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从西方文化霸权探析中华民族文化安全隐忧

  摘要:殖民扩张、文化全球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文化帝国主义、西方文化霸权的体现。从后殖民理论的代表人物萨义德关于东方学、东方主义与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的解析能够折射出中华民族文化安全性的隐忧:民族价值观受到冲击,民族文化独立性面临挑战;民族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弱化,民族文化表达力式微;民族文化创新能力与创造力不足,民族文化凝聚力削弱。只有让中国人民普遍树立起文化安全意识,珍视和发扬自己的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自觉地进行文化建设,使中华民族文化在国际交流与冲突中不断推陈出新,形成自己的文化理论与表达范式,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基金项目: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工程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基金项目“文化全球化、文化霸权与中华民族文化安全性问题研究——基于当代西方社会思潮在中国传播的视角”(YJ2012-016)

  作者简介:李晓光(1967—),女,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社会思潮研究;冯大彪(1980—),男,讲师,博士研究生,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1.北京科技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 ,北京 100083;2.内蒙古科技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内蒙古 包头 014010)

  在全球化日益全方位推进的时代,国家与国家之间力量的角逐与实力的竞争早已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在物质产品、技术资本日益流通的同时,文化产品也在不断地流动,相伴随的是文化产品的意义被不断地重新建构。正如西方后殖民理论的重要代表人物萨义德所指出的:“文化成为了一个舞台,各种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力量都在这个舞台上较量。文化不但不是一个文雅平静的领地,它甚至可以成为一个战场,各种力量在上面亮相,互相角逐。”[1]前言,4在当今的文化战场上,西方发达国家展现的或是高唱的文化产品战役,或是潜移默化的价值观渗透,究其实质都是其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倾销。“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都不是简单的积累和获得的行为。它们都为强烈的意识形态所支持和驱使。”[1]10

  党的十六大对文化的重要作用进行了准确而深刻的分析。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进一步将文化建设能力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紧密联系起来。党的十七大报告也对文化的重要战略地位再一次做出强调。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的基本要求。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文化实力和竞争力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重要标志。”[2]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进一步重申“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3]。中国共产党始终强调文化特别是先进文化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中的重要作用。

  发展中的中国如何在不断深入的全球化进程中维护自身民族的文化安全性、保持本民族文化的独立性,日益成为事关中华民族存亡的关键问题。在此问题上,萨义德关于东方主义、文化帝国主义与文化霸权的解析或可对中华民族文化安全性的维护有所警示。

  一、从东方学、东方主义到文化帝国主义

  1978年,萨义德《东方学》的问世可以说是后殖民理论的发端。萨义德笔下的“东方学”指的是什么?“东方学不是欧洲对东方的纯粹虚构或奇想,而是一套被人为创造出来的理论和实践体系,蕴含着几个世代沉积下来的物质层面的内涵。这一物质层面的积淀使作为与东方有关的知识体系的东方学成为一种得到普遍接受的过滤框架,东方即通过此框架进入西方的意识之中,正如同样的物质积淀使源自东方学的观念不断扩散到一般的文化之中并且不断从中生成新的观念一样。”[4]9也就是说,萨义德的《东方学》探讨的不是东方的现实表现,而是存在于西方对于东方的认识与表述之中的“东方学”。

  根据萨义德的理解,东方学首先是作为一个学术研究门类的东方学,涉及所有与东方有关的领域,包括从古至今任何已知的亚洲文明、非洲文明。但是,作为学术研究门类的东方学并非萨义德意在探讨的对象。他进一步提出作为一种思维方式的东方学,这一“东方学”建立在东方与西方二元对立的基础上,即发达、文明、理性的西方与落后、野蛮、非理性的东方,等等。西方众多的学者都接受了这一西方与东方的区分,并以此为出发点,建构了属于他们的东方理论。萨义德进一步推演提出东方学更是一种处理东方的机制,即西方用以控制、规划和君临东方的一种机制,他把这一层面上的东方学称作东方主义。在萨义德看来,东方学的三重内涵具有一种递进关系,即:作为一种处理东方机制的东方学,依赖于作为一种思维方式的东方学;作为一种思维方式的东方学,又以作为一个学术研究门类的东方学为基础。但是,并非所有的东方学都是东方主义,东方主义只是东方学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具有的性质。东方学和东方主义是有区别的[5]。

  据此,东方学中的东方仅仅是为了西方而存在的东方,是作为客体的东方,是被西方异化了的东方。结果是西方越来越局限于它们自己对于东方的虚构,东方也越来越被局限于东方学对于东方的虚构之中,由此形成了两个截然对立的世界,西方与东方的平等对话与交流从根本上被阻隔了。正如萨义德指出的:“每一个欧洲人,不管他会对东方发表什么看法,最终都几乎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一个帝国主义者,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中心主义者。”[4]260

  1993年,萨义德的《文化与帝国主义》出版。该书进一步拓展了他在《东方学》中的思想,明确指出在文化领域帝国主义霸权的存在。

  在《文化与帝国主义》中,萨义德通过对西方历史上众多知名作家的大量文学作品进行的创作分析,指出:“这些作品都认为,世界上有意义的行动和生活的源头在西方。西方的代表可以随心所欲地把他们的幻想和仁慈强加到心灵已经死亡了的第三世界的头上。在这种观点看来,世界的这些边远地区没有生活、历史或文化可言;若没有西方,它们也没有独立和完整可展现。”[1]前言,13即透过这些作品,萨义德要强调的是:帝国主义已经不仅仅表现为经济帝国主义、政治帝国主义,更体现为文化帝国主义。“在我们这个时代,直接的控制已经基本结束;我们将要看到,帝国主义像过去一样,在具体的政治、意识形态、经济和社会活动中,也在一般的文化领域中继续存在。”[1]10

  总之,从东方学、东方主义到文化帝国主义,萨义德把关注点放在西方话语对于东方世界文化主体身份的建构上,这些建构使得东方无法表述自己,无法作为独立的主体而不得不屈从于西方的意识形态,成为西方政治和文化上的“他者”。

从西方文化霸权探析中华民族文化安全隐忧

  二、文化帝国主义与文化霸权

  在《文化与帝国主义》中,萨义德分别对“文化”和“帝国主义”这两个核心概念作了界定。“我所谓的文化,有两重意思。首先,它指的是描述、交流和表达的艺术等等活动。这些活动相对独立于经济、社会和政治领域。同时,它们通常以美学的形式而存在,主要目的之一是娱乐。”[1]前言,2“第二……文化这个概念很微妙地包含了一种使人美好、高尚的东西,每个社会中被认为是最优秀的因素。”[1]前言,3“在这第二种意义上来说,文化成为了一个舞台,各种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力量都在这个舞台上较量。文化不但不是一个文雅平静的领地,它甚至可以成为一个战场,各种力量在上面亮相,互相角逐。”[1]前言,4与之相对,另一个术语“‘帝国主义’一词指的是统治遥远土地的宗主中心的实践、理论和态度”[1]9。而当代的帝国主义“在美国的世纪中,它的不同之处在于文化扩张范围的突飞猛进。这主要是由于传播与控制信息的工具空前发展”[1]415。也就是说,以美国为首的文化帝国更多地利用现代信息传播工具,通过更为隐晦的对话和交流方式,如学术的演讲、生活刊物的传递等,逐步赢取了后殖民地人民的信任。但是,事实却是,在这种看似平等的沟通与交往中,霸权过程实则成为一种日常渗透性的,弱势文化族群受到的仍然是从前强势文化族群的宰制,而这正是后殖民主义的新策略。这种新策略由于手法的变换,达到了更好的预期效果,更显示出帝国主义征服的技巧与效率。

  对于文化帝国主义,通常有两种不同的认识:一种认识强调经济的首要控制地位,认为文化支配的目的是为了经济控制;另一种认识则凸显文化支配的首要地位,认为经济控制的目的是为了文化支配。萨义德的著述穿梭交织在这两种认识之间,意欲表明,西方殖民者在经济、政治以及军事方面的策略直接影响到其历史、文学和文化方面的研究,任何一种表面上看来是非政治性的、客观中立的文化原则,实则都以更错综复杂的形式参与到了殖民主义的历史形成过程之中,始终深深地依赖着西方对东方的殖民扩张[5]。

  由此,从《东方学》到《文化与帝国主义》,萨义德日趋将其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理论体系化,“文化霸权”成为后殖民理论的核心概念。萨义德指出,葛兰西把在社会生活中起支配作用的文化形式称为“文化霸权”,而在工业化社会的西方,一些文化形式同样会获得支配另一些文化形式的权力与影响力,即同样表现出文化霸权。“正是霸权,或者说文化霸权,赋予东方学以我一直在谈论的那种持久的耐力和力量。”[4]10“文化霸权”更是工业化帝国主义的力量彰显。“力量与合法性并存,一种力量存在于直接的统治中,另一种力量存在于文化领域。这两种力量的并存是老牌帝国主义霸权的一个特点。”[1]415

  然而,文化霸权并非能够永远不受冒犯。萨义德指出,或许突然有那么一天,一些似乎一直臣服的“土著”,开始变得不顺从起来,他们开始表现出些许的干扰性、挑战性,甚至最终能够迫使宗主国放弃已占领的土地、已获得的统治权力。由此导致的结果可能就是:“几个世纪以来,占统治地位的欧洲文化似乎都把帝国当作天然的民族属性,来庆祝,来巩固,来加强。现在,他们开始以怀疑和迷惑的眼光来审视外部了”[1]269。

  文化霸权、反文化霸权,看似错综复杂,此消彼长。但是,萨义德提出反文化霸权不是要用东方文化来对抗西方,他更要强调的是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多元共生与相互依存关系。正如他对《文化与帝国主义》写作宗旨所做的说明:“我这本书的观点是,由于现代帝国主义所促动的全球化过程,这些人、这样的声音早已成为事实。忽视或低估西方人和东方人历史的重叠之处,忽视或低估殖民者和被殖民者通过附和或对立的地理、叙述或历史,在文化领域中并存或争斗的互相依赖性,就等于忽视了过去一个世纪世界的核心问题。”[1]前言,14-15在《东方学》1995年再版时,萨义德写的长篇后记同样是对他意欲超越东西方对抗立场进行的重申:“我的目的,如我前面所言,并非消除差异本身——因为没有谁能否认民族和文化差异在人类交往过程中所起的积极作用——而是对差异意味着敌对、意味着对立永远无法消除这类观念以及从中产生的一整套对立性认识提出挑战。我在《东方学》中所呼吁的是对曾经引发一代又一代的敌视、战争和居高临下的控制的那些差异和冲突进行重新思考。”[4]451-452

  三、中华民族文化安全性的隐忧

  在西方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的影响下,东方民族文化、中华民族文化如何保持自己的独立性,维护自身民族文化的安全性,从而在国际文化舞台上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确已成为当务之急。

  对于“文化安全”,近年来国内学界已有多种阐述。有学者认为“文化安全”主要是指自己所属“国家—民族”的“基本价值”和“文化特征”不会在经济全球化大势下逐渐消失或退化的“安全感”[6]。还有学者认为,“文化安全”是指保护本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免遭外来文化的渗透和侵犯。其内涵可以概括为本国文化的精神形态不受别国不良文化形态的影响与伤害,保持本国文化固有的继承性与民族性[7]。再有学者追溯了“文化安全”一词在中国学界使用的历史,指出“文化安全”一词在国内学术文献中的出现目前可追溯到1999年(林宏宇: 《文化安全: 国家安全的深层主题》,《国家安全通讯》,1999 年第8 期。)而最早的比较集中的论述是2004 年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国家安全学》,并提出“文化安全”主要是指一种文化不被其他文化取代或同化,保持自身的独立性、完整性并不断传承和发展的状态[8]。

  笔者更认同对于“文化安全”的如下表述,即认为“文化安全”可以定义为“主权国家的文化领域不存在威胁和危险”,它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客观上是指主权国家文化外界的现状不存在文化威胁,即文化保持独立性;主观上是指人们的文化心态、心理不存在恐惧、害怕、担心等。”[9]因此,“中华民族文化安全”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主权国家,其文化领域不存在威胁和危险。其内容一方面包括中华民族文化不受外来文化的控制或同化,从而保持本民族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上的民族性,即保持文化独立性;另一方面包括作为中华民族组成的成员在文化心态、心理上不存在恐惧、害怕、担心等。

  在西方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的渗透与影响下,中华民族文化安全客观上存在的隐忧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隐忧之一:民族价值观受到冲击,民族文化独立性面临挑战

  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全球化的持续蔓延,西方外来文化在不断地影响着甚至改变着中国人的价值观与思维方式。尤其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在现代社会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网络已经成为文化交流的重要渠道。但是,网络的开放性带来的不仅是方便快捷、丰富多样的文化大餐,还带来了西方文化霸权。西方发达国家正是借助于其在互联网技术上的优势,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输出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中华民族文化安全由此面临严峻形势。

  现实的情景是:越来越年轻的一代,其中很多人一方面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不仅有着不甚清晰的理解和认识,或者可以说是知之甚少;另一方面还未形成自己较成熟的文化识别能力,对于外来文化缺乏应有的辨别力。当来自文化帝国的各种文化形式尤其是网络文化来势凶猛地冲向他们时,那种冲击力足以撞击他们的视听甚至淹没他们的视界。他们身上的中华民族文化因素很容易在冲撞之下被挤压、被边缘化,甚至被淡漠。由此引发的问题则是:中国年轻的一代在接受上述文化输入内容与形式时,他们同时接受的是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是西方对于东方的描述与认识,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华民族文化正在被西方文化遮蔽,民族价值观受到冲击,民族文化独立性面临挑战。

  隐忧之二:民族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弱化,民族文化表达力式微

  民族文化安全与民族文化的传播力、影响力关系密切。加强中华民族文化传播力、扩大中华民族文化影响力是维护中华民族文化安全的重要途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充分掌握文化传播领域的话语权,才能在国际上树立国家与民族的正面良好形象,但这却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在传播观念与传播手段等方面做深入细致的工作。目前的状况却是某种程度上对外宣传的输出乏力,民族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弱化,民族文化表达力式微。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曾被国内外媒体几乎压倒性地盛赞为史上最优秀的奥运开幕式,被认为是中华文化的缩影。不妨再来回顾一下这场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符号的杰作:作为世界文化名人孔子的三千弟子的吟诵、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盛景;中国的“国粹”木偶京剧的喜悦之声、击缶而歌的拙朴之举;《清明上河图》的宏伟画卷、丝绸之路的艰辛旅程……尤其是悠然展开的《画卷》追溯着中国历史文化的起源和发展: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中国先民留给后人的珍贵文化遗产--岩画、中国古老的工艺美术品——陶器、中国古人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古代青铜器,等等[10]。一切都是那么盛大、壮观、艳丽,古老中国的灿烂文明精彩绝伦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然而,这仅仅是一种更多冀望展示自身强大的方式,这样的展示的确能够产生一时的震撼力与影响力,但要保持文化的长久影响力,表达与表现方式却更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不论是青铜器、缶、古筝、古琴、文房四宝、春秋战国及唐朝服饰这些器物所体现的科技与艺术之美,还是夸父追日、郑和船队、秦始皇兵马俑的象征意义,或是太极拳、京剧、昆曲的精神意蕴,任何一种文化表现形式的重要意义与价值在于其所传达的价值观、民族精神是什么,即在于文化表现形式背后所承载的观念与思想。这种观念与思想、价值观与民族精神不仅需要运用多种宣传、展示的方式去弘扬,更需要采取隐性的、渗透性的传播形式让更多的接受者潜移默化地了解、接受以至于认同。在全球化的境遇中,只有采取更加国际化的表现表达方式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的内涵、加强中华民族文化的持续传播力,才能让更多的人喜爱中华民族文化,扩大中华民族文化影响力,确立中华民族文化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的应有地位。

  隐忧之三:民族文化创新能力与创造力不足,民族文化凝聚力削弱

  民族文化的创新能力与创造力一方面体现在文化理论与文化产品的不断推陈出新上,另一方面表现为民间民族文化形式丰富多彩的独特性与多样性。

  但是,现实的状况是,一方面是文化理论更多地运用西方话语表达方式,文化产品更多的是对于西方形式的模仿,缺少中华民族价值观的内涵;另一方面是民间民族文化形式的单一性与表现形式的落后性。这些无疑反映出民族文化创新能力与创造力的不足,由此导致中华民族文化凝聚力的削弱。

  首先,中国现有的人文社会科学理念与理论范式大部分是从西方引进的,在国际文化的舞台上,我们缺少话语权,这对于中华民族的文化安全不能不造成一定影响。

  其次,一提到中华民族文化,呈现在西方人面前的往往是“大红灯笼”、舞狮子表演等陈旧、单一、已成定势的传统形式。这不仅固化了西方人眼中的中华民族文化,而且减弱了对于中国新生代群体的文化吸引力。

  最后,当前传播领域出现的微博、微信、网络游戏、社交媒体、博客、播客、SRS(社交网络)、RSS(订阅技术)系统等为技术代表的媒体形态,颠覆了传统的自上而下的信息方向,形成社会个体积极参与社会问题的新态势,为中华民族文化安全的建构提供了一种载体。如何利用这些新媒体环境与“自媒体”手段,对于中华文化安全性的维护既形成机遇,也构成了挑战[11]。

  总之,面对西方文化帝国主义、文化霸权的影响,发展中的中国如何在世界文化多样化面前保持自己的文化价值判断与选择能力,如何清醒冷静地作为独立的主体而不屈从于西方的意识形态,摆脱西方的文化霸权,走出东方主义,建构属于自己的真正的东方,走出文化殖民,维护自身民族的文化安全性,任重而道远。而只有让中国人民普遍树立起文化安全意识,珍视和发扬自己的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自觉地进行文化建设,使中华民族文化在国际交流与冲突中不断推陈出新,形成自己的文化理论与表达范式,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参考文献:

  [1]萨义德.文化与帝国主义[M].李琨,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

  [2]胡锦涛: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2年11月8日)[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33.

  [3]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38-39.

  [4]萨义德.东方学[M].王宇根,译.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

  [5]张立波.从东方学到东方主义:萨义德的阐述及其意义[J].胜利油田党校学报,2004,(3).

  [6]潘一禾.文化安全[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28.

  [7]子彬.国家的选择与安全[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5:140.

  [8]邓玉荣,罗德芬.国家文化安全战略的构建[J].求索,2012,(2).

  [9]张骥,等.中国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战略[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15.

  [10]奥运开幕式:五千年中国文化让世界动容[EB/OL](2008-08-09) .http://2008.qq.com/a/20080809/001108.htm

  [11]张敬华.坚守文化领域的精神高地——中国国家文化安全学术研讨会综述[J].艺术评论,2011,(3).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夏至

西征推荐
军事推荐
历史推荐
热点聚焦
军图欣赏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大国外交》 第六集:美美与共

《大国外交》 第五集:东方风来

《大国外交》第四集《穿云破雾》

《大国外交》第三集《中流击水》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