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国和美洲国家组织使地区不稳定遭到民众抵抗


所有情况表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连选计划得到美洲国家组织秘书处的支持,这引发了一场为了使拉丁美洲国家不稳定的进攻,不仅要结束进步的政府,而且要结束支持它们的社会组织。

  9月11日,好战的泛美互助条约12个成员国通过一项决议,认为“在委内瑞拉的危机有一种不稳定的影响,代表着对在西半球的和平和安全明显的威胁”。但是,最不稳定的事情似乎是美国需要抢占委内瑞拉的能源财富和矿产,盗窃它的资源。如同盗窃厄瓜多尔或玻利维亚的财富一样。

  实施泛美互助条约的决议确认在华盛顿的军事计划中使用民众阶层,其成果是厄瓜多尔一揽子计划的打击、智利的城镇计划、在玻利维亚实施一次政变,企图对委内瑞拉一次“医疗的包围”。

  显然,厄瓜多尔的一揽子计划的打击和在玻利维亚政变的企图造成强烈的社会紧张和混乱。从那里看出不大新奇的“脚本”,即将过错归于古巴和委内瑞拉尼科拉斯·马杜罗政府。对于右派来说,过错总是别人的,从来不是他们自己使大多数人贫困和饥饿的计划。

  但是,也许美国“脚本的作者们”没有预料刚到的事情是在厄瓜多尔印第安人和民众回答的力量和反弹以及智利的爆炸,随后引人关注的是8月11日阿根廷的初选。在乌拉圭还没有发现为了赶走政府的广泛阵线(已执政14年)的组合。

  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同意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采取的立场,也不赞同它派到玻利维亚的选举观察代表团的立场。墨西哥在美洲国家组织的常驻表卢斯·埃莱娜·巴尼奥斯清楚地表示,任何代表团都不应当插手一个国家的选举,更不应当在选举还没有结束时发表意见;他的工作应当局限于技术咨询,不试图做出有约束力的决定。

  巴尼奥斯说,“选举观察代表团的工作是技术性质的,没有约束力。泛美民主宪章第23条说提供咨询或帮助,不对选举发表意见”。她认为代表团的工作应当是中立的,不是干涉主义的。

  这些反应是在美国在美洲国家组织的代表要求在玻利维亚举行第二轮选举之后出现的,尽管官方还没有结束计票。与此同时巴西、哥伦比亚、阿根廷、智利和加拿大的代表重复主子(美国代表)的声音,谈到失败的候选人、右派的卡洛斯·梅萨揭露的所谓舞弊。

  非正式的偶然性

  在泛美互助条约祈求三周以后,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宣布他的“一揽子经济打击”措施,这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加的,引发了社会爆炸,至今还没有解决。10月下半月开始智利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宣布的措施引发中学让的抗议,很快变成社会的爆炸,现在还在继续。10月20日在玻利维亚举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埃沃·莫拉莱斯获得连选。右翼的反对派不承认选举结果,国家开始不稳定,莫拉莱斯揭露右派正在策划一次政变的图谋,要求国际机构保卫玻利维亚的民主。

  玻利维亚,美洲国家组织和政变

  星期三一次大规模游行占据首都拉巴斯的中心,支持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与此同时反对派在东部的圣克鲁斯进行他们最强烈的抗议,同时最后的选票统计继续进行,似乎将确认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在第一轮的胜利,避免第二轮选举。

  但是,在这里美洲国家组织的选举观察代表团—不知羞耻—要求玻利维亚政府抛弃选举的结果,举行第二轮选举。

  在玻利维亚支持政变的人们的社会阶级性质与社会的基层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别,与在厄瓜多尔和智利领导反叛的人们有差别,但是最后的兴趣是恐吓阿根廷和乌拉圭的居民,以便让他们的投票倾向于右派的候选人,而不是“阿根廷所有人的阵线”或乌拉圭的广泛阵线的候选人。

  本国的右派在美国和美洲国家组织的支持下制造不稳定和企图政变正在玻利维亚实施,距拉普拉塔河两岸的这两国家(阿根廷和乌拉圭)的第一轮大选只有几天时间,两个国家的右派企图制造类似的形势,引起居民的恐惧。

  在这种环境下不会令人吃惊的是美国西半球副国务卿米歇尔·G科萨克要求玻利维亚“在重新计票的过程中恢复信誉”,好像它没有受到小心的尊重一样。这是一种制造存在不正常的集体形象的一种方式。

  之后玻利维亚外交部长迭戈·帕里公布了阿尔马格罗要求对选举结果进行一次完整的审计的信,受到华盛顿鼓励的反对派和美洲国家组织的秘书处阻止选票的统计,烧毁国家的机构,比如丘其萨卡、圣克鲁斯和波托西等省的作为最高选举法庭的基础设施的机构。

  美洲国家组织的厚颜无耻

  美洲国家组织秘书处的公报是一种空前的厚颜无耻,它指称“本大陆的政治制度现在不稳定的潮流的起因是委内瑞拉和古巴独裁的战略所致,寻求重新分配位置,不是通过一个重新机制化和再次现代化的进程,而是通过它们旧的出口分化和坏的实践方法,但主要是提供资金、支持和推动社会的和政治的冲突”。

  美洲国家组织以本大陆所有国家的名义发布的通信认为厄瓜多尔的危机是一种扭曲的表现,在本大陆的政治制度中确立了“委内瑞拉和古巴的独裁”。“但是最近的事实表明这两个独裁策划的系统的战略使民主不稳定,这已经不如过去有效”。

  通信主张干涉的可能性(通过泛美互助条约?)以便使“民主和人权的原则在民主和人权受到威胁的地方保卫它们”,“面对委内瑞拉和古巴独裁组织的不稳定的因素”。

  厄瓜多尔对话破裂,将发生什么?

  厄瓜多尔人民的动员超出了厄瓜多尔印第安民族联合会的领导—某些领导人想扑灭动员—与此同时莫雷诺政府表明它的阶级根源,屈从于华盛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令。

  但是,不仅国家元首受到打击,而且右派的干部海梅·内波特、辛蒂亚·维特里、吉列尔莫·拉索、阿布达拉·布卡拉姆和卡洛斯·阿亚拉的“社会主义者们”也受影响。

  科雷亚(前总统)主义也受到影响,为它的首领的逻辑付出了代价。当它执政的时候曾试图帮助印第安人运动,没有试图减少社会民主党的非政府组织和外国化的宗教派别的影响,而是将其搁置一边,没有让它加入变革的进程。

  那些从外部制定莫雷诺的计划的人们目前做到阻止一个广泛阵线的组成。它们的目标是破坏科雷亚主义:将它主要的领导人、皮钦查省的省长帕奥拉·帕逢关进监狱,强迫国民大会的前主席加布列拉·里瓦德内拉在墨西哥使馆要求避难。

  10月23日厄瓜多尔土著民族联合会主席海梅·瓦尔加斯宣布,该组织决定中止与政府从10月13日以来保持的对话,结束反政府的强硬抗议。瓦尔斯说,“人们停止对话了,因为不存在对话的气氛”。

  瓦尔加斯揭露从政府开始一场迫害该联合会的领导人。“在迫害我们的同时,我们不能到谈判桌”。瓦尔加斯是受迫害的人之一,对他开始审判,因为他在马卡斯谈到组建一支印第安人的军队。

  智利和虚假的阳性

  智利这个国家的“第一夫人”(皮涅拉总统的夫人)担心‘外星人’的侵略,要求她的资产阶级女友们关注“特权”。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亚历杭德罗·纳瓦罗要求一个泛美人权委员会工作和观察 代表团和联合国米歇尔·巴切莱特(智利前总统)领导的人权委员会的一名观察员访问智利。

  美洲国家组织人权委员会表示关注智利国家人权研究所关于性暴力进行的揭露,在拘捕示威者的情况下对其进行赤倮倮的强制和拷打。该委员会表示,“智利应当迅速调查和惩戒这些事件以及军人和警察的行动,对民对民众使用不成比例的武力。使用武力应当限于平等、必要和成比例的原则”。

  首先是打人、侮辱和威胁,但是在最后时刻进行拷打和对智利妇女施暴,变成了一种现实。人道主义机构揭露,皮涅拉政府提出的例外状态采用独裁的实践,也造成失踪。被逮捕的许多妇女至今仍处在失踪的状态。

  此外,在智利圣地亚哥逮捕的妇女在男人面前被脱光,触摸她们的生殖器,“将枪口塞进她们的阴道,同时威胁要强奸和杀害她们”。这是被逮捕的同伴证实的事情。

  其他的揭露称被捕者在佩尼亚洛伦警察局被捆十字在上,在圣地亚哥的巴盖达诺地铁站被拷打。

  在一场战争中第一个牺牲者是真实的。这些第五代的战争中也是如此,信息对公民的知觉和感情发挥一种重要的作用。斗争不仅在街头,也在所谓的社交网络中,特别是在本国和跨国的霸权主认的通信和信息媒体上。

  人民的恐惧让统治阶级颤抖,它害怕人民,人民对滥用权利、分离、羞辱和不平等感到厌倦。多年来积累的愤怒在街头爆发,没有发出回到曾经庇护他们的忍受的路线。

  45年多以前公民的意见没有被听取,政治的阶级甚至没有感觉到他们能够注意到在国内存在的深刻的不平等和政治阶级的同谋和腐败。

  这是一种民众自发的和平起义,没有领导也没有计划,但是广泛的社会阶层已经加入。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不仅有经济的原因,没有因为皮涅拉总统宣布的一项社会议程和提出由制度的政党参加的协商一致的选举运动而减少。

  最近几天从政府和使用美元的亿万富翁企业界发动了一个真正的蛊惑人心的节日--提供施舍而不是正义--在这个国家有 65万18至25岁的青年没有上学,也没有工作;加上他们中间有精神疾病和自杀的指数很高;数千孤独的老人被抛弃,没有任何人关注,自杀的指数越来越高……

  在智利暴力和孤独是一种流行病,主教费尔南多·乔马里从南方的康塞普西翁揭露这个现象。

  关于在智利发生的事情许多信息通过社交网络传给智利人和世界。对前面的起义存在更多的差别,现在很多人都有手机,记录事件。这是实际的现实。

  但是,这种视频很多出自情报服务机构的实验室,是为了将一个无政府状态和发狂的抗议的集体形象强加于人。一种可能的现实有助于更多和更严厉的镇压。

  存在许多没有结果的信息。电视台和霸权主义的媒体的很多假新闻报道圣地亚哥阿拉梅达镇的情况,在那里没有警察也没有军队去镇压。制造图像的媒体实验室的想法是所有的事情都过了头,以便让中产阶级的人们要求更多的镇压。

  社交网络传播的视频表明边防警察是火灾和抢劫的肇事者,他们向没有武器的青年和开放的面孔开枪,今天已经被国家安全机构官方承认的计划确定。

  不应当低估这个已经保持掌权46年的右派,它拥有的情报服务机构收到美国和以色列专家的咨询。这个权力的战略之一将人们放在反对人们的地位,以便验证它计划的行动,进行更严厉的镇压,向社会组织出警告。

  从霸权主义的媒体发出的新闻是他们正在抢劫住家,这是确实的。警察部队让他们在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的地区行动,以便之后人们高喊要求更多的军人上街,提供更多的安全。这是制造需要更多的军人和警察出现以便重新掌握权力的集体形象,不让广泛的居民阶层质疑政府的措施。

  必须保持关注。美国的总统有能力做任何过分的事情或暴行,以便指向他越来越困难的连选,而在他的头脑中悬着一场“政治审判”。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0月2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拉美社:拉丁美洲出现政治混乱处在大火之中

  马尔科·A.甘达塞吉 魏 文编译

  “智利处于紧急状态,厄瓜多尔实行戒严,哥伦比亚处于人道主义危机,秘鲁在政治危机当中,巴西瘫痪,阿根廷受到破坏,巴拉圭耗尽了,拉丁美洲处在大火之中”。南美洲的七个国家屈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结构性调整,陷入政治混乱。现在由恐惧和饥饿统治着。在其他的拉丁美洲国家形势是同样的或是更糟糕:海地被撕裂,洪都拉斯受到破坏,危地马拉生活在它的悲剧当中。萨尔瓦多生活在恐惧下,墨西哥试图摆脱链条。

  拉丁美洲的大部分空前地被美国的政策渗透,接受它的金融臂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调整政策。该组织的调整在本地区所有的国家都是一样的。开始首先让其臂膀错位,消灭或是减少公共支出。随后通过少数法令实施将所有的公共财产和在几十年里劳动者积累的储蓄私有化的“休克”。下一步是使劳动者与业主(企业家)之间的关系“宽松化”,变为减少工资的重要方式。

  实施调整的是“强有力的”政权。它们必须说好的或不好的,说服劳动者为了国家的利益做出他们的牺牲。镇压的措施根据人民的抵抗采取:皮诺切特在智利,滕森在秘鲁,萨利纳斯·德戈尔塔里在墨西哥,以及其他人。在巴拿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特别的方式支持资本的主人。在70年代在这个国家生产的财富是劳动者收到的工资总额,21世纪初,这种关系发生逆转。66%的财富归企业家们,只有其余的34%的财富分给劳动者和他们的家庭。

  调整的实施伴随着空洞的承诺,让劳动者麻木一会儿。企业家的管理机构提出的最得人心的承诺是财富集中在最富有的人中间有一个限制。财富的积累很快将超过杯口,将会流下来,这对劳动者和其他已经贫困的阶层有利。承诺从来没有变成现实。相反,贫困变得越来越不可容忍,打破了富人与穷人之间,资本家与劳动者之间所有类型的沟通。

  21世纪在整个拉丁美洲地区已经看到社会的爆炸,这是调整政策的结果。在阿根廷已经试验了两次。在秘鲁和厄瓜多尔也是如此。海地是一个长期有起义和镇压的国家,这是被某些人称为一种“灾难的平局”的事情。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调整的措施(新自由主义)表明都是无用的。这有助力于资本的主人占有更多的财富,造成拥有数十亿美元财富的人物。但是同时将数千万劳动者推向贫困的悬崖。新自由主义的处方已经证实是无以为继的。

  为了应对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拉丁美洲挑起的混乱,出现了被称为“玫瑰色的”政府。在委内瑞拉有查韦斯,在厄瓜多尔有科雷亚,在阿根廷有基什内尔,在巴西有卢拉,在洪都拉斯有塞拉亚,在尼加拉瓜和萨尔瓦多有广泛阵线的政府,它们提出了对劳动者们更有利的政府计划。这些国家的寡头宣告战争状态。它们收到所谓“民众社会”(中产阶级)和美国的支持。在许多情况下反应是成功的。在另外的情况下,抵抗做到遏制美国(在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但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美国提出了反对查韦斯、卢拉、基什内尔、埃沃·莫拉莱斯和科雷亚的口号。他们要求变革,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要求社会主义。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拒绝以更加公正的方式分配国家的财富的思想。最近在洪都拉斯、阿根廷、厄瓜多尔和智利最近的起义表明让各国人民贫穷的政策的失败。对于本地区的国家来说,唯一能够取得成功的方式是地区的团结。一个仅有的集团能够应对世界的强国和它们的金融工具。(作者马尔科·A.甘达塞吉是巴拿马大学的社会学教授,胡斯托·阿罗塞梅纳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的合作研究员)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水墨江南

专栏推荐/

随着香港的回归,香港与内地的交流也日趋紧密,华人的地位更是与港英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党员。用事实说话,传递中国好声音。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