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美国统治阶级将政治军事化后果严重

  美国的军人在确定对外政策议程的时候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对外政策是美国对内政策的延伸。“将军们”上升到特朗普政权的战略位置是明显的,这加强了军队在决定美国的战略政治议程中的自主权。

  在本文中我们将分析战争的计划向军事精英们提供的好处,以及“将军们”通过这些好处已经做到将他们的观点强加于国际现实的原因。

  我们将分析军事阶层对特朗普文人政府的影响,它在政治上反对总统无法缓和的损害。

  军事化的前奏:奥巴马多重战争的战略及其后果

  美国军队在制定国家的对外政策时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在奥巴马任总统(希拉里·克林顿任国务卿)期间做出战略决定时就有其根源。在那个时期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已经极大地影响一种空前的政治--军事权力的降生。

  1,投入阿富汗战争的军队大量增加和它们随之而来的失败与撤退削弱了奥巴马政权,增加了军人和奥巴马政府之间的反感。奥巴马由于他的失败降低了武装部队的声誉,削弱了他作为总统的权威。

  2,对利比亚大规模的轰炸和破坏,推翻卡扎菲政权,奥巴马政府没有能力将一个傀儡政府强加于人,这些表明了美国空军的势力的局限和它的政治军事干涉的无效。奥巴马总统在非洲北部的政策犯下致命的错误,表明他在军事上的不称职。

  3,雇佣军对叙利亚的侵略和美国资助的恐怖分子将他与一个在一场战争中很不可信的盟国联系在一起,而美国在这场战争中全都失败了。这带来军事预算的削减,奥巴马说服将军们称对国外战争的控制和对外政策是维护他们的地位唯一的方式。

  4,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干涉对伊斯兰国被打败的重要性是第二位的;主要的角色和受益者是伊朗和与它结盟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

  5,奥巴马政府组织了在乌克兰的政变,为一个腐败无能的军事委员会上台提供便利。这造成了克里米亚的分离(与俄罗斯联合)和东部的乌克兰与俄罗斯结盟。美国的将军们被抛到一边,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和乌克兰的赃官们联合在一起,这增加了与俄罗斯危险的政治紧张关系。美国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企图以此分散对它可耻的政治军事失败的注意力。

  特朗普接手的奥巴马政府由三条腿支撑的遗产:一个以军事侵略和与俄罗斯对抗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实现以军事上包围和经济上孤立中国为基础的“重点转向亚洲”,通过战争威胁和经济制裁反对朝鲜;在亚洲使用军队作为自由贸易条约的近卫军守卫,将中国排除在外。

  奥巴马的遗产是一个资本全球化的国际秩序和多重战争,它的延续开始时取决于希拉里·克林顿可能成为总统的选举。

  唐纳德·特朗普在总统竞选运动中承诺撤销或严厉地检查奥巴马将国际秩序建立在保持多重战争、一种国家的“新殖民主义”和自由贸易视角基础上的理论。这位狂暴的离任总统告诉刚进入白宫的特朗普,如果他履行在选举运动中做出的经济民族主义的承诺,将会碰到整个国家的机构、华尔街和大众媒体连续的敌视,由此将破坏环绕美国的全球秩序。

  特朗普的赌注是改变奥巴马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和军事对抗,与俄罗斯在经济上和解,但是他碰到被指控所谓与俄罗斯的选举阴谋的棘手问题,这些指控暗示他对自己最接近的盟友和自己的家庭成员典范的说法犯了“背叛罪”。

  媒体制造的“特朗普--俄罗斯阴谋”是反对新任总统的一场全面战争的第一步,做到削弱了他的民族主义经济议程和他改变奥巴马的全球秩序的图谋。

  在奥巴马“国际秩序”之下的特朗普

  特朗普总统在掌权仅8个月之后,软弱无力地退让,进行辞退、辞职,让所有的人和他任命的每个文职官员感到屈辱,特别是他坚持扭转奥巴马的“国际秩序”的那些说法。

  特朗普的当选是为了通过对美国的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有利的经济协议取代战争、制裁和军事干涉。这意味着结束长期和昂贵的武装部队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和其他地区“建设国家”(占领)的承诺,而不是结束奥巴马策划的战争。

  这意味着特朗普在军事上的优先事项是加强国家的边界和国外的市场。他开始要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承担自己在防务上的责任,为这些责任付款。对美国两个政党中支持奥巴马全球秩序的人进行恐吓,称美国可能失去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绝对控制;他们立即联合和动员起来,以便夺走特朗普的民族主义的经济伙伴,拆散他的计划。

  特朗普立即被战胜了,他适应了奥巴马的国际秩序,只有一个唯一的例外:由他自己选择内阁实施旧的国际秩序和新的国际秩序。

  被捆住手脚的特朗普选择了一伙以詹姆斯·马蒂斯(外号是有名的“疯狗”)将军,马蒂斯任国防部长。将军们接受了总统提供的职务。特朗普放弃他的责任。

  马蒂斯将军:美国的军事化

  马蒂斯将军接受了奥巴马的遗产,交补充了自己的色彩,包括将“心理战”加入到特朗普在推特上狂热的声明中。

  “马蒂斯理论”将严重的威胁与进攻性的挑衅相结合,这一理论将美国(和世界的其他国家)置于一场核战争的边缘。这位将军采纳了上届政府确定的目标和行动的战场,加强已经存在的国际帝国主义秩序。

  这个团体的政策以对俄罗斯的挑衅和威胁为基础,增加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马蒂斯对大众媒体已经相当炽热反对俄罗斯的说辞更是火上浇油。这位将军推行一项低烈度的“外交上恃强凌弱”的战略,包括侵犯俄罗斯驻美国的外交办公室,这是没有先例的,美国立即驱逐俄罗斯的外交官和领事人员。

  这些军事上的威胁和外交恐吓使人理解傀儡特朗普的这些将军们的政府准备打破与一个世界的核大国的外交关系,因而将世界引向一次直接的核对抗。

  马蒂斯靠这些胡作非为的侵犯图谋只不过是想迫使俄罗斯政府面对美国旧的军事目标投降:分割叙利亚(这在奥巴马时期已经开始),对朝鲜强加严厉的经济制裁(从克林顿时期已经开始),让伊朗解除武装(这是特拉维夫的主要目标)导致伊朗的解体。

  占领白宫的马蒂斯团体强化了对朝鲜的威胁。媒体和军队的“喊话筒”把美国制裁的受害者朝鲜人描绘成对美国大陆一种“生存的威胁”。

  美国强化了对朝鲜的制裁。对于在韩国部署核装备存在压力。在朝鲜周围策划和实施大规模的海陆空军事演习。马蒂斯反驳中国的“臂膀”(主要是与收购有联系的企业的官僚),加上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增加对朝鲜的制裁。普京加入了反对平壤的合唱,尽管他对制裁的无效发出警告(好像是马蒂斯将军严肃地采纳了普京的忠告,特别是在联合国俄罗斯投票支持决议的时候)。

  马蒂斯还加强了波斯湾的军事化,继续对伊朗实施部分惩罚和战争挑衅的政策。

  在马蒂斯为奥巴马工作的时候,增加了用于打击叙利亚恐怖分子和乌克兰傀儡的武器装备,以便确定美国能够推翻任何“谈判的协议”。

  对美国政治军事化的评估

  设想特朗普在求助“他的将军们”的时候是为了抵消可能来自本党和民主党国会议员对对外政策的任何攻击。任命有名的排斥俄罗斯和好战的马蒂斯为国防部长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缓和在国会反对他的情况,削弱对特朗普和莫斯科之间“选举阴谋”的任何“发现”,特别调查人员罗伯特·米勒勒曾揭露此事。特朗普作为名义上的总统正在适应前总统奥巴马曾经提醒他的“国际秩序”的事情,该秩序现在由一个非选举的由奥巴马政府遗留下来的人组成的军人团体领导。

  这些将军们提供了一个表面上特朗普政权的合法性(特别是为了好战的民主党人和媒体)。但是,总统的权力转移给“疯狗”马蒂斯和他的追随者们将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尽管这个军人的团体可能保护特朗普对外政策的侧翼,但对减少对其国内计划的攻击没有用。如果这还少的话,特朗普向民主党人提出的关于预算的承诺已经激怒了本党(共和党)的领导人。

  总之,白宫的军事化是削弱特朗普地位的产物,对这个军事团体有利,增加了这个它的权力。至今马蒂斯的计划已经产生了不同的结果:发动一场反对朝鲜的预防战争的威胁已经加强平壤开发和完善它的中程和远程弹道导弹和核武器的能力。美国自杀的政策没有做到恐吓朝鲜。马蒂斯没有能够将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旨在剥夺其他国家(比如利比亚和伊拉克)先进的防御武器作为一次美国“变更政权”的侵略前奏的理论强加于人。

  美国对朝鲜的任何攻击都可能引起大规模的报复,可能夺去数万美国军人的生命,在韩国和日本造成数百万平民死亡。

  马蒂斯做到的更多事情是恐吓中国和俄罗斯的当局(和它们做出口生意的亿万富翁同事),以便加大对朝鲜的经济制裁。马蒂斯和他在联合国的盟友以及白宫可能号召进行战争,但是不可能实施所谓的“军事选择”而不会威胁到美国部署在整个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武装力量。

  “疯狗”马蒂斯对俄罗斯驻美国使馆的袭击没有从根本上削弱俄罗斯,但是暴露出莫斯科对它所谓的特朗普政权的“伙伴”的和解外交没有用处。

  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导致一种外交关系的正式破裂,增加一场军事对抗和全球核屠杀的风险。

  这个军事团体正在向中国施加压力,以便让它采取行动反对朝鲜,目标是孤立平壤政权,加强美国对北京的军事包围。在再次让中国反对朝鲜时,这条“疯狗”已经取得部分成功,同时保障美国在韩国部署先进的直接指向北京的萨德导弹。面对过于温顺的中国官员这就是马蒂斯在短期内的“胜利”。但是如果这条“疯狗”加紧对中国直接的军事威胁,北京可能进行报复,抛售数十亿美国国库债券,切断外交关系,,在美国的经济中播种混乱,让华尔街应对五角大楼。

  马蒂斯实施的在阿富汗和中东增加军队对恐吓伊朗没有用处,也不会导致任何军事上的胜利。相反,这意味着庞大的支出,利润很少,正如奥巴马在近十年的失败、完全落空和损失亿万美元之后发现的那样。

  结论

  美国对外政策的军事化,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建立一个军事团体,求助于进行核威胁冒险的政策并没有改变全球权力的平衡。

  在国内的领域,名义上的总统特朗普依靠像马蒂斯将军这样的军国主义者。马蒂斯已经加强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的控制,甚至带去某种离轨的核弹头给瑞典,以便让它加入美国反对俄罗斯的军事讨伐。马蒂斯利用媒体的热情,这些媒体用好战的大标题奉承四星将军们。

  但是,尽管出现这一切,朝鲜保持勇敢无畏,因为它能够进行报复。俄罗斯拥有数千件核武器,在一个由美国统治的世界上它继续是反制的权力。

  中国是美国国库债券的主人,这并不让人吃惊,尽管美国的海军越来越多地出现,准备沿整个中国南海发生冲突。

  马蒂斯对媒体的关注抱有热情,那些穿着得体的记者们如同“一丝不苟的美甲师”,他们不放弃演说的细节和每一次血腥的演说。战争的承包商们围着他,像一群苍蝇围着腐肉一样。这位四星将军已经达到一种“总统的状态”,虽然他没有赢得任何选举(不论是否虚假的)。没有疑问,当他离职时将变成行政管理委员会最愿意要的成员,或美国历史上大的军事承包商的专家型顾问。他将会因为半个小时刺激性谈话收到丰厚的酬金,他将巩固自己的家庭因裙带关系三代人得到高薪水而做事不多的职位。甚至可能被提名为参议员,或由两个政党中的任何一个提名为总统人选。

  美国对外政策的军事化向我们提供的重要教训:所有的教训中首要的是战争威胁的升级不会获胜,如果目标是将有能力进行反击的对手解除武装的话。通过制裁的恐吓可能将重大的经济匮乏强加给依靠石油出口的政权,但是不能强加给已经变得强硬、自给自足或非常多样化的经济体。

  低烈度的多边军事演习加强美国为首的联盟,但是同时也使它们的对手相信应当增加自己的军事准备。中等烈度反对对手非核的战争可能有助于夺取重要的城市,比如在伊拉克,但是,占领者面对着高成本和长期有损害的战争可能破坏军队的道德,在全国范围内引起麻烦,增加预算的赤字,制造数百万难民。

  冒险的军事政策可能带来大量的生命、盟友和领土的丧失,大量放射性的灰烬……一个“代价极大的胜利”!

  总之,威胁和恐吓只是针对和解的对手才起作用。外交上少有的口头上恃强凌弱会促使出现一种好斗的精神和某些盟友,但是说服对手让其投降的可能性很小。美国政治的世界军事化超越了它自己的武装力量,没有取得任何长期军事上的胜利。

  在美国的军人内部存在某种思想清楚的声音吗?这些军人没有因他们的星或是媒体对他们愚蠢的赞美让人眼花缭乱,他们准备保卫全球的和解和国家之间更多的尊重吗?美国的国会和腐败的媒体已经表明它们没能有能力评估过去的灾难,更不可能对新的全球的现实做出有效的回答。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7年9月23日西班牙《起义报》)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夏至

西征推荐
军事推荐
历史推荐
热点聚焦
军图欣赏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大国外交》 第六集:美美与共

《大国外交》 第五集:东方风来

《大国外交》第四集《穿云破雾》

《大国外交》第三集《中流击水》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