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外媒观察 >浏览文章

导读
文章认为,小我主义也是对当局的不信赖和仇恨的根源,而这种不信赖和仇恨是美国独有的。新冠病毒给美国造成的人员损失相称于每隔几天就发生一次“9·11”事件,但特朗普及其盟友好像只有在试图将责任归咎于别国时才会义愤填膺。把责任归咎于外国远比进行自我反省更容易让人得到生理知足。

9月21日,自愿者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插上2万面美国国旗,纪念在疫情中死亡的20万人。图为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国家广场的纪念运动上为逝者下跪。(法新社)

英国《卫报》网站9月22日发表了莱顿大学美国史教授安德鲁·高索普的题为《二十万人死于新冠病毒是我们本身制造的美国悲剧》的文章,文章认为,小我主义也是对当局的不信赖和仇恨的根源,而这种不信赖和仇恨是美国独有的。新冠病毒给美国造成的人员损失相称于每隔几天就发生一次“9·11”事件,但特朗普及其盟友好像只有在试图将责任归咎于别国时才会义愤填膺。把责任归咎于外国远比进行自我反省更容易让人得到生理知足。相干内容摘编如下:

死亡不应该是美国梦的一部分。正如美国建国文献所言,自由和寻求幸福是以生命为先决条件的。对于一种基于这些理想的文化来说,可能很难直面死亡。然而,随着美国官方宣布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我们如今应该评估一下,美国文化当中长期存在的病态是如何让美国支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尽管美国只占全世界总人口的4%,但美国现在的新冠死亡人数占到全世界死亡人数的大约22%。在现阶段,我们不得不以半信半疑的态度看待所有统计数字,但这仍然是个惊人的差距。

新冠病毒的受害者绝不应该由于本身的死而受到诘问诘责——即便那些误信了总统并鲁莽行事的人也是如此。不过,假如一位总统可以像唐纳德·特朗普那样行事荒唐而无能,而他对这场危急的处理手法仍然能获得将近40%的支撑率,事情就舛错劲了。是哪里舛错劲呢?

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从小我主义的意识形态中找到诠释,而这种意识形态也是作为美国枪支文化核心的集体无视态度的根源。支撑拥枪的基本论点是,为了维护小我的自卫权,社会必须接受高枪击死亡率。其他任何有能力对此采取措施的国家都不会接受这种疯狂的考量。

同样的态度也影响着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要求戴口罩的法令和封锁措施被视为对小我自由的残暴侵犯,而对这一题目给整个社会造成的危害不屑一顾的总统却受到赞美。死去的人被视为是不一样的,低人一等的。这种观点是一种文化的缩影,这种文化认为,死于新冠病毒的人“只有老人”或者“患有基础病的人”。

小我主义也是对当局的不信赖和仇恨的根源,而这种不信赖和仇恨是美国独有的。在大多数国家,当局珍爱民众免遭致命大流行危险的职责不会成为争论的话题。但美国当局至今仍然没有抗击新冠病毒的真正国家计划,其负责人是个悲笑剧式的人物,他一边鼓吹江湖骗子的奇迹疗法,一边要各州自行解决这个题目。他非但没有被赶下台,反而赢得了相称一部分民众的表彰。这些人宁愿眼睁睁地看着数十万同胞死去,也不愿承认当局或许能对他们的生命作出一些积极贡献。

当然,美国能够被死人唤醒——只要他们是被外人杀死的。当2977人死于“9·11”恐怖打击时,美国陷入空前的愤怒,杀死数十万人,颠覆了别国当局。新冠病毒给美国造成的人员损失相称于每隔几天就发生一次“9·11”事件,但特朗普及其盟友好像只有在试图将责任归咎于别国时才会义愤填膺。把责任归咎于外国远比进行自我反省更容易让人得到生理知足。

但愿我们也可以指望救济生命的有用努力会让人们重新怜惜当局美德、社会连合高于小我纵容以及把美国人连合在一路的情义纽带。这至少值得一试,而这是纪念死者的一种体例。



责任编辑:水墨江南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文章点评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