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原子弹试爆:蘑菇云离我只有两公里

   一段段故事浓缩了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见证了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人们忘我奉献的点点滴滴。

  原子弹,曾经是一些超级大国屡屡讹诈我国的工具。为打破核威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无数科技工作者忘我奉献,终获成功。1964年10月16日,西北的戈壁荒滩上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从此,一个新时代开始了。

  然而,令人们想不到的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有一批甘肃兵,在戈壁荒滩中,在青海湖畔,手握钢枪,顶风冒雪,默默守护着原子弹的科研基地,为原子弹事业无私付出。如今当年的原子城守卫者中还有60多人生活在兰州。那些沉睡的记忆被唤醒后,我们将会听到怎样的故事呢?

  王远程,是甘肃武威人,1964年以政治特种兵征召入伍,从此,他就成为众多原子城守卫者中的一员,直到1976年,部队调防至宁夏贺兰山。在守卫原子城的12年中,王远程经历了许多难以忘怀的事件。

  10月底,王远程讲述了他亲历的故事。

  原子城,我守卫着电厂

  当我带着新兵赶到青海湖边的“原子城”时,已是1967年6月了。由于接新兵耽误,我比战友们整整晚到了半年多。这是我第一次到青海湖畔的原子城。一切都新鲜而神秘。

  说起来,我们这支部队是因大换防而接替兄弟部队守卫221厂的。此时,我已入伍三年,虽初到原子城,但战友们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进入战备状态了。

原子弹试爆:蘑菇云离我只有两公里

  青海湖边的原子城,叫221厂,对外代号是“青海矿区”,这是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试验和生产基地,第一颗原子弹、氢弹都在这里诞生。那个地方曾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字——金银滩。一切都为了原子弹。直到1993年6月,221厂正式退役,原子城的神秘面纱才逐渐揭开了。

  我是1964年入伍的,刚上高中。那时,大部分人对自己将来的生活没有特别的想法,一切服从国家需要。我也一样,报名参军时只是觉得当兵比在家念书好。没有想到,会成为原子城的守卫者。

  换防前后,国际局势风云变幻,221厂担任的科研试验也最为繁重。驻守原子城后,部队进行了新的调整,我被调到十三连任排长。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守卫电厂。

  刚到那里,真不适应,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0.2摄氏度到零下3摄氏度,海拔高开水只有80摄氏度。条件虽苦,可是任务必须不折不扣完成。这是毫不含糊的。换防后,对哨位重新进行了布设。不仅在外围增加了固定哨,就连发电机边上也增加了哨位。总之一点,所有地方,严禁无关人员出入、无关人员操作。

  执勤的压力非常大,各方面情况很复杂,厂区外围还有敌特捣乱。这种捣乱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破坏,而是一种骚扰。执勤的哨兵经常在半夜看到信号弹,都比较紧张。这种自动信号弹发射装置极小,白天放在草原上,等到晚上十一点到两点之间,就自动发射信号,扰乱我们的注意力。给我们一种“我们就在你们边上,看着你们呢”的感觉。而当我出动人员搜索时却很难发现。

  晚上,值哨就要十二万分警惕了,不能有任何的马虎大意。

原子弹试爆:蘑菇云离我只有两公里

资料图片由王远程先生提供,记者翻拍。

  防空降,难忘的大演习

  作为一个要害单位的守卫者,部队经常举行演习。给我记忆最深的是1972年8、9月份的大演习。这次演习针对性非常强,主要防范外国军队的空降袭击。当时,越南战场打得正激烈,特种空降突袭等新战术被美军大规模使用,于是我们也有目的地开展练兵。

  这次演习,相对于我们来说规模很大,重要内容是打击外军的特种空降突袭。因此,上上下下都非常重视。部队在一块南北长约12公里、东西宽约8公里的地域中展开演习。

  这时,我已经调到了团部任作训参谋,因而对许多细节都非常清楚。我们的演习方案是假想敌军一个团的特种空降兵对原子城进行突袭。预设方案中敌军将有一个营的兵力在公路一线的开阔地进行伞降,而后向原子城的二分厂、一分厂、电厂、七分厂等重要目标推进。其余两个营搭乘直升机进行机降,分别袭击我们的各守卫点。

  记忆最深的是部队之间的通讯联络,现在回想起来很有意思。营连指挥主要由步话机,但这种方式也有局限,容易泄密。于是,我们就设定了许多“明话密语”,可以直接联络了,比如:这边呼叫“黄河、黄河,我是长江,这里有话,请回答”,那边就根据情况回答,说“老虎已到树林,狼群正要搬家”之类的回复;这里的老虎、树林、狼群、搬家就是我们设定的密语了。而指挥所与各分队则采取了“明码密语”联络,即密码不用密码发出,用密码的话就要译电,容易耽误时间。于是,就采用了话筒报读,设定了许多谜语,如XXXX代表前进,XXXX代表撤退等等。当然,这种通信方式也有缺点,也容易被敌人破译,但只用在一场战斗上,到了下一场战斗就要换掉。保密性上,要比英雄王成的“祖国万岁,向我开炮”的明语呼叫强。

  后来,又针对缺点进行了有目的训练。

  蘑菇云,距我只有两公里

  最危险的一次,蘑菇云离我只有2公里。这事发生在1973年夏季的一次实验中。原子城有个小型“爆轰实验场”,地方在场部的西南方向约25公里处。一般的小型非核实验都在这里进行,主要验证武器的各个系统是否正常工作。

  实验在下午进行,但从上午10时许,“产品车”就从二分厂出发了,车开得比较慢,一个小时后才抵达25公里外的实验场。这次实验比较复杂,专家们忙到了下午一时才把一切准备好。产品被安装在用木板油毡搭建起的工棚里的平台上,而地下室也摆满了各种测试监控设备。一切就绪后,就向北京报告起爆时间。

  此刻,一声令下,所有人员开始撤离至5公里外。我按照指挥所的命令,在起爆前半小时向实验场上空发射了三发红色信号弹,通知各个哨卡实验马上开始,严禁无关人员靠近。同时,实验场的“警报器”也已拉响,气氛异常紧张。我是最后一个撤离的。刚把摩托车发动起来,就发现实验场东南方向尘土飞扬。我一看,坏了,三公里外,五六个牧民赶着上千只羊,数百头牛,向奔实验场而来。

  意外状况,我顾不上想牧民们是如何闯过警戒哨卡的。后来才知道,一个哨兵把信号记反了,将禁止通行的红色信号当做了放行的信号。

  形势万分危急,稍一犹豫,就会出现重大事故。咋办?顾不上那么多了。我拿起冲锋枪,鸣枪警告。可是,牧民根本注意不到。眼看着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我灵机一动,跑到了实验场防爆墙上,那里位置比较高,趴下卧姿射击打了几发“泄光弹“,子弹在空中划出红色弹道后,又在地上打出一长串尘土。这才引起牧民的警觉。牧民这下着急了,他们吼叫着,舞动马鞭,驱赶着牛羊,向一道山梁后面跑去。

  我没有多犹豫,三步并两步,上了摩托车,顺路狂跑。到了2公里外,估算着起爆时间差不多到了。此时,看见路边有一个洼地,顺势拐了进去,放好车,跑到坡顶上趴下,看看牧民也到了山后,我才放心了。

  就在我喘息未定之时,一道亮光闪过,一个巨大的火球升上天空,心脏也不由自主地剧烈抖动了起来。火球升到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小蘑菇云,蘑菇云的左下方还有一大块葡萄状烟云。

  紧急情况处理完了,我才松了口气。没想到,我却被人告了。这已经是半个月后,一天,一个战友告诉我说,牧民把你告到上级部门了,说你竟敢向牧民牛羊开枪射击……我哑口无言,郁闷得很。不过部队上没有任何人找我调查谈话。后来,才知道团长向上级如实汇报,上级也按照特殊情况下的“应急措施”处理。现在想起来,当时我开枪告警,处理得不错。

  最近,热播的《国家命运》中,我们再次看到昔日风云激荡的一幕,内心也为我们曾经守卫过原子城而自豪。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花花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大国外交》 第六集:美美与共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