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读史明鉴 >浏览文章

导读
如果说以上这些英烈,还是被某些“人”,以所谓“人性”来质疑的话,黄继光烈士的牺牲,则是它们以“科学”的名义来质疑的。


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候还是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的网络环境,质疑英雄烈士是一件很有范儿的举动。酒局饭桌上,你要不糟践几位英烈,就是不上路,融不到某些“人”的圈子里。


雷锋被质疑过,狼牙山五壮士被质疑过,邱少云被质疑过,董存瑞被质疑过……


如果说以上这些英烈,还是被某些“人”,以所谓“人性”来质疑的话,黄继光烈士的牺牲,则是它们以“科学”的名义来质疑的。


这些家伙蹦出来,以“很理性”的角度,大讲机枪射击的初速度和弹道,以及对人体的侵彻力程度,来质疑黄继光烈士的牺牲,总之逼逼一堆公式和“科学道理”,最后推出来,黄继光烈士的肉体,不可能阻挡机枪子弹的持续射击,所以“这件事是假的,是为宣传而臆造的,因为不科学。”


烈士黄继光之墓


说得何等振振有词?仿佛这帮畜生掌握了真理,是真正的科学家一样。你不信它们,就是拒绝真理,排斥科学。


可事实如何呢?


黄继光烈士的战友目睹了牺牲的全过程,战斗胜利后,又和卫生员们,一起整理烈士的忠骸。发现抬下来的黄继光,双手仍然高举着,保持最后一刻,趴在敌人机枪射孔上堵枪眼的抓握动作。胸前、右肩和左膝密布弹孔,蜂窝似的,连身上背的手电筒和水壶,也被子弹洞穿。


特别是黄继光烈士的胸腔,已经被子弹打烂了,前胸完全被火药熏黑了,后背脊骨被子弹打断,肉都被带出来,形成一个很大的血洞,有说碗口粗,有说拳头大,足见敌人覆灭前的疯狂扫射威力惊人。


护士官义芝(左)和何成君在为黄继光遗体裹白布


“科学家”们试图为我们“科普”,凡胎俗骨怎么可能对抗洋大人的先进武器?作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它们不能理解,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的人存在?


黄继光敢于挺身而起,纵身一跃,用胸膛为战友的突击做拼死一挡,这实在是不“科学”啊!


它们不能理解,更不懂的黄继光挡了子弹,并不等于说挡住了子弹,问题的要害在于关键时刻,黄继光以血肉之躯挡住了敌人的射界,为后续冲锋的战友们,赢得了宝贵时间和腾挪空间。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人解放军的历史上,至少有过16位用胸口堵枪眼的英雄烈士。


其中解放战争有5位,分别是牺牲在江苏淮阴的徐佳标烈士,牺牲在四平兴隆岭的王正同烈士,牺牲在解放厦门的陈勤烈士,牺牲在海南临高的万守叶烈士,牺牲在贵州长顺剿匪战斗中的萧国宝烈士


“黄继光式的英雄”在人民军队历史上层出不穷


抗美援朝战争中有8位,除黄继光烈士外,有被称为“黄继光第一传人”的吕慕祥烈士。黄继光牺牲第二天,他就要求从二营部通讯员(黄继光也曾担任过这个职务),分配到烈士生前所在的六连,顶替黄继光当了六班长。10天之后,牺牲在597.9高地,也是黄继光式的壮烈,挺身堵枪眼。


此外,还有牺牲在鱼隐山无名高地反击战的陈开茂、蔡朝兴烈士,牺牲在鱼云里东南无名高反击战的赵永旺烈士,牺牲在涟川西北石岘洞反击战的许家朋烈士,牺牲在金城反击战之轿岩战斗的李家发烈士,牺牲在金城反击战之注字洞南山进攻战斗的李曙荷烈士


此外还有牺牲在福建东山岛反击战张学栋烈士,牺牲在对印自卫反击战攻克沙则战斗的映鑫烈士,牺牲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傅越强烈士


有人又会说了,你们当初宣传黄继光是“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苏联有的,你们才有的。


1953年出版的连环画《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式》


可问题是你知道吗?马特洛索夫是苏联红军在伟大卫国战争中的英雄,1943年2月3日在夺取乔尔努什卡村的战斗中牺牲,而早在井冈山时期,人民军队诞生之初,就涌现过舍身堵枪眼的马奕夫烈士,这可比马特洛索夫早了15年!


此外,人民军队里“黄继光式”的英雄,又何止上面提到的这16位烈士?


参加过砥平里战斗的志愿军老战士朱克,曾经回忆说:


“咱们的人一上去,前边的人都把铁丝网趴上了,趴到铁丝网上、趴到枪眼上的多得很,那不光是宣传的黄继光一个。哪一个排上去都有几个堵枪眼的,都有几个趴铁丝网的。不趴铁丝网,部队都上不去,不堵枪眼,后边的人都上不来,这是肯定的。要说全国不只一个黄继光堵枪眼,几百几千也有。说实话,哪一次战斗不死几个堵枪眼的?黄继光只是那时的一个典型,不知道名字的多了。


烈属的相会,黄继光的母亲和毛岸英的父亲


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就是因为做常人不能做,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因为他们的不平常。我们记住了黄继光,也记住了很多有名的英雄,但别忘了还有大量无名的英雄,正是这些有名无名的英雄,用他们的牺牲,为我们这个民族逆势改运。


如果按照某些人的“科学”的思维来推断,面对洋大人的船坚炮利,中华民族怎么还敢层出不穷、前仆后继地出现一批批不怕死的英雄?躺平就好了!


在它们想来,中国不能胜利,更不可能从一穷二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因为洋大人是不可战胜的,这才是科学!


说完黄继光烈士,我想再聊聊这几天日本法西斯的细菌战部队731,是否能把人蒸干活人的话题。


蒸干活人,也就是“干燥实验”,见于日本作家森村诚一的纪实作品《魔窟:日本细菌部队的可怕真相》。



所谓“圆木”,日语念作“马路大”(まるた),引申意为“试验品”,就是被抓来做活体实验的活人。


放着 “七十年代最有影响力的推理小说家”不当,森村诚一先生自掏腰包,花费巨款,搞历史调研,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和右翼反动团体视为眼中钉,多次遭到恶意攻击,甚至是死亡威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反革命的两手向来如此。


把历史问题,非要搞成所谓的“科学问题”,就是它们的软刀子。


“南京大屠杀”被它们和它们的乏走狗否认,让你一定要拿出当年完善的南京户籍记录,否则就不科学,这是惯用的老套路,“吃了两碗粉只给一碗的钱”这个局,你懂的!


日美一体 共存共荣


731部队的“干燥实验”被认为“不科学”,也是如此。因为美国军方给731部队的臭屁股上,盖了“德特理堡基地(美国生物化学武器研发中心)”的蓝印戳,意义就不一样了,就成了香屁股。


说到底不过是当年黄继光烈士“科学化”的重演,人家这么些年了,还是打着“科学”的目的,来不断冲塔,配方都不带换一换的。


这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不信大家瞧着吧?!


所以说看似是科学问题,实际上却是意识形态问题,人家的屁股做得很“正”,就是偏向于敌人,为敌人诠释历史。为啥要替敌人诠释历史,重新解构我们的英雄呢?


奋力给731魔鬼洗地的“科普达人”


 清代思想家龚自珍说得好: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败人之纲纪,必先去其史;绝人之才,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说你的历史解释权,一旦被别人攥住了,想给谁抹黑就抹黑,想给谁增白就增白,黑白颠倒,善恶不分,几代人的脑子乱了,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某些自诩的“科学家”要表达的“科学”,也大抵如此。


认贼作父的“皇民史观”


总之,你的英雄不是英雄,你的痛苦不是痛苦,你的历史不是历史,人家大泥轰蝗军和美利坚老爷的英雄才是不朽英雄,人家的历史才是光荣与梦想。


仅此而已,并没有新花样可翻。


声明:本人无固定职业,失业在家,没有用之不竭的图书馆资源,一切生活费和资料费,甚至治疗伤腿的医药费,纯靠诸位阅读文章后的打赏。


我也不搞广告和带货,因为有那时间,不如多看看史料,多写写不为人知的普通英烈,讲述不为人知的党史故事。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