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尽管“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左翼势力在参众两院均获得了多数席位,但其对议会立法领域的影响还是相对有限的,反对派仍有制衡未来阿尔塞政府的机会。

10月23日,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院公布了总统选举的最终结果:确认了左翼“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路易斯·阿尔塞(Luis Arce)以超过半数的选票获得大选胜利。选举之后,玻利维亚的政局走向和新政府的未来挑战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

1000.jpg

玻利维亚新当选总统路易斯·阿尔塞。

“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赢得总统和议会选举

今年10月18日,玻利维亚举行了总统和议会选举。本次选举共选出总统和副总统、36名参议员和130名众议员。参加选举的总统候选人共5名,其中较为有力的竞争者包括“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前经济部长路易斯·阿尔塞,公民社群党候选人、前总统卡洛斯·梅萨,“我们相信”组织候选人费尔南多·卡马乔。根据《玻利维亚宪法》第166条规定:总统候选人在首轮投票选举中获得有效选票超过50%、或者获得超过40%选票且与第二名得票率之差大于10个百分点,即为获胜者;否则,得票率高的前两名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角逐。路易斯·阿尔塞在首轮投票中即以55.1%的得票率直接胜出,当选总统。选举结果与此前多次民调数据基本吻合,并且获得了各参选政治派别的承认。阿尔塞获得超过半数的投票支持率说明,新政府具有坚定的民众基础,这也是国家权力平稳过渡的前提。在议会选举方面,“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在参众两院分别获得了超过半数的席位,这意味着在不出现党内分歧的前提下,新政府的施政纲领将不会受到反对派牵制。

“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在本次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中获胜,标志着左翼重回政坛。2019年10月20日,玻利维亚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官方投票结果显示,时任总统莫拉莱斯在第一轮选举中直接胜出,但反对派指控莫拉莱斯阵营舞弊,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迫于各方压力,莫拉莱斯宣布辞职,随后到墨西哥政治避难。11月12日,右翼民主联盟党成员、时任参议院第二副议长阿涅斯临危宣布就任临时总统。临时政府随后决定重新举行大选,却因疫情推迟至今年10月。期间,在面临新冠疫情带来的特殊公共卫生状态时,右翼临时政府孱弱的危机处理能力以及对经济、社会政策毫无规划的表现,让民众愈发渴求国家经济、社会秩序归于稳定。国内政党博弈的优势,由临时执政的右翼政党,拱手“还给”了暂居劣势地位的左翼政党。

新政府将面临哪些挑战

尽管“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左翼势力在参众两院均获得了多数席位,但其对议会立法领域的影响还是相对有限的,反对派仍有制衡未来阿尔塞政府的机会。此外,刚刚获得选举的执政党还面临着经济、社会、公共卫生等诸多领域的挑战,如果前总统莫拉莱斯回国,其面临的诸多司法问题也是国家面临的政治风险之一。

其一,总统和议会选举最大的赢家虽是左翼政党,但它在议会选举中没能达到议会2/3的立法多数席位。莫拉莱斯时期绝对政治优势的丢失,意味着执政党需要在部分领域与反对派谋求共识。同时,根据《宪法》规定:修宪草案,也就是对国家基本法的调整,也需要获得2/3的议会赞成票。这也意味着执政党在这一领域将受到反对党的掣肘。

其二,尽管在竞选中,阿尔塞争取到了部分中产阶级摇摆选民的选票,但支持其赢得选举的,仍主要来自莫拉莱斯阵营的民众。莫拉莱斯在玻利维亚执政近14年,形成了较为雄厚的群众基础,阿尔塞在其任下担任经济财政部长,让玻利维亚克服了诸多外部不利因素,实现了国家经济十年的强势连续增长,获得了拉美经委会等地区组织的肯定。阿尔塞以“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候选人和莫拉莱斯继任者的身份参选,无疑是坐享了左翼阵营民众的选票红利。然而,如果莫拉莱斯回国,今后阿尔塞如何处理与前党首及其阵营的关系,将直接影响执政联盟的内部团结甚至是玻利维亚的政局稳定。

其三,新冠疫情对国家各领域的冲击加之传统的制度顽疾是新政府上台后的最大挑战。截至2020年10月21日,已有8500多名玻利维亚人死于新冠肺炎,人均死亡率是全球最高的国家之一。然而,在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公共卫生领域的腐败事件却频频发生,5月卫生部长请辞。另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玻利维亚经济将萎缩7.9%。制度性改革已迫在眉睫。

其四,新政府仍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经济形势以及更为有限的公共资源的挑战。长期以来,玻利维亚中下层民众坚定地支持莫拉莱斯政府,部分得益于彼时国家扶贫等社会政策红利惠及了占国家人口多数的印第安民众。加之作为首位印第安裔总统,莫拉莱斯得到了各民族的广泛支持,但这并未改变玻利维亚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的社会冲突问题,印第安裔群众以断路、游行等行为对国家制度表示不满的事件仍时有发生。预计阿尔塞执政后,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经济形势以及更为有限的公共资源的挑战。

左翼回归能否带来国家稳定

阿尔塞要应对上述风险挑战,前提条件则是保持国家的稳定。

首先,阿尔塞遇到的棘手问题是如何处理前总统莫拉莱斯的回国问题。阿尔塞胜选后一周,拉巴斯省法院宣布撤销对前总统的逮捕令,理由是该逮捕令侵犯了莫拉莱斯的辩护权。但是,法官并未撤销对其涉嫌恐怖主义及煽动叛乱的司法调查程序。因此,虽然还在国外流亡的莫拉莱斯表达了尽早回国的愿望,但对于是否允许他回国,阿尔塞面临两难:如果拒绝莫拉莱斯回国,在政治上完全与其决裂,会引发莫拉莱斯派势力的反对和党内的分裂;而支持并保护其回国,则又将引发反对派不满及国际社会对玻利维亚行政权干预司法权的指责,同时,新政府施政纲领的独立空间将被挤压。就目前的情况看,维持前总统不回国,是避免政局动荡的理性选择。阿尔塞在当选后即明确表示,前总统回国将面临一系列司法问题。

其次,新政府在施政上是否能够获得反对派的认同也是观察其能否保持国家稳定的重要方面。虽然当选政党未能获得议会绝对多数,但从国家层面来讲,这或将在客观上有助于推动玻利维亚的政治民主与制度反腐的国家构建。左翼政党执政以后,由于未能获得议会绝对多数,很难在任命公共部门以及司法机构负责人方面掌握国家的监督权,这将有助于反对派提升对国家各领域发展的在野党职能,行使其监督权。新政府将需要采取谋求更广泛共识的施政纲领,来赢得反对派中间势力的政治认同,这也在客观上为进一步提高国家行政行为透明度、减少公共管理权任命中的裙带关系等问题,提供有利的制度制衡。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未来执政党会完全受到政治监督制约。在合宪的前提下,执政党可以通过临时任命来避开上述制度障碍,还可以通过履职后无限期延长任期扩大政治势力。当然,这样的做法势必将导致民众支持率的流失甚至再次失去执政地位。

最后,执政党在经济和社会发展领域的表现或将成为影响玻利维亚政局的关键性非政治因素。2020年,与拉美多数国家一样,玻利维亚同样在经济上受到由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国家年度财政赤字占GDP12.8%。除疫情导致的经济整体性衰退外,玻利维亚还受到国际天然气价格回落的影响。缓解这一问题的决定性因素在于玻利维亚新政府能否进一步优化国家的财政管理、扭转经济颓势。政治危机已使玻利维亚国内深陷对立和分化困境,如何弥合社会对立情绪,是未来政府的又一挑战。无论是莫拉莱斯的追随者亦或是摇摆选民,他们的选票代表了希望通过强有力的国家政策,扭转国家经济现状的愿望。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水墨江南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文章点评
 以下是对 [左翼重回玻利维亚政坛]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