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国帝国主义在拉丁美洲进行政变的“独特性”

  在任何特别和有意义的环境中将帝国主义理解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就会看不到它的“犯罪手法”。虽然行使帝国主义的权力是一项共同的战略,它的动机、工具、目标和参与有变化,这取决于帝国的统治者的本性和它的目标。

  委内瑞拉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现在的目标,这个事件表明帝国主义政策的“独特性”。我们将依次展现取得帝国权力的背景、技术和冲击。

  历史背景

  美国干涉委内瑞拉有很长的历史,主要是为了实现控制它的石油财富。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华盛顿支持由佩雷斯·西门尼斯领导的军人独裁政权,直到它被革命的、民族主义的和社会民主党的社会主义政党大规模的联盟推翻。华盛顿没有能力,也没有干涉;相反和中左的民主行动党及中右的基督教社会党结成联盟,定点反对激进的左派。随着时间推移,美国恢复了霸权,直到90年代经济进入危机,此事导致民众的起义和在一些州里的屠杀。

  开始时美国没有干涉,因为它认为可能与乌戈·查韦斯合作,因为他没有加入左派。此外,美国在军事上对巴尔干(南斯拉夫)和中东做出承诺,准备反对伊拉克和其他反对以色列和支持巴勒斯坦民族主义国家的战争。

  华盛顿利用一种全球恐怖主义的威胁作为借口,要求服从它进行一场“世界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的宣言。

  查韦斯总统没有屈从。他宣布“一个国家不能用恐怖主义进行反对恐怖主义的斗争”。美国认定查韦斯的独立宣言对于美国在拉丁美洲和更多的地方的霸权是一种威胁。华盛顿决定推翻民选的总统查韦斯,甚至在将美国产权的石油工业国有化之前。

  2002年4月美国组织了一次军人-公司的政变,但在48小时内被一场由军队支持的民众的起义打败。美国推翻查韦斯总统的第二图谋由石油公司的行政人员通过企业主关闭公司实施。这一图谋被委内瑞拉石油工人和海外的石油出口国打败。查韦斯的国家—民粹的革命开始将支持企业主关闭公司的石油公司国有化。

  政变的失败导致华盛顿暂时采取一项选举的战略,通过华盛顿控制的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大力资助(反对派)。选举中反对派接连失败使华盛顿改变为抵制选举,设计宣传运动,以便使查韦斯总统的选举成功为“非法”。

  华盛顿恢复帝国主义权力的努力多次失败。选民对查韦斯的支持增加,扩大了国家对石油和其他资源的控制,使他的民众基层激进化。此外,查韦斯确保在整个拉丁美洲的政府和运动之间越来越多地支持他反对帝国主义的政策,扩大了他的影响和与整个加勒比的关系,向加勒比国家提供有补贴的石油。

  虽然评论员们将查韦斯总统大规模的支持和影响归于他的魅力,但拉丁美洲本身的客观情况是决定性的。对于帝国主义干涉的失败查韦斯总统能够归纳为以下五个目标和条件:一是美国深深地同时参加多重的长期战争,甚至在中东、南亚和非洲北部,使华盛顿分散力量。此外,美国对以色列的军事承诺破坏了美国在委内瑞拉重新聚集的努力;二是美国制裁的政策发生在2003—2011年之间原料出口的高潮期间,这向委内瑞拉提供了经济资源,以便资助国家的社会计划,抵消来自美国的盟国的抵制;三是委内瑞拉从1990—2001年十年里新自由主义的危机中受益,危机已导致在整个地区出现中—左的国家的民众的政府,特别是阿根廷、巴西、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洪都拉斯。此外,秘鲁和智利的“中间派”政权保持中立。更有甚者,委内瑞拉和它的盟国断定美国没有控制地区的组织;四是查韦斯总统作为前军官确保军人的忠诚,破坏美国组织的政变计划;五是2008—2009年的世界金融危机迫使美国支出数万亿美元去拯救银行。经济的危机和部分恢复加强了财政部的能力,削弱了五角大楼相对的影响。

  换句话说,虽然帝国的政策和战略目标仍然保持,但是美国追求成果的能力因为客观条件受到限制。

  对帝国的干涉有利的情况

  对帝国主义有利的逆向情况可以在最近的时期看到。这包括四个条件:一,原料出口高潮的结束削弱了委内瑞拉的中—左盟国的经济,导致出现了极端右派的政权,它们是由美国领导的“小工”,这样由美国支持的反对派的政变活动的增加,反对最近连任的马杜罗总统;二,在经济扩张的时期缺乏出口、市场、金融和分配制度的多样化,导致消费和生产减少,这有助于帝国主义吸引选票,特别是中产阶级、中下阶层、职员、商人、职业工作者和企业家消费者的选票;三,五角大楼将它在中东的军事焦点转移到拉丁美洲,在关键的政权中间确定军人和政治家的帮手,也就是在巴西、阿根廷、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这样做;四,华盛顿在政治上干涉拉丁美洲的选举进程开辟了经济上剥削资源的道路,招募军事同盟以便孤立和包围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委内瑞拉。

  外部的客观条件对华盛顿追求帝国的统治有利。组建一些国家的君主政权加强了帝国干涉的力量、政治统治和对石油工业的控制。

  委内瑞拉石油收入的下降,精英们的基层选民的动员和他们对生产和分配系统的破坏产生的效果成倍增加。媒体和右派自己宣布在选举中拥抱美国的极端右派的政变,美国操纵“民主的和人道主义的”说辞。

  华盛顿加大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目的是让低收入的查韦斯主义的支持者饿死,动员它的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帮工们”以便要求委内瑞拉投降,与此同时策划一场血腥的军事政变。

  由美国策划和组织的军事政变的最后阶段具备三个条件:一个是军队内部的分裂向五角大楼和政变的策划者们提供了一个“桥头堡”和一个美国“人道主义”入侵的借口;二是一个谈判的政治领导人追求与准备战争的对手的政治对话;三是冻结委内瑞拉在国外所有的账号,关闭委内瑞拉继续依靠的所有贷款和市场。

  结论

  帝国主义是美国全球资本主义一个中心的方面。但是当它想做和如何去做的时候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和手段。全球的变化和力量对比中的政权可能使帝国的成功失败和拖延。

  政变可能被打败,变成激进的改革。帝国主义的野心可能被成功的经济政策和一个战略的联盟抵消。

  拉丁美洲曾经是政变和军事干涉容易发生的地区。但是也有能力建设阶级的和国际的地区联盟。

  与其他的地区和帝国的目标不同,拉丁美洲是阶级冲击钻和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的地区。经济的周期陪伴着阶级的上升和下降,作为结果是帝国势力的进展和撤退。

  美国在委内瑞拉的干涉是我们的世纪最长的战争(18年),超过了美国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侵略。冲突也表明美国如何相信地区的“帮手们”和在国外的盟国,以便让其为帝国权力的夺取提供掩盖。

  虽然政变频繁,它的后果是不稳定的。“帮手们”是软弱的,那些政权成为一场民众起义的目标。

  美国反对民众政权的政变导致血腥的屠杀,没有做到确保大规模的长期巩固。

  这些就是拉丁美洲的政变的“独特性”。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2月2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专栏推荐/

中共党员。用事实说话,传递中国好声音。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人民领袖

警惕!“儿童片”儿童不宜!恶搞经

哈桑阿巴斯-叙利亚之殇

今日中国,如您所愿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