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一旦出现经济增长势头下滑等因素,各种NGO就会纷纷行动,疫情爆发后,哈萨克斯坦民生问题加剧,再加上纳扎尔巴耶夫三个女儿、孙辈的腐败丑闻,都让美国扶持“反对派”找到了突破口。

哈萨克斯坦这场全国性的骚乱,来势之猛,令全球注目。最初那些暴力分子还一度占据了上风,城市里没有法律,也没有秩序,只有此起彼伏的枪声和爆炸声,似乎这个国家将在一夜之间变天。


不过,哈萨克斯坦的平乱措施更是果断有力,一方面托卡耶夫总统在1月5日接替纳扎尔巴耶夫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并立刻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另一方面向“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求援(打击恐怖主义威胁)并得到了迅速响应。

普京出兵速度之快,令美国都来不及反应。托卡耶夫6日凌晨救援,俄罗斯当天就派出了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先头部队--空降兵。


普京直接绕了俄罗斯国家杜马,接着俄罗斯宪法委员会表示“集安组织”行动无须议会批准。而美国还以为俄罗斯要走一走程序。如果走议会程序的话,那么议员审议一天、讨论一天、表决一天,就算一切顺利,最快也要三天之后。


以俄罗斯军队为主力的集安维和部队出动如此迅速,也说明了哈萨克斯坦局势已是何等严重。兵贵神速,要是再拖上三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现在白宫只能质疑集安维和部队进驻哈萨克斯坦的合法性,但美国除了一张嘴,手里又没有什么牌可打,只能干着急,眼睁睁看着那些“炮灰”被消灭。


托卡耶夫在今天下午(北京时间17点左右)发表了全国电视讲话,他说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单单在阿拉木图地区,就有两万名武装匪徒参与了袭击。


哈萨克斯坦内务部1月6日已经宣布,在宵禁期间,任何拒绝放下武器的骚乱者将被消灭,也就是格杀勿论。


哈萨克斯坦军警从前两天的弱势状态(警察被斩首、被枪击、三座警察局被烧)恢复到强势地位,这离不开托卡耶夫的果断决策,以及集安援军的到来。


否则,一旦军警信心丧失,就很可能重现2014乌克兰特警向暴徒集体下跪的一幕。


而托卡耶夫能够如此强硬,没有任何犹豫,除了他个人的责任与担当之外,更有中俄在背后的坚决支持。表面上托卡耶夫面对的是一群恐怖主义分子,其实真正可怕的是幕后的“颜色革命”策划者。


托卡耶夫这次能够掌控全局,指挥顺畅,更不离开纳扎尔巴耶夫的合作。纳扎尔巴耶夫在2019年虽已经辞去总统职务,但仍然还保留着“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


尽管西方媒体极力炒作纳扎尔巴耶夫与托卡耶夫的“斗争”,但1月5日“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的顺利交接,说明西方判断再一次的错误。


纳扎尔巴耶夫实际上是将权力提前全部移交给了托卡耶夫,原先他打算等到下一次总统大选。


这次事件,对托卡耶夫来说也是他的政治生涯最关键节点,如果处理得当,客观将巩固他的地位,反之,他将一败涂地。


那些“示威者”不仅有“军事”组织,而且有明确的政治手段,通过舆论攻击分化纳扎尔巴耶夫与托卡耶夫两人的合作关系:


一、在街头攻击一切与纳扎尔巴耶夫有关的象征物,以示这场骚乱与托卡耶夫无关,他们的“诉求”之一甚至包括与托卡耶夫谈判。不过,托卡耶夫并不吃这一套。


二、在1月3日到5日之间,有人不断在社交媒体平台散播托卡耶夫逃离哈萨克斯坦的谣言,就像以前造谣马杜罗逃离委内瑞拉一样。1月5日晚间,托卡耶夫发表声明称,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留在首都。成功稳定了民心和国家机关的信心。


纳扎尔巴耶夫与托卡耶夫之间没有出现对手想象中的对立,这是有力平乱的政治基础。

那么老纳跟托卡耶夫之间是什么关系?


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掌权始于苏联末期,他曾是挽救苏联最后的希望,当时,苏共准备将他推选副总统兼部长会议主席(总理),然而,因为他在会议上点名批评了戈尔巴乔夫,而遭到戈尔巴乔夫个人报复,心胸狭窄的戈尔巴乔夫坚持提名亚纳耶夫为副总统,导致纳扎尔巴耶夫出局。


不过,这也可见年轻的纳扎尔巴耶夫的能力,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作为连接欧亚大陆和中东能源产区的枢纽,是西方地缘政治学说中的 “心脏地带”。


哈萨克斯坦无论是在国土面积、自然资源、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上,都是中亚首屈一指的国家。


哈萨克斯坦劣势在于它是一个内陆国家,对外贸易存在先天不足。


因此,老纳必须发挥哈萨克斯坦与中国、俄罗斯接壤的优势,让这个被布热津斯基称为潜在的地缘政治支轴转动起来。


纳扎尔巴耶夫作为中亚领袖人物,他的外交技巧可圈可点,他在执政的28年里,外交重点就是俄中美,还有一个日本。


在内政方面,哈萨克斯坦社会经济迅速发展,国民收入显著提高,2017年人均GDP达8841美元,进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


而且社会相对稳定,老纳对”三股势力“打得非常狠,这是与中俄合作的基础。


因为地位稳固,纳扎尔巴耶夫可以不断推出五年教育计划、十年发展纲要、2030战略规则等政策,并加以落实。而且作为多民族国家,哈萨克斯坦能保持团结,留住人才,也是老纳的能力体现。


从1991年到2019年,哈萨克斯坦人均收入从不足500美元提高到9000美元左右,在事实面前,西方对老纳也没有过多指责。实际上,中亚国家都是“可汗”式强人,还有高加索的阿塞拜疆阿利耶夫家族。“民主不民主”西方也是看碟下菜。


最初,这些独立出来的中亚地区的苏联共和国,与美国有着“华盛顿共识”,大家一起“民主”,美国对中亚的野心远远不是保持“共识”么简单,而是要建立傀儡政权。


美国连续在这里策动“颜色革命”,2005年“郁金香革命”, 把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老纳的儿女亲家)搞到跑路俄罗斯,同年,乌兹别克斯坦爆发“安集延市武装暴乱”、吉尔吉斯斯坦也是街头骚乱不断……


2011年轮到哈萨克斯坦,爆发了“扎瑙津事件”,此事由头是工资纠纷,后来就喊出了“纳扎尔巴耶夫下台”口号,扎瑙津市陷入全面骚乱,商店、银行被抢、公共和私人财物被烧,纳扎尔巴耶夫用最强硬手段解决了此事。


美国和欧洲对他强加指责,扣了一顶”压制人权“的帽子。从此,纳扎尔巴耶夫对美国失去了信任。


日本为了讨好美国,降低了对哈援助,到2016年,日本对哈优惠贷款只剩下60多万美元。


中国则在2011年6月与哈萨克斯坦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取代日本成为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和第二大出口国,“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纳扎尔巴耶夫更是积极响应。


日本这才急了,担心在资源、能源、市场竞争中全面输给中国,2017年又加强了援助和投资,想夺回主导权,但为时以晚。


但无论老纳如何长袖善舞,他的年纪将决定他离开政治舞台,关键是把权力交给谁?


2019年3月19日,纳扎尔巴耶夫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他将从2019年3月20日起停止履行总统职权,剩余任期将由议会上院议长托卡耶夫完成。


托卡耶夫是离美国很远的政治人物,在“扎瑙津事件”后,哈萨克斯坦清理了一批亲美派,但美国利用隐藏的代理人插手2020年选举可能性仍然很大。


所以,托卡耶夫提前接位,有利于2020年大选。有点像叶利钦选择普京作为代总统,为2000年选举铺路。


托卡耶夫马上签署命令,批准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将首都阿斯塔纳更名为努尔苏丹,向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致敬。


纳扎尔巴耶夫暂时保留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祖国之光"党主席、人民大会主席以及宪法委员会委员职务。


另外还有一项重大安排,老纳的大女儿,56岁达莉佳·纳扎尔巴耶娃当选为参议院议长,接过了托卡耶夫职务。

去年5月,纳扎尔巴耶娃告别了议会,以表示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全面退出政坛,避免授人以柄。


托卡耶夫上任后,哈萨克斯坦两年多来一直保持稳定,但亲美势力在各个领域聚集起来,准备反扑。一旦出现经济增长势头下滑等因素,各种NGO就会纷纷行动,疫情爆发后,哈萨克斯坦民生问题加剧,再加上纳扎尔巴耶夫三个女儿、孙辈的腐败丑闻,都让美国扶持“反对派”找到了突破口。


而托卡耶夫要对纳扎尔巴耶夫家属进行处理也是极为棘手,只能先让其一步步离开政治舞台,纳扎尔巴耶娃去年离任议长一职,其实就是托卡耶夫的主动行为。


而美国对托卡耶夫亲近中俄政策是相当失望的,一直想趁他立足未稳给予致命一击,至少要让他在下次大选时丧失连任机会。


不过,美国这次败得比“猪湾登陆”(古巴炮灰登陆古巴海岸)还惨,它没想到中俄对托卡耶夫总统的支持是如此坚决有力。


那些非法武装分子,现在只能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作最后一搏,然而,等待它们的下场就是被消灭。


81岁的纳扎尔巴耶夫在这期间始终没有露面,这说明他已经决定彻底告别政治舞台,把最后的权力全部平稳交给托卡耶夫。

这对哈萨克斯坦人民来说是幸运的,如果一个动荡,三天两头街头瘫痪的哈萨克斯坦就代表“民主”?那么,老百姓真的能不要面包、不要住房、不要治安而幸福地生活下去?那些NGO是为了谁的利益在“努力”?他们心知肚明。


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兄弟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中方此时一定会尽力帮助哈方渡过难关。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风险和挑战,中国都是哈萨克斯坦值得信赖的朋友和倚重的伙伴,中国人民将永远同哈萨克斯坦人民站在一起。

责任编辑:搁浅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