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媒:西方裙带资本主义尽失民心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4月9日刊登题为《全球资本主义空想的失败》的文章称,极端民族主义在欧洲大行其道,这种灾难是幼稚信仰带来的副产品,认为推广自由市场的全球资本主义将增加自由民主的吸引力。希望市场越来越自由,民主制度越来越强大。但在西欧和美国,政治和金融精英越是接受超级全球资本主义,他们失去的人民支持就越多。

  “超级资本主义”的幻灭

  文章称,在这个超级全球化的时代,优势主要流向顶层,大多数西方工薪阶层的生活水平停滞不前。当权政客只是责怪老百姓自己能力不足。人们不仅失去了工作,还失去了尊严。那些落后的人是失败者,但失败者也有投票权。与这种真空相契合的是唐纳德·特朗普,以及整个欧洲像他一样的极端民族主义者。

  文章称,难民潮加剧了破坏,但主要原因是经济。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经济带来广泛繁荣的时候,极端民族主义者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

  而目前极右翼政党在西欧大部分地区已经成为第二或第三大党。在德国,德国选择党现在是议会最大的反对党。与其说这些运动凭空而来,不如说它们是对破坏社会契约的反应,这种契约曾经支配资本主义,并带来广泛共享的机遇和繁荣。

  文章称,极端全球化就是造成这种破坏的工具。

  文章称,强大的民主曾在广泛的公众利益面前削弱资本主义。现在,资本主义正在压制民主——当普通人转向极右翼时,民主再次受到冲击。

  文章称,如果民主被再次动员起来遏制原始资本主义,民主就能够生存下去。但如果我们继续沿着裙带资本主义的道路走下去,普通百姓将进一步对政治中心失去信心,右翼民粹主义者将赢得更多支持。

  罪魁并非特朗普一人

  文章称,特朗普用笨拙的方式改变了游戏规则,但为时已晚。幼稚的全球主义空想幻灭了。政治主流越早承认这一点,人们就越有机会降低特朗普及他在欧洲的同伙的吸引力。

  事实上,全球主义的形式不止一种,民族主义的形式也不止一种。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上设计的凯恩斯全球主义带来了30年的广泛繁荣,其目的是限制全球私人资本的影响力,并允许各个国家创造能够为广大公众服务的社会契约。

  在国家层面,对应的是以国家民主和共同繁荣而自豪的健康的民族主义形式。那个时代的领导人从1929年华尔街股灾和随之而来的大萧条中清楚地意识到,不受约束的投机资本主义将导致经济崩溃,使人们失去对民主的信心,并带来独裁和战争。他们决心永远不再重复那段历史。但是,我们现在又站在这里。

  在美国,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期待,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将被赶下台。但是,什么样的民主党人当选跟民主党能否当选同样重要。如果我们选出了更多忽视日益严重的不安全因素和不尊重普通工作者的华尔街民主党人,我们只会得到更多像特朗普一样的人。

  文章认为,把民主制度的长期脆弱性归咎于特朗普是错误的。罪魁祸首是让市场力量和企业精英凌驾于社会之上,对普通民众不利。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忘川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