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提要:近几十年来,持续升温的宗教文化复兴运动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文化生态,高等院校中面临着严峻的反宗教渗透压力。针对不同类型的宗教历史特征,反宗教渗透工作也有不同的重点。针对西藏、新疆等地的渗透,应当重点铲除宗教极端主义思想;针对新兴宗教的发展,应当警惕其蜕变为邪教的可能;针对西方敌对势力的宗教渗透,应该及早警惕,全力抵御“和平演变”的可能。最后,对于宗教一般性问题,高校思政教育应当根据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制定出一套多学科、多层次的教育方案,深刻地说明科学世界观的无神论属性。

  

   关键词:高校 宗教渗透 宗教极端主义 邪教

7成大学生对某宗教感兴趣:抵御从宗教渗透实施的和平演变

一、高校反宗教渗透面临的新形势

  (一)宗教文化复兴为宗教渗透大开方便之门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经历了一场大规模的宗教文化复兴,高等教育的文化环境发生了微妙而深刻的变化,反宗教渗透工作因此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

  第一,中国社会中的信教人数大幅上升。官方采信的观点认为,各类信教人数大概在1亿左右。这其中还不包括在正规教堂之外活动的基督徒,在家信教的俗家弟子,各类小寺小庵的供奉者。隐性的信教者规模庞大难以统计,而对于反宗教渗透工作来说,这部分信众恰恰可能包含着危害国家安全的不稳定因素。

  第二,宗教传播的渠道多样化。根据我国的宗教政策法规,宗教的传播必须正规的宗教场所进行。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外来因素大量涌进国门,中国社会也日益呈现出多元化趋势。经商、投资、教育、旅游、文化、体育、慈善等非宗教活动都可能携带着传教的因素。更不用说一些西方国家公开支持在我国发展基督教“家庭教会”。各种地下、半地下的宗教组织背后也不难找到千丝万缕的外部线索。随着互联网和各种新兴媒体的普及,宗教的传播也获得了一次强劲的契机。突破了传统宗教的时空限制,网络宗教的传播面呈爆发式增长。根据百度和谷歌的搜索结果,与三大宗教相关的网页都在百万以上,相关网站也以万计。我国网民数量已经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网民中最活跃的部分是青年人和知识分子。因此,如何坚守高校中的思想阵地是反宗教渗透工作的当务之急。

  第三,地域分布和社会结构分布多样化。长期以来,我国的宗教分布大体呈现为,以汉民族为主体的佛教与道教,以西南、西北边疆少数民族为主体的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以帝国主义侵华势力为路线的天主教和基督教。随着人口流动性增加,这一格局也在变化,西部的穆斯林东渐,东部的基督教西进。比如浙江义乌,原本没有穆斯林,成为小商品集散地之后,吸引了大批前来经商的西部穆斯林和中东国家的商人,形成了一个新兴的穆斯林聚居区,人们称之为当代中国的新“番坊”①。而传统的穆斯林聚居区也出现了基督教的活动踪迹,甚至吸引当地大学生参加活动②。

  伴随着地域分布的变化,宗教信众的社会结构也发生着变化。以前信教的主要是文化水平较低,居住在农村的老年人,现在宗教已经全面地向城市、向中青年、向高知阶层蔓延。从民间到学界都表现出对宗教的热情,一些知名人物和著名学者对宗教的态度正在扭转着社会的一般认识。处于国民教育顶端的大学生也颇受沾染。据研究显示,上海松江大学城中,约68%的大学生对某种宗教表示明确的兴趣,或者已经加人某宗教③。

  (二)传统思政教育方法在应对宗教渗透方面有短板

  宗教是一种极端复杂的社会现象,在如何理解其历史和现实意义的问题上,传统授课方法可能流于简单。比如,在对立的概念组中指认出科学世界观的特征:科学与宗教是对立的,科学的世界观是理性的,宗教的世界观是非理性的,科学是使人积极进取的,宗教是使人萎靡不振的。这种方法的立场鲜明,易于把握,但对于层出不穷的宗教现象缺乏进一步的解释力。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类社会的关系问题上,宗教曾有其独特意义。而如果不能深入地说明科学的世界观为什么是无神论的,不能说明各种宗教现象背后的本质,那么大学生就可能在随处可见的宗教暗示中倒向有神论,甚至成为宗教渗透的对象。

  宗教渗透有别于狭义的宗教传播。宗教渗透的本质是政治渗透,是西方国家对我国实施的有计划的分化瓦解的手段。“这种渗透是指以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祖国统一为目的的反动政治活动和宣传,以控制我国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为目的的活动和宣传,以及在我国境内非法建立和发展宗教组织和活动据点,而不是指宗教方面的友好往来。”④

  二、影响国家安全的几类宗教问题

  根据不同宗教的历史文化特点,宗教渗透的方式和其预期的政治效果也不相同。因此有必要剖析各类宗教问题的安全隐患类型,以提高反宗教渗透的现实针对性。

  (一)铲除宗教极端主义思想

  “藏独”和“疆独”都涉及宗教极端主义因素,而其实质是西方反华势力为了遏制分裂中国而操纵的战略阴谋。一些西方国家一方面公开接见宗教领袖,使“藏独”、“疆独”问题国际化,一方面暗中支持这些分裂组织实施暴力恐怖活动,挑起民族仇恨。宗教极端主义属于政治范畴,其目的是恢复神权统治,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因此,宗教极端主义在此只是个虚幻的诱饵,其幕后推手并不真的希望实现神权统治。因为这既与现代性的历史潮流向逆,也与他们的国家利益不符。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民族差异比政治较量更直观,宗教观念比民族关系更直观。宗教层面成为各种矛盾触发的高危领域,因此也容易成为敌对势力实施分化瓦解的资源。

  新时期以来,中国社会保持了长期的高速发展,但同时地域发展不平衡性也凸显出来。西藏、新疆等边疆地区日益边缘化,现代化进程放缓,民生间题突出,教育领域遭到严重侵蚀。教育的松弛为敌对势力提供了可乘之机。据公安部认定的三批“东突”分子和官方媒体披露的消息显示,涉恐人员多为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⑤。普及加强教育是阻断宗教渗透的一道重要的防火墙。2014年5月26日消息称,中央政治局决定在南疆全面实施免费高中教育。这就是遏止宗教渗透,实现长治久安的一块基石。

  就高等教育领域而言,反宗教渗透的形势也依然严峻。相当一部分大学生对什么是风俗问题、什么是宗教问题、什么是民族问题认识不清,政治辨别力不强。还有一些则被分裂组织吸纳利用。如新疆“7·5”事件时,“东突”组织“伊扎布特”中就有大学生参与打砸抢烧暴力活动。

  对于青年大学生而言,要根本扭转他们的宗教观念还得从就业、安居等方面人手,帮助他们顺利的融人现代生活。但在此之前,加强教育是最为可行和持久的手段。针对民族地区的宗教信仰状况,西藏和新疆分别开设的“马克思主义四观教育概论”、“新疆历史、民族、宗教理论与政策”等课程,对大学生正确认识宗教问题十分有益。

  (二)警惕新兴宗教向邪教蜕变

  19世纪中后期以来,在现代性浪潮的不断冲击下,盛行千年的各大传统宗教都出现了明显的内部分化。一部分主张回归宗教初创时的原始宗旨,即原教旨主义;另一部分则主张顺应现代社会世俗化的趋势,根据时代的要求作出相应的调整。新兴宗教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与传统宗教的世俗化不同,新兴宗教甩开传统教会,独自发展出新的宗教形式。从根本上说,新兴宗教的主要概念、范畴离不开传统宗教,但是有重要变形,比如他们都崇拜在世教主。新兴宗教多如牛毛,其中的一些极端派可能堕落为邪教。上世纪70年代,美国有合法注册的新兴宗教团体三千到四千个,日本则有18万个⑥。其中的一些就堕落为臭名昭著的邪教,如美国的“人民神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

  在我国,新兴宗教不属于合法宗教。但是法律上的禁止不等于事实上的禁绝。对于反宗教渗透工作而言,新兴宗教涉及的安全隐患在于,由于偏离了传统宗教的教义,新兴宗教无法保证在内容上与社会主义国家的根本利益一致,而其组织上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使其蜕变为敌对势力实施渗透的工具。比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兴起的“法轮功”组织,不仅迅速暴露出邪教本质,而且充当了西方国家的反华先锋。当时有不少大学生都卷人“法轮功”事件。

  随着“揭批”运动的有效展开,“法轮功”势头在高校领域得到了及时遏制。但对于维护高校思想安全而言,工作并没有完结。各种新兴宗教仍然会变换出不同的面目,如心灵体验、潜能开发、信仰治疗、自我提升等。可以说,新兴宗教就是传统宗教、现代迷信和各种伪科学的大杂烩。而一旦其滑向邪教,那么不仅会严重地伤害社会,而且也可能成为政治渗透的载体。

  (三)抵御从宗教渗透实施的和平演变

  反宗教渗透工作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策动国的威胁。基督教(含天主教)在近代历史上屡次充当帝国主义侵华的开路先锋,因此,新中国果断地切断了反动宗教组织与帝国主义的联系,创办三自爱国教会。冷战结束后,中国成为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宗教渗透成为西方敌对势力在武装干涉、军事威胁、经济封锁等一系列行动失败后祭出的又一反华策略。通过培植宗教认同达到意识形态同化,进而颠覆对中国现行制度的认可。

  恰逢中国正在实施开放国策,海量的外来因素长驱直人。宗教渗透的网络沿着地下路径与地上路径疯狂蔓延。以前,外国传教士经常通过旅游、学习、经商等名目来华秘密传教,因而出现了许多背景不明的非法家庭教会。而在信息化日益普及的今天,这些地下行为不但获得了更为高效的传播平台,而且也日渐脱去隐蔽性外衣,成为公开的秘密。更应警觉的是,这种渗透也取得了很多合法资格,自由的通行于高等院校,在“学术交流”“文化研究”的名目下实施渗透。随着宗教学由一门边缘学科日渐成为显学,学术界对基督教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很多人开始认可基督教文明优越论,贬低中国传统文化,低毁社会主义价值观。还有一些人一厢情愿地认为,如果中国成为基督教国家,则会免于美国的敌视。更有甚者说“非基督教中国的崛起是世界的祸害”⑦。

  这种认识不是偶然现象,而正是西方敌对势力长期实施渗透的收获。这种意图露骨地显示在《时代》周刊前驻北京记者大卫·艾克曼的著作中《耶稣在北京:基督教如何改变中国及全球力量平衡》⑧。政治层面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2006年美国总统布什邀请余杰等三名地下教会的代表人物访问白宫,将意识形态的控制公开化。

  在中国的高等院校中,基督教迅速升温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虽然很多人并没有真正受洗,但是对于宗教渗透的目的来说却恰到好处。受洗的教徒属于有形教会,有形教会要服从于国家。未受洗的教徒属于精神教会,精神教会的现世代表是基督教国家。因此,在中国知识阶层迅速发展的“精神基督教”或“文化基督教”倒正是渗透与反渗透短兵相接的战场。

  三、以先进的文化指导反宗教渗透攻坚战

  马克思讲,宗教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随着现实中苦难的消灭,宗教也将自行消灭⑨。对于边疆及欠发达地区的宗教乱象,除了加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更为根本的还是加快当地的现代化进程,用实际的发展解决发展中的实际问题。而“文化基督教”现象则说明,宗教具有极其复杂的社会意义。几要普及科学的世界观,一方面要消灭宗教的现实根源,一方面也需要思想领域积极应战。

  就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而言,应对宗教渗透,普及科学的世界观需要一套多学科、多层次、有现实针对性的教学设计。在最基础的层面,应当让大学生了解邪教及宗教恐怖主义的危害,自觉远离宗教暴力事件。在稍高一个层面,通过民族史、宗教史、国际政治案例和相关的法律教育来提高大学生对宗教现象的辨别力,抵制宗教渗透;加强爱国主义教育,使学生充分认识现行宗教政策的现实意义;在最高层面,则需要从系统化理论化的角度回答,为什么科学的世界观是无神论的世界观。对此需要回应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宗教与科学的关系。在近代取得独立地位之前,科学长期依存于宗教之中,借宗教形态谋得发展。不要回避这种共生性的内在根源。一方面,宗教论证借助了自然主义的理性化方法,另一方面,以自然主义的方式研究未知世界时也确实从宗教信仰中获得过理性的保证。但是随着现代科学的进步,科学家们的上帝已经日益褪去了宗教属性,仅仅充当终极的理性根源。比如在牛顿的体系中,上帝只是运动规律的制定者和最初的制动因。许多科学家都是这种“自然神论”意义上的有神论。而自然神论是事实上的无神论。因为这种上帝在一劳永逸的创世之后就永远的离开了现世世界。如果认识到物质世界本身就是运动的,运动的规律不是外来附加的,而是物质世界的固有规律,那么上帝的作用就彻底完结了。因此,深人的讲解自然辩证法是清除自然领域有神论的有效方法。

  其次是宗教与道德和政治的关系。许多人认为,为了应对道德滑坡问题,中国人应该移植宗教。这是一种开历史倒车的认识。在人类社会的早期,道德体系的建立也曾借助过宗教形态,以神谕和宗教律令说明道德的根源和合法性。而当进人现代社会之后,道德已经获得了完全人本主义的论证基础。比如,启蒙思想的总结性人物康德认为,所谓道德就是人类自己给自己制定的行为规范,在遵守自我立法的意义上,道德行为获得价值。其实这种思想资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比比皆是。西方思想家到了18世纪猛然发现,中国人不需要宗教依托也建立起行之有效的道德谱系,不由得艳羡不已。

  至于在政治层面引人宗教论证就更是历史逆流了。前现代社会中,国家政权的合法性论证时常援引宗教的权威,通过“君权神授”说明现实政权的合理性。而现代社会的一个突出特征则是“人民主权”思想。国家的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属于人民,服务于人民。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统治阶级维护其利益的工具。因此,对于现阶段的中国而言,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维护以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是社会主义政治的中心内容。任何试图恢复神权政治的思想都是不现实的。因此,深人地讲解唯物主义历史观是清除社会历史领域有神论思想的有效方法。

  作者简介:杜娟,燕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 本文系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HB14MK003 )阶段性成果。

  ① 作安:我国宗教状况的新变化[J],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8 (3)。

  ② 杨力:从新疆高校学生思想现状思考做好维护新疆稳定工作的对策[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09 (3)

  ③ 金泽、邱永辉:中国宗教报告2009 [ R],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272。

  ④ 中央文献研究室、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新时期宗教工作文献选编[M],宗教文化出版社,1995, 194一195。

  ⑤ 古丽阿扎提·吐尔逊:东突恐怖势力个体特征及其发展趋势评析[J],现代国际关系,2014 (1)。

  ⑥ 贺韬:当代新兴宗教浅析[A],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民族与宗教研究中心:世界宗教问题大聚焦[C],时事出版社,2003,118。

  ⑦ 黄超:美国对华宗教渗透新模式及其意识形态演变〔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2 (2)。

  ⑧ David Aikman: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 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 M ],Washington , DC ;Refinery Publisng, Inc,2003.

  ⑨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M],人民出版社,2008, 436

  摘录自《科学与无神论》2015年第4期总第96期。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春风

西征推荐
军事推荐
历史推荐
热点聚焦
军图欣赏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视听盛宴!习近平带你领略千年丝绸

触目惊心!没有雷锋的日子!

微视频:引领大国开放

首次视频披露政府工作报告出炉幕

一兔饮酒醉:这就是我们爱国的方式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