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一带一路挑战美国应预防美国鸠占鹊巢

  如果美国积极谋求欧洲和中东的高铁建设,那么中国可能失去“一带一路”的主导权。一带一路,欧亚大陆一体化,由于中俄欧有共同的经济利益,和对抗、削弱美元霸权的共同需要,整体上时间在中国一边。

  美国有鸠占鹊巢的先例

  这个先例,就是TPP。

  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原本是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于2005年5月28日发起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P4)。2008年2月,美国宣布加入P4;2009年11月,美国正式提出扩大P4计划,并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全方位主导TPP谈判,

  HTT公布超级高铁建设进展

  约2017年5月4日,超级高铁开发公司HTT的CEO德科?阿尔伯恩宣布,超级高铁最早将于2020年实现商用,阿联酋可能成为首个商用市场。3周前他们还启动了首个胶囊列车的生产工作,生产过程大约需要1年时间。今年晚些时候将启动建设首条商用轨道。

  超级高铁是采用磁悬浮技术,在真空钢管管道中运行,没有空气摩擦和轨道摩擦,时速达到1200公里,速度比飞机快,且具备高安全、低能耗、噪音小、污染小等优点。

  美国有意鸠占鹊巢

  (1)美国有意图

  中国能够带头、并主导“一带一路”建设,拥有领先全球的高铁技术和建设能力,是首要原因。而一带一路在当前,及未来数年内,高铁建设都是其主要主题。

  中国于2017年5月14-15 日,在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8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必然吸引全球目光。HTT选择在这之前十天,宣布超级高铁的进展,表面上看只是商业行为,实际上是宣告:美国的超级高铁有替代中国高铁的能力。

  美国组团参与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且白宫顾问马特?波廷杰声称,美国驻华大使馆和美国企业将成立“一带一路”工作组。

  (2)科技上有潜力

  中国高铁近几年领先全球,但美国有后来居上的可能,超级高铁有替代中国高铁的潜在能力。

  与中国高铁对比:超级高铁速度是中国高铁(时速400多公里)的近3倍!安全性、能耗、噪音,估计比中国高铁略胜一筹。据称轨道建设比高铁便宜很多。现公布的车厢长度为30米,但不知之后能否挂载多节车厢。但长距离的真空管道,如数千公里,长期运营的安全问题不知技术上是否解决。

  不过,据网络传闻,中国的真空管磁悬浮超级高铁,也已经在研发路上。

  (3)政治军事上有实力

  美国经营全球超过半个世纪,一超独霸也近30年,美国军事基地遍布全球,政治影响力几乎无孔不入,大概没有美国参与不了的政治问题了。中国面临的南海、台海、朝鲜半岛问题,中东北非的乱局,都是美国一手制造。

  对于中东、北非、欧洲,美国的军事存在和政治影响力,超过中国。如美国要主导这些地区的高铁建设什么的,中国没有必胜把握。

  美国鸠占鹊巢的做法和影响

  对“一带一路”,美国如果意欲鸠占鹊巢,其目的必然不是加快整合欧亚大陆--这不符合美国霸权的利益,而是延缓、阻断欧亚大陆一体化。必然谋求主导中东、欧洲的高铁建设,然后对横贯欧亚大陆东西的高铁线路,必然采用拖延策略,百般阻挠。必然重纵向建设,避横向建设。必然把高铁运营权牢牢抓在手中,掌握欧亚大陆的陆路运输动脉,就像控制海上咽喉航道一样。

  如果美国积极谋求欧洲和中东的高铁建设,那么中国可能失去“一带一路”的主导权。如果美国建了其中部分,必然以此更深入的参与当地政治经济;虽然平时贸易依旧,但却被美国刮去一层利润,且美国能随时掐断高铁运输。这就好比网络,各国建网站和并使用,但都是在美国的根服务器之上。

  对“一带一路”,中国应预防美国鸠占鹊巢。

  美国的优势,在欧洲、中东,是政治军事经济上的综合影响力,在西太平洋,可以给中国制造大麻烦。劣势是超级高铁尚未符合要求;身处美洲,远离欧亚大陆。

  中俄欧在经济上、金融上(美元霸权)有对抗美国的共识,从谋求解体美元石油战略--美元霸权入手,大有可为。欧洲在政治军事上不可能和中国同一阵线,中国只可能团结俄罗斯,在背后支撑俄罗斯在中东的军事行动。中国应谋求联合俄欧,干掉美元霸权,恶化欧美关系;最好解体北约,将美国挤出欧洲;使欧美于政治军事上,在中东不能联手;然后中俄欧联手,将美国挤出中东。

  一带一路,欧亚大陆一体化,由于中俄欧有共同的经济利益,和对抗、削弱美元霸权的共同需要,整体上时间在中国一边。

  “一带一路”挑战美国,美将在中国诱发金融危机

  中国的亚投行和“一路一带”计划,明显会动摇美国的立国之本,触动美国的核心利益。

  如果亚投行的资金运转建立在美元基础上,那么就是抢华尔街、世界银行和IMF的生意,是他们有力的竞争对手。如果亚投行的资金运转是建立在人民币的基础上,那么不但抢华尔街、世界银行和IMF的生意,还要动摇美联储的世界央行的地位。如果美联储的地位动摇,大量金融交易不在通过美联储或华尔街的平台,那么美国的金融资本自然无法保住全球金融资本之主的地位。

  “一路一带”的核心目标地区,是阿拉伯、非洲东海岸和中亚地区,这些地区是世界能源中心。工业时代,能源是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如果默许中国把触角伸到这些地区,并且建立巩固的基地,那么美元作为全球大宗商品结算货币的地位,迟早会被人民币取代。最终,美元将丧失国家货币的地位,全球金融霸主将会易主。

  美国金融资本统治全球产业资本,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一旦美国金融资本失去全球资本统治者的位置,就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也就难以保住世界金字塔的王位。美国显然不愿意自动从全球金字塔顶尖退位,退到全球工厂的位置。

  夺人钱财杀人父母,二王相争不共戴天。中国虽然一再宣称只想主导亚洲,但是亚洲是全球的一部分,阿拉伯中亚地区是全球战略最关键的部分,主导了亚洲,控制了欧亚大陆,下一步就不难问鼎世界。这是傻子都看得出来的。

  王者的更迭,没有不经历一场战争的。前一代君王用尽全部伎俩,最终被彻底击垮以前,是不会主动退位的。所以,美国必然采用一切手段阻止中国金融资本扩张。对美国来说,即使直接不使用武力,也可以采用多种手段扼杀中国金融资本的扩张。

  这一点也不难。

  美国军事力量有压倒性的优势,拥有军事优势,就拥有最终否决权。经济是政治的基础,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政治决定经济规则,军事决定政治格局,经济决定军事实力。在科技实力没有超越美国以前,希望否决美国的军事优势,建立对中国有利的政治格局,建立为中国利益服务的经济游戏规则,是不现实的。具体到金融领域,由于美军的支持,所以美联储相当于全球央行,制定全球金融的游戏规则。中国的金融系统是建立在美元体系上的,人民银行相当于美联储的下属,地位甚至不如华尔街的大型金融机构。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决战央行,绝无成功的可能。除非人民银行脱离美元体系自立,或者说人民币脱离美元独立,而这种自立需要中国拥有独立的势力范围,这也是解放军目前军力做不到的。

  目前看,美国在两条腿走路。一是政治、军事手段阻止中国军事力量扩张,使中国的海外投资无法得到有效保护,打击中国海外投资。沙特轰炸也门、美国军机迫降台湾,都与遏制中国扩张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二是对华发动金融攻击,诱发经济危机,使中国金融资本扩张胎死腹中。后者比前者更致命,成本更低,更容易,也更加一本万利。

  目前,正在全力推动商品、资金自由流动的政策,使中国没有任何防御手段。完全放开跨境商品、资金流动,如同关闭防火墙上网。中国金融高层似乎认为可以依靠足够外汇储备应对资金流动,却不知道任何一家商业银行只要失去央行的支持,都难以在挤兑中幸存——尤其是挤兑是由央行发起的。

  在其它国家诱发金融危机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金融危机是短时间内债务和债权集中湮灭的过程,没有长时间的债务和债权的积累,债务和债权总量有限,即使发生金融危机,也是规模有限,破坏力小。大多数国家,在2007-2009年期间,受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已经发生过一次金融危机的过程,债务和债权发生过一次集中湮灭,随后经济长期低迷,债务和债权存量相对有限。

  在中国诱发金融危机则容易得多。2008年底,中国采用经济刺激政策,用继续堆积债务和债权的方式,掩盖了当时本应爆发出来的经济危机。创造了全球经济下滑,中国经济“企稳、向好、回暖”的假象。潜在的祸根,一是地方政府、银行、开发商债务急剧增加,二是房价、物价迅速上涨。前者的债务,成为少数人的利润,推动生产、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在人民币汇率上升的情况下,直接削弱了中国商品出口的竞争能力,刺激了热钱内流。

  现在,中国国内的金融形势本身已经岌岌可危。如果继续放松货币,增加地方政府和银行债务,那么房价和物价可能彻底失控,如果不放松货币,控制地方政府和银行债务,那么在贷款陆续到期时,如果不继续大规模灌水,就会爆发金融危机。现在,国内的楼市、股市后继无力,随时可能破裂;地方政府负债累累,随时可能陷入债务危机,无力继续拉动经济。

  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拉高美元,人民银行为了避免资本外逃导致楼市崩溃,不得不跟风。于是,出口遇到极大困难。在前面的分析中已经指出,只要让商品、资金流动全开放的出口型国家汇率暴涨,然后诱发暴跌,就可以造成金融危机,导致经济崩溃。美国强行拉高美元,人民币在短期内迅速升值。因为内、外因叠加,中国已经到了随时可能爆发金融危机的地步。

  金融高层的思路,是向外输出资本,引发国内投资高潮刺激经济。或者,效法美国输出赤字的方式,国内继续增加赤字继续刺激经济,同时向外输出人民币,希望侥幸蒙混过关,躲过危机。美国的思路很简单,一是采用军事、政治手段围堵中国资本扩张,二是直接刺破中国金融泡沫,引发中国金融危机。

  在19世纪末,美国的工业实力,无论是总量还是技术,已经全面超越了英国。美国彻底取代英国则是1945年以后的事情。相比之下,中国的工业技术,至今与美国仍有较大差距。现在,中国实力不足,盲目触动美国的核心利益,挑战美国权威,必然遭到全力压制和无情打击。

  如果把全球看做一个国家的话,美国垄断了暴力机关、财政工具、金融机构和舆论工具。与大多数工业国不同,美国经济并不依赖于出口贸易,而是依赖于提供金融业务。美国的金融资本,统治其它国家的产业资本。美国产业机构空心化,大量利润来自金融业,不是美国衰落的标志,恰恰反映了美国金融资本控制全球产业资本。

  因为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计价、交易,所以不论美元汇率如何波动,其它存在海外贸易

  在今天的全球格局中,只要把美国看成“政府+央行+金融资本+军队”,欧洲、日本看成产业资本,中国看成“产业资本+劳动力”,俄罗斯看成“产业资本+廉价能源”,其它国家为廉价原料和劳动力供应地,就不难理解今天的世界格局了。不过,美国这个全球格局中的“政府+央行+金融资本+军队”并不对人类的共同利益负责,不考虑其它大多数国家人民的生存条件,而只对美国金融资本的利益负责,最多偶尔从维护美国国内稳定的角度,洒一点小钱照顾美国本土穷人,免得他们的生存条件太差,起来造反。维护这种全球格局的是美军的暴力。所以,美军在世界几乎所有关键战略地区都有军事存在,搞“天下布武”。

  为了维持这种状态,美国要做到两点:一是要维护美元在国际金融市场中的统治地位,这既包括美元币值相对稳定,也包括阻止任何竞争对手成为可以替代美元的国际货币,后者比前者更重要。二是要根据全球经济发展规模,输出赤字——只有美国输出赤字,其它国家间国际贸易,才可能有稳定的结算手段。这些国家交易的是美国的债权。这就如同一国政府存在债务,市场上才能稳定存在以政府债权为发钞基础的价值符号一样。

  美国的优势工业不多,但都是高科技领域的尖端设备。美国维持这些高科技工业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其统治地位,尤其是军事优势,而不是为了利润。所以,许多产品严禁出口。美国出口武器和粮食,不是为了换取外汇或者平衡贸易赤字,而是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使用美制武器的国家很难和美国作战。同理,美国花费巨资补贴农业——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所有农业不能自给自足的国家。

  由于美元是世界货币,所以美国实行完全浮动汇率——其实,浮动的是其它国家的货币。资本从美国国内流出,相当于拥有美元的美国金融资本,与拥有外国货币的外国银行进行美元和外汇产权交换,并不影响美国广义货币总量。

  美国发行的货币虽然不断增加,但是大量货币并不参与美国国内经济循环。反过来,多数国家为了外贸和维护本币相对美元汇率的稳定,都必须持有一定数量的外汇,主要是美元。这些外汇储备,就是体外循环的美元。这些体外循环的美元,主要来自美国的贸易赤字。美国的贸易赤字,类似美国向全球发钞的过程。

  美国收紧或放松货币,可以引发其他国家资本外流或涌入,进口商品价格剧烈波动,诱发金融危机或通货膨胀。但是其它国家收紧货币,则对美国没有太大影响。所以,美国制定货币政策,更多的时候是考虑本国国内情况,不必过多考虑商品流动或资本流动——只要不引发金融危机和高通胀即可。

  美联储交替推行强势和弱势美元政策,为美国金融资本利益服务:在美元强势时期,外国工业资本获取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债券、股票等资产,美国金融资本利用股票、债券在全球融资,美国金融资本购买其他国家资产,不断向外扩张。在弱势美元时期,美国金融资本减轻债务负担,回购本国资产。

  美元弱势,对应非美货币强势。这时大批热钱涌入非美国家投机推高泡沫。当美元转强前,这些热钱撤退,非美国家损失大量美元储备。美元转强后,非美国家泡沫破裂,经济崩溃,美国金融资本回到非美国家,廉价收购各种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的股权,控制非美国家经济命脉。经过剧烈的经济震动,非美国家货币贬值以后,出口贸易逐渐恢复,积累外汇储备,购买美国股票、债券、国债,美国金融资本向全球融资,经济开始新一轮循环。这就是俗称的“剪羊毛”的过程。这个过程与金融资本坐庄,利用金融市场,反复收割、玩弄中小资本异曲同工。

  因为美国主要输出的产品并不是工业品,所以长期推高美元对美国就业的影响,不如对其它出口导向型国家的影响大。反过来,周期性的汇率波动,对美国金融资本有极大的好处——美元汇率波动时,如果以美元为参照系,就是非美货币汇率逆向波动。这种周期性波动,给非美国家造成损失。有损失者就有受益者。受益者就是与非美国家做对手盘的国际金融资本,明确地说就是美国金融资本。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做五件事。一是尽力减小金融危机破裂对经济的伤害,避免美国金融资本趁中国金融危机时期,向中国国内渗透,控股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行业。尤其应该警惕所谓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二是推动社会主义改革,消除贫富差距,改善多数人的基本生活水平,使多数社会劳动者生活水平提高的速率与经济发展保持一致,避免少数人聚敛过多财富,降低金融危机的风险。三是埋头静心苦修内功,尽快提高基础工业水平,全力争夺军事科技优势,争取在航空发动机等关键领域实现突破。只有取得科技优势,获得军事优势,才可能在未来的扩张中占上风。四是在取得军事优势的基础上,远交近攻,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反抗美国压迫,在美国后院放火,逐步向亚太地区扩张势力范围。尽量脱离美国控制的金融圈,建立由中国控制的经济圈,避免遭到美国的周期性金融打击。五是只有在亚太地区取得绝对优势之后,才能染指中东、中亚和非洲东海岸地区。没有压倒性实力优势以前,实行蛙跳式扩张,不愿意稳扎稳打,必然被上屋抽梯。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在实力不济的时候,与其心存侥幸,孤注一掷,不如潜心静修,等待时机。从白登之围到封狼居胥,汉朝隐忍了81年。须知,耐心是一种美德。

  在开放的经济体中,汇率是影响经济的核心关键因素之一,直接影响跨境商品、资金流动。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主角

西征推荐
军事推荐
历史推荐
热点聚焦
军图欣赏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超燃!朱日和阅兵MV震撼发布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十集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九集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八集

《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七集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