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环球时报》记者23日了解到,被制裁的5名欧洲议会议员和3名欧洲国家议会议员全部都是各种涉疆决议的推动者,他们在欧盟和一些欧洲国家内部发挥了恶劣作用。被制裁的4家机构多次干涉中国内政。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2日宣布,中方决定对欧方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的10名人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相关人员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同中国进行往来。《环球时报》记者23日了解到,被制裁的5名欧洲议会议员和3名欧洲国家议会议员全部都是各种涉疆决议的推动者,他们在欧盟和一些欧洲国家内部发挥了恶劣作用。被制裁的4家机构多次干涉中国内政。

10个人都是极端反华分子

被中方列入制裁名单的有5名欧洲议会议员,在欧洲议会共705名议员中,他们只是一小撮,但他们“贡献”了最多的反华声音。这5人全都是欧洲议会2020年12月17日通过的一项涉疆决议的推动者。该决议基于大堆谎言,指责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实施“强迫劳动”,鼓动欧盟就新疆问题对中国实施制裁。

在中方公布的制裁名单上,排在首位的是欧洲议会议员彼蒂科菲尔。公开资料显示,彼蒂科菲尔出生于1953年,是被制裁议员中年纪最大的。他最近曾多次无端攻击中国的新疆政策,并鼓动对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和阻挠签署《中欧投资协定》。对于这个人,曾和他有过多次公开辩论经历的“老对手”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或许最有发言权。

王义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彼蒂科菲尔原本是个德国左派,最早学马列主义出身,自称读过《毛泽东选集》,并经常引用毛主席语录“教育”中国人。但实际上,他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一知半解、断章取义,后来更是被美国和北约利用,成了反华急先锋。

2018年,王义桅曾受邀在德国汉堡的科尔伯基金会与身为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第一副团长的彼蒂科菲尔展开过一场公开辩论。当时,彼蒂科菲尔给王义桅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傲慢与偏见”。“在那次辩论中,彼蒂科菲尔一上来就大谈‘中国现在对欧洲分而治之’‘中国必须坚持一个欧洲政策’等论调。”“这些年,彼蒂科菲尔几乎成为一个逢华必反的人:2019年,他在欧洲议会会见‘港独’分子黄之锋;前段时间,又在欧洲议会内煽动反对《中欧投资协定》,置欧盟自身利益于不顾。”“中国早就该制裁他了!现在才制裁,我觉得已经非常克制。”王义桅说。

被列入制裁名单后,彼蒂科菲尔再次拿《中欧投资协定》做要挟。他对“德国之声”称,“没有我们欧洲议会的批准,欧中之间不会签署什么协议”。他还称,将继续坚持抨击中国。

还有4名欧洲议会议员也被中方制裁,分别是德国籍议员盖勒、法国籍议员格鲁克斯曼、保加利亚籍议员库楚克、斯洛伐克籍议员莱克斯曼。这些人同样在涉疆问题上大肆传播谣言,对中国指手画脚,鼓动对华制裁,还要求国际奥委会将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移出北京。

3名欧盟国家议会议员因极端反华立场被中方制裁,他们在各自国家大肆攻击中国的新疆政策,推动通过所谓“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议案。荷兰议会议员舍尔茨玛是荷兰议会今年2月25日通过的涉疆动议的发起人,他还要求荷兰议会就“中国干预荷兰社会和间谍活动”进行调查。去年,他也因极端反俄立场被俄罗斯列入制裁名单。

比利时议会议员科格拉蒂出生于1989年,是被中方制裁的议员中年龄最小的。公开资料显示,科格拉蒂曾在美国学习,刚刚取得博士学位,进入比利时议会还不到两年。今年2月,科格拉蒂提出议案,要求比利时政府指控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妄图使比利时跟随美国政府,成为第一个指控中国实施“种族灭绝”的欧洲国家。得知被中方列入制裁名单后,他在推特上发文“自我感动”称,虽然被中方制裁会使其付出一定代价,但“与继续遭受最严峻迫害的维吾尔人、藏人和香港人的苦难相比,这些代价微不足道。我们将继续竭尽全力为他们辩护”。

立陶宛议会议员萨卡利埃内上月在该国议会提出议案,要求追随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认定新疆存在“种族灭绝”。值得注意的是,被中方制裁的8名欧方议员中,有4人是“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员,包括萨卡利埃内。该组织于2020年6月成立,集结了西方国家中最反华的一群议员,其目标是“改变西方国家对待中国的方式”,臭名昭著的德国学者郑国恩是其顾问。

德国学者郑国恩几乎是制裁名单中中国人“最熟悉”的名字。郑国恩是美国极右翼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成员,也是美国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反华研究机构骨干,以炮制反华谣言、诽谤中国为生。他炮制的涉疆谣言包括“强迫劳动”“强制绝育”“灭绝少数民族文化”“种族灭绝”等。他的所谓报告毫无信誉和学术操守可言,早已被事实证明是虚假信息。

被中方列入制裁名单的还有瑞典学者叶必扬,他是瑞典国际问题研究所新成立的“中国中心”的负责人。他曾作为访问学者在中国台湾学习,据称会讲中文。叶必扬利用中国和瑞典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外交事件炮制“中国威胁论”,称中国的行为导致“瑞典人对中国印象恶化”。他还多次接受台湾媒体采访,要求欧盟和瑞典更多和台湾交往。

4家机构多次干涉中国内政

欧盟以所谓新疆人权问题为借口对中国实施单边制裁,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正是此次制裁的发起部门。该机构由驻欧盟各成员国大使组成,主要负责向理事会和其他军事机构提建议。欧洲“政治”网站称,目前尚不清楚针对该委员会的制裁将如何进行,是否会影响驻欧盟的各成员国大使。

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的主要作用本该是审查欧盟人权政策执行情况,但该机构却无视自身人权问题,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多次干涉新疆事务。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欧洲议会里对中国有关人权问题的批评和攻击,都集中在人权分委会,包括指责中国新疆的政策,支持新疆的犯罪分子。

被列入制裁名单的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于2013年11月在柏林成立,号称是“欧洲最大的中国问题研究机构”。该组织刚成立时,许多人对其寄予厚望,尤其是饱受德国媒体负面报道伤害的德国华人。该机构在其官网上写道:“希望展现中国的不同侧面,推动公众讨论,并深化德国乃至欧洲对中国的认识和了解。”几年后,这家智库被广泛认为,它并没有展现中国的多元面貌,其发表的各类中国研究文章基本是批判性的。

针对被中方制裁,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22日发布声明称,对中国的决定感到非常遗憾,并拒绝中方的指责。《环球时报》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上榜”,令这家机构以及其所属机构墨卡托基金会非常震惊。一些目前在该研究中心的专家甚至正在考虑是否应该离职。消息人士认为,制裁对该中心的声誉将是极大的打击,其业务预计会受到严重影响,因为没有机构会出钱咨询一个反华机构。

同样被中方制裁的还有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该机构由丹麦前首相、北约前任秘书长拉斯穆森于2017年组织成立。2020年6月,该组织以视频会议方式举行“2020哥本哈根民主峰会”,邀请蔡英文、黄之锋参加。拉斯穆森22日发表声明称不会屈服于中国的制裁,“将继续推动全球的自由、民主和人权”。

影响《中欧投资协定》?

据媒体报道,受中国制裁影响,欧洲议会决定取消原定23日就签署《中欧投资协定》举行的一个审议会。该协定必须获得欧洲议会的批准。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S&D 喊话称,“取消对欧洲议会议员的制裁是与中国政府就投资协定进行谈判的先决条件”。

欧盟方面真的会因此次制裁拒绝和中方签署投资协定吗?媒体不这么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3日发文称,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对欧盟的反制裁是公平的,是针锋相对的回应,欧盟的反应是虚伪的;但欧盟许多人认为,他们只是制裁了中国一些“侵犯人权”的地方官员和实体,中国却制裁了欧洲的议员、智库和学者。但这是否足以让欧盟放弃和中国的投资协定,尚不可知,“该协定历经7年谈判,将非常有利于欧洲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欧洲“政治”网站称,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中国专家菲利普·勒·科雷说,欧盟将不得不走钢丝,“一方面,他们试图取悦欧洲大公司,它们是中欧投资协定的推动者。另一方面,他们必须对正在发生的事表现出不满。”

王义桅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欧投资协定》去年宣布完成谈判时,已经引起美国和欧洲内部反华势力的反弹。所以他们借助所谓的“欧盟全球人权制裁制度”对中国施加制裁,寻求内部的平衡。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即使没有当下这一回合的制裁和反制裁,《中欧投资协定》在欧洲议会都会碰到一些障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在回答相关问题时表示,中方致力于发展中欧关系,主张合作,反对对抗。同时中方维护自身正当利益的决心和意志是坚定的。欧方不能指望一方面讲合作、捞实利,一方面搞制裁,损害中方权益,这没有道理,也根本行不通。欧方应该反躬自省,停止对抗,用实际行动维护中欧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

【环球时报驻比利时、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方莹馨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李司坤 何文 柳玉鹏】


责任编辑:春风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文章点评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