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从监听迷宫到帝国主义非常规战争中的软政变

  引言

  在非常规战争(GNC)中从现在资本主义的危机(2007年)以来“软政变”完善了。腐蚀相互认知和共同记忆之间的铰链,以便让储存在长期记忆中的历史积累达到与社会政治文化相当的程度,这是帝国主义的图谋。社会保留和更新有选择的记忆储存。我们主观上处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中,作为政治人物是这种长期记忆的结果。政治文化是历史长期的产物,通过积累设计和提供社会激进变化的意义,从过去联系现在再走向未来;没有任何目标论。帝国主义的一次“软政变”可能分裂激进的社会主义变革的政治文化,在资本主义制度内部限制改革。

  帝国主义非常规战争的根源

  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2014年5月说美国处在“例外论”的情况。“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说明老布什在1990年发动战争的紧迫性,新的世界秩序脱离了美国行使权力的历史。(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女参议员贝利·哈钦森在参议院的一次演说中重申了美国体现的“例外论”,她把这种“例外论”说成是“为了指引世界应当怎样生活的灯塔”,她支持国会授权前总统乔治·W.布什(小布什)入侵伊拉克,将伊拉克社会孤立于世界其他国家,在共同的意义上将其殖民化。在美国国内教授世界的历史没有过多提及美国。美国人不谈论世界的环境。根据美国的这种“例外论”,美国是“一种另外的现象”,表现在简单和有力的两分法:其他的人反对我们;从神权政治的性质让个人屈从美国的武力。美国人的“英雄业绩”将他们的“例外论”通过他们在武力行动中的谋杀、拷打纳入自己的财阀政治。在它的军备工业中将文化“技术化”。在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中政治上“不妥协的”文化被包括在“邪恶轴心”之中,作为被瞄准的目标。在将反对上述“邪恶轴心”的帝国主义战争娱乐化的肮脏电视节目中警告不要挑衅权力。在从思想上将“美国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的统治是为了让人将暴力的普遍决心作为公理。在从美国帝国主义继承下来的“神圣的”使命中,从来没有包括土著印第安人的后代或过去的奴隶的后代,他们用自己的劳动奠定了这个“跨国巨人”的基础,今天它就是美国,在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的暴政之下危机起来越多,在21世纪初一个非白人的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上升,寻求对它的霸权更新共识。

  这种“例外论”表现在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那个美国帝国主义的私生女—反对巴勒斯坦人民的政治和意识形态上,他们企图以加速的方式抹去巴勒斯坦人民,支持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院外集团搞种族灭绝,穿越加沙的地中海海岸向发现天然气的六海里内海地区前进。犹太复国主义者针对加沙的每次侵略建立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监狱,对以色列政府有利的帝国主义“软政变”的结构是美国人的扩张在历史上的先行事例。阿拉伯人—不仅是巴勒斯坦人民—不是西方的白人、基督教徒或什叶派或逊尼派的穆斯林,他们反对不停地刮起轰炸风暴,同时反对在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土地上大规模杀害妇女、儿童、老人和残疾人。他们被杀害或是被抛到海里,运气好的被驱赶,因为武力造成长期的移民,根据是提出宗教和国家作为相关的部门之间相互作用的一种假学术性的凌辱。

  美国的文化模式在它的“例外论”中实质是“自我中心主义”,它的根据在它强加的统治之外被分类的所有事情确定为非文化。如果社会的模式是内在的“自我中心主义”,文化—历史的积累—将永远处在自我的位置。这是美国的积累,它搜集和更新,走向为了它们在文化上破坏不平等的资本主义霸权模式有具体所指,这就是“自我中心主义”。

  它的多元文化主义在一个夸大(直到扭曲)文化、象征和传统在建设社会平等和正义中可能发挥的作用的社会上,变成进行诓骗的政治和谐的“机能主义”的支撑。公正地进入和走出一种历史的积累,以便理解另一种积累是一种“风险”,被这种“例外论”首先否决。它的侵略战争只和自己处于危机中的利益对话,以便让不同的东西服从于自己贪婪的优越地位。现在古巴和美国之间双边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在试探这个黑暗的水塘。贝拉克·奥巴马用来减缓机构危机的政治工具,随着这种自主的社会能力自主权的增加,将会走出危机,这种自主权产生了赢利性的储存。全球文化的美国化是它的“例外论”,是一件大规模灭绝的武器。

  监视的迷宫反对古巴和美国之间双边关系正常化的进程

  监视的迷宫是非常规战争为了一次“软政变”的基本舞台。是这场非常规战争其他战略的操作平台。它经常更新,使运动反对一个由这种监视瞄准的地区的战略在政治“正常化”之下具有生存能力。在非常规战争的行动启动以前,它在上述被瞄准的空间日常情况下发展;可能保持下去,尽管会失败。

  自从2007年严重的危机开始,资本主义提高了这种政治监视的操作性,变成了迷宫,用来卸掉对自己寄生性储存的社会投资的压力。

  在20世纪的上半期资本主义在“为了整个生命工作”的文化中处理它的情报。从教室开始两眼已经盯着可能的间谍;在监督之下向他们提供固定的俸禄,保障他们走笔直的道路直到提供金表和养老金。至少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这与美国长期战略周期是一致的。70年代新自由主义的飞跃解除了对劳工市场的调控,富人在全球金融化的过程中在剩余价值寄生性的储存期间,向工会主义和政治上的左派实施残酷镇压的政策。在社会主义的再生产中紧张情况加剧,那里某些没有足够分辨能力的人根据他们的政治文化程度观察帝国主义的统治加剧对社会的监视方式是如何演变的。

  出现了这种非常规战争的监视迷宫,有联系的承包商的“行会”—网络工作者—实际上他们成为被监视的监视者。在第三方以被迁移的劳工流浪者的准则处理私人占领军,颠覆团队是为了加速“橙色革命”,解散对美国“不舒适的”政府;建设、装配和拆毁几乎任何事情;如果存在有效的工作也只是在段时间,没有合法的代表性。在古巴专家治国论者的思考中人力资源敲打理想的工具,因为这是不能政治化的。但是由第三者去办意味着有的任务可以由企业或聘用非政府组织执行,这样可以节省投资,由于前景是双向的:减少成本和增加利润,逃避法律的控制。这是用执行危险任务的聘用者的生命冒险。寻求让没有加入工会的人遵守纪律,抵消扭转这种匮乏的要求。这由第三方去办或将在体制外围的战争分散和私有化,这对集体的资本主义自我禁闭的精英们是合适的。在他们的地方由于将监视由第三方去办,将清理被谨慎取消的闯入者。

  美国的政策通过这种监视加剧了“外围”国家之间的争夺,以这种争夺撬动社会的不可持续性;将应对这种情况放在优先地位。对于它的统治这种撬动至关重要,受到军事技术的保护,保障它的军事工业复合体出售装备。那些在美国情报界工作的人越来越多地取决于不可预见的人员流动。在它监视的迷宫里由第三方进行的紧迫工作要求将像美国国际开发署或国家民主基金会这样的机构包括在内。帝国主义针对“不舒适的”社会运动或政治上“不合适的”人员的包围战略,利用上述服从于流动的半就业的承包商,处于物质和政治上紧张的环境中。

  日常生活处在资产阶级监视的迷宫中,可能以流动半就业的名义抱怨失去工作。可能由被抛弃的人取代,也就是由斯诺登和曼宁所说的那些“起来反对体制的人”所取代。这个监视的迷宫全由第三者去干。支持寄生性的储存阻止有智力的识别;个人在健康的意见和自我主观的估量屈从于他人。但是被看管的监视破坏这种屈从,当受害者(特别是青年和处于处于危机中的资本主义制度矛盾之中的人)遇到谋杀、丑闻和在资本主义的日历中操纵个人的厚颜无耻行为的时候,在这里“法律”反对人的整体性,超越沉默犯罪的顶峰,资产阶级的统治可能在恐惧之中破坏所有人的关系,如果反对这种统治的抵抗让步的话,就会变成另一种谋杀。在无法支撑的情况下,如果能意识到第一个受害者在进行监视同时又被监视的第三方监视的话,监视的迷宫就变成了痛苦的存在。

  资本主义把它监视世界看作是一种寄生性的权利,特别是将储存的东西变成资本。从它的本质说,这个处在扩张中的社会自治的大国在华尔街起锚。银行和银行家们只是自我牵连。在解除调控和美国经济分散时,萌发了一种赌场经济,使全球的劳动市场匮乏,将养老基金私有化。为了拯救银行将罪过归于大多数人;资本和它的寄生性储存推动帝国主义的监视。

  在金融的历史上大规模的群魔乱舞几乎没有被注意到,直到为反对资本主义的潮流留下空间,在这里一批比例不可轻视的人天真地移向那个“海怪”,移向将古巴社会主义现行模式的激进调整政治化看成是资本主义的“胜利”,它被全球的富豪统治集团瞄准,以便认定它是“合乎逻辑的事情”。

  这种监视活动降低了帝国主义富豪统治集团对中产阶级的承诺,中产阶级看到边界将它与劳动者分开--工人从来就是现在危机的受害者--以前在这个富豪统治集团和“社会的暴乱者”之间是有界限的;这成为公司官僚多种用途的“地下室”。在中产阶级最近反叛期间可以观察到,它已经席卷全世界,从美国到巴西,到阿拉伯国家(埃及、突尼斯)和乌克兰。民主的座右铭与为了大多数人进步的社会要求混杂在一起;在其他的情况下,这些民主的座右铭被“团体原始的个人主义”改变,将其变成为了明显庇护反民主模式的说辞,在这种监视的监督下天秤倾向于为“软政变”开辟道路。

  在现在的社会上中产阶级的前景从它所属的政治文化程度来说是非常不稳定的。这取决于资本主义社会投资的减少从左向右摇摆。在资本主义的“中心”国家,中产阶级的反叛可能不少次是进步的。在那里中产阶级人数更多,更加意识到它的立场,比如在签署合同的时期,在它的前景中幻景更少。在外围以及半外围国家它更加亲密,经常倾向于精英们的幻想,它感到有风险的不是新自由主义的改革,而是民众的抗议可能损害财富的优先分配。中产阶级的自我估计超出了本身的能力,要回应一大堆幻想和神话,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处在更远的外围时则更加可笑。在非常规战争期间帝国主义的监视判定外围国家的中产阶级是一个有怪癖的高度运动的阶级;在社会投资卸掉压力的财富分配期间不能承受分化,走向寄生性剩余价值的储存。没有这种投资中产阶级的存在是不可能的。资本主义的银行已经不再维持它,而是侵呑它的钱财,直到它垮台。

  关键在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老板夺走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也就是利润。某些人相信背后给无产者留下东西,他们看不见现实,危机服务于资本主义的社会金字塔,让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这是资本对别人的劳动的剩余价值的掠夺。没有这种掠夺,(资本主义)制度是不可能存在的。全球的中产阶级负债超重,商业银行远没有提供更多的信贷;简单的劳动者地位不变。不仅没有偿付能力的人的消耗超过了他们的支付能力;商业银行在增加资本的金融成本期间,在市场上对它的产品的需求倒退了,遭遇大幅度下降。

  这个帝国主义监视的迷宫在古巴的进程中寻找“持不同政见的天狼星”,从“中产阶级”到被封锁的地区内部启动一次“橙色革命”。如果左派的实践在有关反对资本主义政治文化的程度上站得住脚,可以在社会的再生产中进行一次激进的整顿,将某种“中产阶级”的观念抛到后面。资本主义需要执行它的模式而不质疑它的个人(如果是青年更好),受到监视并没有刺激他们。资本主义在被封锁的地区(古巴)热切需要这样的人。

  如果在现在古巴的社会主义模式内部敏锐地看到它重要的价值,我们将用这种监视手段将其盖住。如果进程不再足够地前进,这种“中产阶级”的概念会从“裙带风”向极右转;包括那些不属于中产阶级但渴望或“梦想”加入中产阶级的人。被这种迷宫利用要做的事情是使这部分中产阶级和在他们底下的人有梦想,却从迷途走向社会和政治的倒退。很多中产阶级的人加入反对他们的国家不合适的社会化的抗议活动,代价是来自测定这种帝国主义监视迷宫“残羹剩饭”的剩余物。很多人意识到这类“残羹剩饭”是通过贪污和腐败从处在资本主义中心的公民的口袋里夺取的,这是非法的和反对社会主义的。中产阶级的政治文化变成反动的,为它服务的左派不仅不听它的,而且混乱;此外,刺激了美国的政治利益。现行的迁移没有办法拯救它;而是巩固“监视的迷宫”,对承包商(尤其是青年)助一臂之力,总之他们来自处在紧要关头没有保护的中产阶级。

  每一个社会空间都通过确认生物遗传护照的电子跟踪被监视,将其列入设在美国一个集中的数据库,由移民服务机构控制。斯诺登曾警告说,在21世纪出生的某个人某一次要了解私人的生活是可能的事情。过多使用移动电话毁坏了私密性。将自己的工作任人监视。在炫耀中受到凌辱的自我评估是一种非常贪婪的变革的社会价值。在古巴国内的危机使爱表现的人重新浮动,没有想到失去秘密性相当于失去自我评估。

  在哈瓦那也许不少人不承认美国在世界网络监视下的人数量最大。转移可能是浪漫的事情,从军事部门转向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民用部门,将这些军事功能分散给第三方行使,以此扩大它的监视,而不让目标感觉到受监视。“信息社会”或“知识社会”这个词是帝国主义霸权将文化技术化在理论上的支撑。“过剩的”人通过消费主义可以得到监视技术的某些进展,这些技术临时从属于承包的公司,如在外围可以选择的网络公司,它们决定加入这种监视的功能。今天我们支配着实用的文盲,他们不知道在一个很广和复杂的范围内运输手段和人员的“消失”,这些都在监视的范围之内,支撑着美国的政治权力,将它的第三方承包商分散,美国的军事基地是为了在它的机构秘密的办公室里将制造悲剧的战争私有化。

  学术论文打开专家治国论的资本主义未来框架,作为可能是最高程度的文化反对对制度具有冲突思想的实施。针对暴力“没有区别的”谴责,避难或回到宗教信仰从目的来说是事先确定的资产阶级命中注定的未来。人们可以将消极的监视说成是一种可能合适的事情,美国的学术界创造一种不能迅速交易的(理论的)商品生产。在政治权力、知识的生产和帝国主义的监视迷宫以及霸权之间不可否认存在一种相互作用。知识的生产是为了统治的政治权力的文化生产。“制造”屈从和温顺的知识界团体是资本主义统治的一种需要,目的是不断地储存获得的剩余价值,控制存在生物多样性的环境。这接近于帝国主义关于在世界上有“多余的人”和问题应当交给殖民主义的合理性概念。接受人的存在,但在政治上他们却一文不值。美国政府是一个生产和使深刻反对智力处在经常监视下的政治文化社会化的政府。因此,监视的迷宫建立了一种非政治化,将更加不能忍受的个人主义合法化。

  对帝国主义监视迷宫为了从非常规的战争发动 “软政变”行动的观察

  关于从非常规战争的准则在准备一次“软政变”期间落入帝国主义监视“领土”的某些观察。

  1,存在一种日常生活结构的历史积累。需要在其历史的环境中学习这种积累。让每个人知道他正在说别人的事情。这是相互的知识,在处理特定的历史环境的信息时更新共同的记忆,或是为了确认这种知识。确认和更新在历史环境中的知识和信息是历史文化的一部分。当两个人或三个人对话时,在他们之间存在一种共同的记忆,他们从不同的文化继续共享和更新。没有这种共同的记忆就不存在进入历史的积累。教育制度传递智力学习的进程,目的是能够识别这种巨大和有效的历史积累的很多内容;这是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记忆的内容。

  2,作为支撑一种文化(或社会)基础的语言,掌握这种语言,讲得好或理解得好告诉我们远超出基本的扫盲,今天这是至关重要的。美国的霸权通过它贪婪的优势地位(作为全球的语言美国版的英语有优势地位)包括控制和操纵其他的语文和文化,这表现在对网络的跨国所有权和处理服从于它的霸权的信息的方式,这是为了控制积累,因为美国文化不是它所想要的世界文化。支撑霸权霸权的指导过程被迫通过统治的关系变成制度,仅只是将那些制定的基本准则包括在内,其余的人服从这种再生产。在资本主义的危机中,文化的紧张加强这个制度的统治,以便将霸权主义的权力放在历史之外。在这种紧张中交流的东西应当持久进行,它总是存在的。在大众文化或群众文化内部限制对进程进行关键的批评将导致被动的非政治化,一方面这就是在全球范围内强加给我们的资本主义文化推动者的霸权;另一方面,一种非常贫穷的理论分析前景挫伤了公正。在将任何积累放在历史之外的时候,现在就是走向重复患“健忘症”的思想;统治阶级的思想家们诱导人不要向后看。而没有历史,在后面就会留下真空,留下被健忘冻结的沙漠。这种日常的恐惧将永久存在。

  3,在帝国主义非常规战争中帝国主义监视迷宫行动期间,时间意味着“全球的”的日常生活政治化,这已经变成了一种很复杂的事情,却被有意无视。在这个意义上基尼奥内斯分析了三个方面:担心和抽象的工作,时代的资本主义政治:资本的周期和积累;以及历史的颠覆。奇怪的是他的观点落在非政治化上,以此将资本主义放在历史之外,是这个资本自主的社会大国主张的“自治”。切斯纳伊斯指出,在人的具体实际活动中为了他生存的时间问题,强调现在的存在条件;特点是抽象劳动制度的普及,在全球范围内作为霸权主义的生产方式由于资本主义在历史上达到它的高潮。在人与世界的实际对立期间,担心和抽象劳动是由人的实际的--注重实效的活动的推动而出现的。在担心和实际活动之间存在双重的决心,因为它意味着实现的理由,同时作为历史条件它又制约担心。

  4,这种关系贯穿整个历史,一直保持到今天。当人们看到接近一场生存的斗争时,这种担心出现了,应当延长比现在的时期更远;为了未来不能只作为一种激动的状态谈论这种担心,也不是作为一种孤立理解的状态,而是一个要经过的轴心,在它的历史阶段成为人生活的重要部分。这是人发展的条件,这些条件决定关注生活本身的出现,此时人缺乏保障维持他现在的生命和延长到未来的可能性,在由抽象劳动取代具体劳动中实施转让劳动制度期间,在生产力开始发展的框架内表现为物质的不足。抽象劳动的普及是生产制度的特点,它的商业天命和劳动分工的程度消灭了个人生存的可能性,而且通过他的劳动制造的产品成为价值,或者更好在劳动力的构成中成为商品。

  文明人类生活的一个特点是跨历史的活动,但是作为人活动的一个准则决定把时间包括在人的活动中,当然走向未来的计划的可能性作为现在的实践;这表现为人们出让的情况,人的担心改变日常的活动和未来的计划。在担心的重压之下,世界解放的改造被无限推迟,在人的生活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再次成为一种持久的现在,将现在与将来均质化。历史不存在了,因为当劳动作为人的创造者变成一种转让的活动,这样就在否认进行劳动的性质作为形成概念和有效建设未来的来源时,被统治者麻醉了。历史的遗忘症强加帝国主义的霸权。

  资本主义性质的生活条件在世界范围的普及将物质生活再生产的模式强制普及,它的基础是抽象劳动的制度;不是作为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作为一种制度的条件。在抽象劳动的制度与社会政治的力量之间建立一种沟通往来。这样抽象劳动制度影响生存决定的方式,是行使一种协助对人进行统治的权力。

  因此,资本主义对时代的概念和存在是一项资本主义时代的政策。在资本主义性质的社会关系框架内,时代的社会措施由资本周转的周期决定。谢奈指出,“这种周期从大的方面说由三个时期构成:一是当金钱本身只是在允许它评价的交换关系中更新它的资本性质时,作为金钱存在;二是金钱的变质由大量的生产作为体现价值的使用价值而不只是利用时代替;三是生产的变质使商品在总体上相当于金钱。没法否认开始和结束均有一种特定的形式,可能是这种商品的形式或金钱的形式;但是在资本主义的领域实际上重要的是让金钱的形式占统治地位,因此这允许一般相当于使这种自主的社会大国积累的进程持久”。重要的事情是在反对社会投资的方向囤积分化的增加。转让劳动的基础构成历史,因此关于对时代主观概念调控原则的关注反对让人接受它。

  帝国主义企业的外迁通过金融市场与大自然对立,在囤积寄生性的剩余价值期间它没法否认平衡和变化,从新古典经济学将一条同类的路线强加于人。它通过数据网络的流动穿越和破坏文化;取消了季节性的距离以便绑架时代,无视这种距离。在全球的“永久性”中创造一种虚构的夜间活动,来自一种不可抑制的消费主义--夜晚和被照亮的清晨--靠人工能源“晾晒”,没完没了的消费和分散的消遣;甚至是在一个被美国封锁半个多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的首都哈瓦那,在20世纪90年代危机和改革最艰难的时代也是如此。它对国际旅游的供应与第一批娱乐的“浪漫技术”进入这个国家在同一时间。在这种虚构的夜间活动期间,短期的收益辟开了被新古典经济绑架的个人需要,加快它全球财阀政治的调整速度。

  从1971年8月15日起,必须加上美国的美元是一种以自身为基础的信贷,不反映其他任何东西。世界上所有可能积累的资本变成了美元,本国的货币只相当于用美元表现的数字。在资本的积累中可以识别的东西如农业地产方面,这种货币计算才有意义;可笑的是当美元不再是“测量的标准”,与相应的黄金分离,美元只不过一小张“盖了印”的纸而已,一种金融的“承诺”,它加强和扩大了美国权力非历史化的进程。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生产结构加速外迁。美国的非常规战争战略在它的地缘战略中越来越有力地踏进“外围”空间;帝国主义的监视历来瞄准“被战胜的”精神错乱者,包括“在对抗中产生作为暴力结果的关系。在(帝国主义统治者)胜利之后的进程中达到一个新阶段。或者说建设一种稳定的统治。换句话说就是和平、对抗的战略时期,同时是对抗中事先胜利的结果。如果失败在可以观察到的领域看不到任何还原的可能性,受到控制和战胜的社会的人开始与战胜者形成共识,忘记和平的动乱根源,将自我代表胜利后的形势作为一种持久的关系,没有起源,没有未来。将按常理突然进行非历史化,这就是(帝国主义)再生产的关键”。

  由于物质的不可持续性造成的不稳定被确定为“短缺的心理状态”;不与资产阶级的“丰厚”对立,而是寻求经济和文化的效力,从伦理上说它建立在另外一种质量高于资本主义模式的生产模式的基础上。一种非数量上的丰厚不是一个少数人的所有权,而是由社会的整体享受有质量和公共的丰厚。从这个前景出发,一个“丰厚的社会”不会产生暴力和社会的不公正,在一个“短缺的社会”也不会有妒忌的和失落的人。帝国主义的一次“软政变”可能抹去古巴政治和社会地平线所有经济的充足。如果不存在美国的政治意愿确凿无疑的证据,针对古巴岛的封锁企图持久化,直到对在相互作用期间“短缺的社会”的谋杀,只能在这种封锁内的过去和现在之间寻求可能的未来。

  我们仍在遭受的把诸事看得很容易,更新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东西具有共同意义;今天由于深刻的不平等,人为的自由昌盛因资产阶级的无端疑惧而加剧,这破坏了社会的关系,产生个人主义,以便在物质的和象征性的资源缺乏时与其他人竞争。这侵蚀了社区和集体事务的意义,强调个人的事情。在每种文化内部集体的情绪中使事情复杂化,将这些情绪与解决需要和匮乏出现的渴望和期望相联系,不动一个手指头,由其他人去解决。这破坏了对走出没有用处的社会主义模式做出贡献的基础。鼓励协商一致和兄弟情谊的内部对话,看不到剥削。

  在行使社会主义政治文化相当的程度时,个人的责任相当于普遍文化的责任,相当于政治上组织起来的人民的权益。古巴共产党和革命政府的政治理论与实践在内部紧张之前和紧张期间以及在解除封锁之后有能力去实现,为了经济的可持续性,在这里社会科学研究的结果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以便避免滑入美国和它的情报机构政治颠覆的污痕。

  郁闷和不问政治的人群向着“封锁”之外的一边,但是在他们为了日常或多或少贫穷的生存进行个人主义的争夺,处在社会的事务和问题之外,这就是美国人提出的“深刻的状态”的梦想,为此暗杀仍然是个很大的“谜团”;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对他的暗杀被认为是一次“软政变”)和他的兄弟、前司法部长罗伯特—以及许多被怀疑的证人被消灭--两人都是美国贵族家庭的成员,我们记得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X的死是早就策划的行动,今天被称为“深刻的状态”。只要对美国自己的利益有好处,决心消灭任何人,并不在乎他的职能是否重要。这些事件中的每一件都可以被认为是一次在帝国主义霸权核心内部的“软政变”。

  社会主义激进的整顿要求伦理。面对可以理解的贪图安逸阻止对可能的社会主义模式的重要思考,个人的正派是决定性的。

  古巴残余的“中产阶级”由从左派政治承诺退出的人组成,从比例上说是不如人愿的,他们将过错归于“不纯的”反对资本主义的变革进程。

  在行使革命的领导权55年之后,重要的是再次更新政治。优势在于经历了最近40年的居民仍然加入大多数人的制度,在他们变老时这是一种不足的安慰。国家的团结依靠它的多样性,于是有三种担心:“失去国家主权;担心失去革命的成果;担心资本主义明显地触碰我们”,此外还不了解国家在1959年之前更为残酷,还不了解他们现在历史的领导者。

  总结

  我们可能接近一个与美国外交双边关系的时代,但受到帝国主义“软政变”的威胁。美国反对古巴的政治对抗的历史连续性隐约可见,仍然集中在外交领域。但愿不是这样。这种“深刻的状态”在意识到半个多世纪反对古巴岛的封锁没有用的时候,并没有立即撤除封锁;肮脏地企图拯救它的根基,求助于一种不同的办法,穿过反对古巴的意愿被包围的地区内部。对于美国“例外论”的政治分辨能力来说,错误在于它孤立古巴民族,给了她选择自己的道路的机会。这种机会不是一次革命的结果,而是深刻变革的结果,它因为激进撤销了资产阶级的自我生产,酝酿达到一个主权国家的顶峰,而且清除了一个“亲莫斯科的团体”强加的“暴政”。现在在半个多世纪之后,这个团体被美国情报机构自己将其作为一个“老小孩的团伙”扶持,他们在一艘“爱斯基摩小船”上慢慢离去。与此同时,现在的古巴青年在清理他们的思想,通过新的被误称为“沟通”的信息交流措施,重新找到美国生活方式的位置,忘记那些“老小孩”。

  美国的十一届政府非常糟糕地辨别古巴的日常事务。将我们置于被资本主义文化扩张搞乱的秩序,特别是在古巴岛的内地。这就是从我们的历史积累有选择地继承下来反对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文化的使命。(作者维克多·安德列斯·戈麦斯·罗德里格斯是古巴作家和社会文化研究人员。2016年9月去世)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静静

西征推荐
军事推荐
历史推荐
热点聚焦
军图欣赏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超燃!朱日和阅兵MV震撼发布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十集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九集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八集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七集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