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我不去首相府等特雷莎·梅出现,因为她的脱欧方案在议会通过的可能性只能是零。”几天前,来自意大利的媒体同行菲利帕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英国脱欧已经走进了死局,没有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选、如何做。”英国和欧盟的“分手大戏”将如何收场?已经没人能说得准。4月2日,梅做出新决定,将再度寻求向欧盟提议延后脱欧期限。

商定的时间一拖再拖,准备的协议连番被拒,从不断说“NO”的议会,到声音嘶哑的女首相,再到像幼儿园老师一样维持秩序的议长,英国政治的分裂和低效让人大开眼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无奈地称,连希腊神话中神秘的斯芬克斯都比英国“好懂”。公投至今已近3年,英国轰轰烈烈的脱欧大业为何走进了迷宫?

公投3年,英国脱欧大业为何走进了迷宫?

  分裂的执政党,疲惫的英国人

  3月29日本是英国启动《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脱离欧盟的日子,但这天,梅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在议会下院第三度被否决。投票举行前,记者看到,在首相府门前,没有几家媒体愿意提前抢占有利地形,等候梅从唐宁街10号的大门里走出来。

  回想2016年7月13日,在人头攒动的唐宁街10号媒体区,《环球时报》记者和意大利同行菲利帕等候走马上任的新首相梅。梅在当天强调她竞逐党魁时说的话——“脱欧就是脱欧”,她一定落实选民的选择。显然,将这句口号公开说过百遍的梅错估了局势,英国朝野上下也在经历一千多个日夜后明白——脱欧不是“茶杯里的风暴”。

  经过几番表决,在梅领导的保守党内部,支持政府方案的议员缓慢增多,但无法改变政界拿不出主导意见的尴尬现实。4月2日晚,梅宣布向欧盟提议延后期限的同时,还表示将与反对党工党商讨妥协方案。保守党的脱欧强硬派极为不满,认为这形同将脱欧命运交付工党。

  梅作出这一决定并不容易。2日的内阁会议开了7小时,会上有人(比如国防大臣威廉姆森)坚持“无协议脱欧”为选项之一,有人(如司法大臣考克斯)希望接受工党任何要求,以阻止“无协议脱欧”。会后,据说决心同工党合作的梅要求手机被收走的阁员留在房内,以便她先对外公布决定。媒体则拼凑与会者透露的只言片语,试图搞清究竟是14名还是4名阁员反对为避免无协议脱欧而延后期限。

  分裂的还有社会。正如《纽约时报》所称,当你问英国选民他们支持什么脱欧计划时,你会得到各种犹豫不决的答案。但当你问他们反对什么时,你将会听到强烈清晰的回应——对首相梅的脱欧协议“说不”,对无协议脱欧“说不”,对希望留在欧盟的“哀叹者”“说不”,对梅及工党领袖科尔宾“说不”。与选民们一样,英国议会也反对一切。有媒体总结说,近3年过去,英国政客仍然在脱欧问题上陷入僵局,和整个英国社会一样,他们分裂为三派:希望彻底分道扬镳者、希望保持密切关系者、希望推翻脱欧决定者。

  很多英国人已经感到疲惫,只能用各种冷笑话来解嘲。在社交网站上,有人调侃说,“脱欧”已经是一个动词——在聚会上,你突然说要先离开,但你始终没有走;在通往伦敦滑铁卢车站的火车沿线,乘客们可以看到一家水管疏通公司的大幅广告语——“即便脱欧通不过,我们还是能够帮你疏通”。

  《环球时报》记者曾在2016年10月采访从财政部商务大臣职务上辞职的“金砖四国”概念创造者吉姆·奥尼尔,当时他对英国能否像梅说的“脱欧就是脱欧”那样痛快推进感到“完全无法预料”。“我觉得会有起起伏伏。这些事情不是在真空里发生的。看看金融市场的表现就知道,没人喜欢不确定,如果这种恐惧形成恶性循环,就有可能影响英国决策者的想法。”

  时隔两年多,如今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主席的奥尼尔,同样听到民间对“英国脱欧变成英国拖欧”的调侃和抱怨。他认为,僵局难以打破的关键,在于英国找不到办法来抵销一旦脱欧对本国发展的影响,毕竟英国和最大贸易伙伴欧盟做了几十年贸易。从教育、科技、劳动生产力等哪一个方面来说,都可以找到无数的例子来证明,对于脱欧这件事,英国此前真的重视不够。

  一千个日夜,翻转的跷跷板

  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中,51.9%的选民支持脱欧,留欧派占到48%。现在支持留欧的民众为54%,支持脱欧的为46%。两年多来,民调机构一直在追踪民意的变化,虽然反对脱欧的人数缓慢上升,但其中很多人是“坏协议和无协议一样,都是糟糕选项”观点的支持者。在英国各地走访期间,《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了当地人的真实复杂心态。

  2016年,英格兰林肯郡约70%的选民投票支持脱欧,这个比例在全国排名第一。当地人支持脱欧,主要是不希望看到工作机会被欧盟国家的移民抢走。林肯郡是英国的传统农业耕种地区,在上世纪80年代,每到农忙时节,农场从英国各地雇工人来帮助。但本世纪的第一个10年,来自波兰等东欧国家的工人成了农场的主角,而且人数越来越多。脱欧派承认,脱欧后的过渡期,甚至更长一段时间里,劳动力短缺问题无法回避,但很多人寄希望于科技力量来解决。

  在林肯大学一块试验田里,忙于研发农场作物收割机器人的教授弗洛姆,向《环球时报》记者展示了机器人的收割能力。仅十几分钟,记者眼前的机器人已经在约30平方米的农田中来回多趟。这项科技在英国受到主流媒体关注,它们报道说,这样的机器人不需要签证,一年四季也不需要带薪假期,农场主没理由拒绝它。弗洛姆也对自己的研发成果感到自豪,但临别时却带着几分沮丧的口气说,该项目的经费是从欧盟申请到的。

  在过去的一千多天时间里,关注脱欧进展的英国人先后为390亿英镑的“分手费”该不该出的问题争执过,为需不需要继续留在欧盟关税同盟犹豫不决,为该不该在北爱尔兰与邻国爱尔兰边界设置关卡郁闷过,这些从1月至今成为英国议会下院一轮接一轮讨论、投票的核心话题。

  欧盟其他国家在英国脱欧问题上的一致立场,让英国人尤其是脱欧派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但他们仍然不愿输掉气势。英国议会前脱欧派和留欧派各自挥舞旗帜的画面,早就呈现在世界媒体上。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为了让外界看到脱欧和留欧派的分庭抗礼,脱欧派支持者不惜清晨六时来到议会门前,将留欧派插在那里的欧盟旗帜拔掉,换上英国国旗。

  等留欧派到场后,这些旗帜没法都被拔掉,但他们会想尽办法将脱欧派留下的标语扔进垃圾桶,再把被拔走的欧盟旗帜插回来。来自威尔士塔尔伯特港的史蒂夫是其中的代表,经常在媒体镜头前游走,让这个中年男人成为多国记者追逐的对象,他也不厌其烦地接受采访,希望让更多人相信脱欧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错误。

  其实,史蒂夫的家乡是脱欧派的票仓。为什么多数乡亲和史蒂夫不是一路人?由于长期依赖的钢铁制造业在国际市场上失去了竞争力,塔尔伯特这些年一直萎靡不振,当地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欧盟的财政补贴。但在脱欧公投中,当地56%的选民选择了脱欧。事实上,很多选民并不是因为不满欧盟,而是不满伦敦中央政府忽视,故意抵制卡梅伦政府的留欧主张。

  已经从塔尔伯特港地区议员职位上退下的塔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很多人都记得当年本地钢铁产业危机被炒得沸沸扬扬时,卡梅伦轻描淡写地赶来慰问。工人们坚信,靠欧盟补贴始终不是长久之计,问题在于英国政府需要服从欧盟很多规定,这些规定限制了威尔士的钢铁销售价格。

  这些看法和决定是否明智,威尔士人心里也很矛盾。威尔士地方政府官员摩根说,脱欧派30年来一直在谴责欧盟,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老套的政治策略,结果是越来越多国际投资者失去耐心,收回投资。

  从困惑到恐慌,从纠结到愤怒

  对于英国政府的脱欧方案一再难获议会下院通过,一些英国行业人士是有预见的,但苦于自身没有对策。“很多人说可以找本土人填补空缺,他们大错特错,因为这是一个以人才为基础的产业,我们需要的是全球的行业精英。”伦敦一家承接《星球大战》电影后期制作的电影公司负责人多布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3月,不少媒体报道了两种日用品——手纸和止疼药在英国的销售状况。英国莫里森超市的首席执行官表示,超市已经目睹顾客开始“少量”囤积这两种商品,过去一年内相关销量均增长7%以上。进入4月,据英国仓储协会统计,旗下750名成员包括大型超市、餐饮企业在全英930万平方米的仓储空间囤积了大量速冻食品。

  “分裂、困惑、恐慌,英国社会现在对脱欧的情绪可以用这三个词来形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分裂是因为英国从政党到家庭再到个人,立场界限分明,争吵严重;困惑是因为英国人曾经对自己的政府、议会及全民公投充满信心,但如今迷茫了;恐慌是因为随着“大限”临近,脱欧依然没有一个明确方向,不知所措的情绪正在蔓延。

  崔洪建认为,去年11月英国政府提交脱欧协议草案和脱欧方案第一次被否,是英国人心态变化的重要节点。“前者让人看到希望,这是脱欧第一次有了比较清晰的方向;后者意味着此前所有努力遇到重大挫折,英国人的心态由此从纠结、矛盾转向失望,随着时间推移进而变成愤怒。”

  统计数据显示,英国2016年公投后的12个月内,英国净移民数出现了有记录以来的年度最大降幅,英国的净移民数下降了近1/3。主要是因为进入英国的欧盟公民减少,同时离开英国的欧盟公民增多。伦敦政治经济学院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由于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许多国际企业停止在英扩大业务,就连英国企业也已至少将其100亿美元的投资转向欧盟。咨询企业安永发现金融服务企业正计划将高达1万亿美元的资产从英国转移出去。

  “留欧派认定脱欧将会带来经济混乱,脱欧派则认为这是国家前所未见、充满光明前景的机会”,曾任剑桥市长的西普金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英国的处境可能会是两种看法的结合。我们将有一个非常困难的阶段来调整,最终会习惯这样的现实。我们将拥有破碎的自由——如果允许我用这样的字眼来描述的话。”

  在崔洪建看来,脱欧旷日持久的背后,是英国传统的经济社会结构对近年来西方社会的变化尤其是欧洲一体化发展的不适应,也是英国内部矛盾对全球化的不适应,更是英国地区、代际发展不平衡的外在体现。“再加上各路政客精英各怀心思,导致脱欧成了一场久久无法谢幕的闹剧。”

  支持留欧的史蒂夫仍在议会前游走,跟他持相反立场的人则在不远处为脱欧呐喊。他们当中,有人无奈支持有条件脱欧,也有人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但如果真的实现脱欧,他们基本不寄希望于短时间内看到自己的国家如一艘巨轮驶向更广阔的海洋,当然更不愿意看到英国撞向避无可避的冰山。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专栏推荐/

中共党员。用事实说话,传递中国好声音。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