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国“舆论自由”空壳化

  2018年初,美俄制裁与反制裁博弈仍在持续。与此相关,横生出颇多枝节,“媒体战”就是其中之一。

  美俄之间的这场“媒体战”最先由美国发起。美国政府不满俄罗斯媒体“今日俄罗斯”不断戳中美国政治、社会问题痛点,因此对其采取措施。有分析指出,美方此举意在控制舆论,显然有违其标榜的“舆论自由”原则。但类似情况并非头一遭,也不会是最后一遭,这从美国“舆论自由”的“空壳化进程”中便可见一斑。

  政府渗透

  纵观美国历史,从建国之初,报纸就是党派斗争的重要工具,尽管在此后赢得了一定的经济独立,也从表面上淡出了激烈的党争,但却从未真正游离于其国内政治斗争之外,并且在很多重要历史时期都充当了施政工具,这在西奥多•罗斯福与富兰克林•罗斯福时期表现尤为明显,而小罗斯福总统更是以“伟大的总编辑”名义“彪炳”美国新闻史册。

  耐人寻味的是,美国媒体为了赢得“独立性”的努力,却在一定程度上使自身更加受制于人。一方面,为了获得更多的财政独立,媒体不仅要迎合受众需求,而且要迎合广告商的需求;另一方面,为了获得更多的独家信息,媒体就需要与掌控相当一部分信息源的政府部门打成一片,继而自觉不自觉地为官方所影响乃至左右,恰好遂了渴望赢得更多媒体控制力的美国政府的心愿。

  经过两百多年的磨合,美国政府充分意识到影响媒体的重要性,尤其是“水门事件”导致尼克松下台后,美国政府更是加强了对媒体的管控。

  一般来说,政府官员对媒体施加压力有五种渠道:一是向媒体领导层投诉和抱怨;二是进行政治和经济威胁;三是通过展开调查进行施压;四是对新闻从业者个人采取法律手段;五是诱导公众投诉媒体和新闻从业者本人。

  在白宫面前,个人的力量显得虚弱许多,批评美国政府的新闻从业人员被炒鱿鱼现象屡见不鲜。比如,2003年3月30日,美国资深战地记者彼得•阿内特(曾因报道越南战争获得普利策新闻奖)在巴格达出席一次新闻发布会后接受伊拉克国家电视台采访,发布了令美国政府不满的言论,次日就被雇用他的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和国家地理学会解聘。

  “相互依存”

  事实上,不仅美国政府意识到与媒体合作的必要性,美国媒体也同样清楚必须与官方消息来源保持密切关系,与官员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在经过与政府上百年的明争暗斗后,美国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已形成了一种认知:政府能量的增强是一件好事情,政府是他们的生命线,二者相互依存。因此,美国媒体有时不得不半推半就地为政府扮演某种新闻拉拉队的角色。

  “9•11”事件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它使“国家安全”成为了悬在美国媒体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事件直接导致了美国对外政策的巨大改变,小布什政府打响的“反恐战争”更是将“国家安全”置于诸多个人权利及所谓“舆论自由”之上,以“国家安全”名义进行的控制进一步加强。如今,只要一提“国家安全”,“舆论自由”就必须“让路”。耐人寻味的是,在“通俄门”的发酵过程中,在此番美俄“媒体战”中,“国家安全”都是非常重要的由头或者说被扣上的“帽子”。

  由于美国主流媒体实际掌控者的意识形态和利益取向与政府相近,媒体多半会在一些涉及国家利益和经济利益的问题上与政府保持一致,会心照不宣地携手制造舆论、影响民意,推动政府目标和集团目标的实现,这也使得他们很难保证新闻报道的客观公正,很难拥有充分的“舆论自由”。

  白宫前发言人麦克莱伦在《发生了什么?》一书中指出,美国新闻媒体在美国出兵伊拉克前没有起到监督者的作用,他甚至认为相当一部分记者在小布什政府发动战争过程中扮演了“同谋者”角色。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晚间新闻资深主持人凯蒂•库里克表示,记者们对小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没有提出质疑,是“美国新闻史上让人最尴尬的一页”。她回忆说,当时她感受到“来自公司老板和政府的压力,这种压力的确粉碎了对伊拉克战争的所有异议和疑问”。

  傲慢与偏见

  一些美国媒体习惯于为追求轰动效应而炒作乃至制造热点,这也导致它们更加脱离新闻的“客观公正”原则。“通俄门”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证。一些美国学者与媒体人也承认,持续不断的“通俄门”报道,其实更多的是媒体为了炒作而炒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制片人约翰•博尼菲尔德曾承认,CNN没有关于特朗普“通俄”的证据,一系列相关报道是为了提高收视率。

  另外,使美国媒体丧失“舆论自由”与客观公正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公司对主流媒体的并购与渗透。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与90年代的两波并购热潮后,如今6家大公司已经控制了超过90%的美国媒体,垄断程度空前,这种传播媒介的垄断趋势,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损伤了媒体的公信力和独立性,也巧妙地实现了“话语权的转移”,隐蔽性很强,绝大部分人不会意识到美国媒体其实多半已被大财团和华尔街控制了。

  意识形态与价值观方面的傲慢与偏见,也是美国媒体很难客观公正进行新闻报道的重要原因。来自盖洛普等民调机构的数据显示,美国媒体与媒体人是有着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的,但他们往往不承认自己的意识形态属性。事实上,即便是美国的媒体研究者也不得不承认,“通俄门”及“封杀”俄罗斯媒体等事件,是充满了意识形态色彩的炒作。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忘川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