥控制(C2)系统的每一个层级。这个内部网使得情报和数据流能够在集体终端的屏幕上持续传送,从而更好地即时进行战损评估(BDA)以及快速的决策和执行,根据统一的作战情况安排各项作战活动,不受高层指挥的干扰控制。

  总而言之,根据俄罗斯评论员的说法,这种统一的指挥控制(C2)系统减少了组织作战活动所需时间的20-30%,并在某些情况下使战斗管理节奏加快了三倍。鉴于对其有效性和操作方法的有利评估,这种C2系统和支持它的各个结构很可能在将来的实战中继续保留。2018年,该系统已经陆续在俄罗斯的普通部队和舰队中开始使用。

  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中的精确打击系统

  俄罗斯军方在叙利亚使用精密制导武器的比重尚不清楚,可能低于百分之五。然而,俄总参谋部却对其精确打击能力进行了积极的评估:从俄军海上、空中基站的战略和非战略平台进行的协同炮击能够达到精确打击的效果。

  因此,当这些基站执行制导或非制导攻击任务时,俄总参谋部将它们作为侦察打击复合系统的一部分。俄罗斯军方认为通过这种方式,能够发挥普通部队和武器在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监视侦察(C4ISR)系统中的作用。

  据俄方军事评论员称,它们的效力与精确打击的效力相当。由于监视侦察(ISR)系统和指挥控制(C2)系统所提供的前期条件,通用非精确武器——导弹、炮弹、迫击炮和榴弹炮,以及热压武器——其中一些是现代武器,有些是相对过时的——的打击能力从总体估计来看是积极的。

  俄罗斯地面部队的指挥官将他们的部队转变为侦察-打击复合体(RSC)和侦察-火力复合体(RFC)的结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它仍然被视为一种复杂的战斗技术,不容易彻底掌握,俄军在叙利亚战场得到的经验恰恰使这种技术变得更加精巧。

  俄军总参谋部强调,在未来的军事演习中,俄方将进一步进行现代化强军,并充分利用在叙利亚战场的经验教训,使用能够随意移动且自给自足的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进行现代战争。

  叙利亚的战事为俄罗斯2018-2027年国家武器计划提供了经验教训,并可能影响随后的俄罗斯军事现代化进程。根据俄罗斯高级军官的意见,重整军备计划应旨在建立自给自足的部队群,这些部队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战区应具备海基、空基和陆基精确、对峙、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监视侦察(C4ISR)和无线电电子战(REB)的能力。

  同时,俄罗斯方面认为机器人技术的推广是增强俄军实力的另一个发展方向。战场“信息化”和“智能化”将应用到军队火力控制的数字化改革上。

  总而言之,俄罗斯的下一代国家军备计划(GPV)将基于从叙利亚战场上吸取的教训,重点关注精确制导武器的质量和数量以及支持它的精确、对峙、指挥控制、通信情报、监视侦察(C4ISR)系统,将无人机和空间卫星作为其所有分支的主要依赖。专家们认为这是该计划中仅次于核三位一体现代化之外,最强有力的重点。

  本文为第二部分译文,作者:德米特里·亚当斯基(Dmitry Adamski ),编译 \ 施铭。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