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登录] [注册]

当我离开家乡的时候

分别时握着父亲的手

厚厚的手掌满是老茧

把我推到远行的船头

父亲的手啊老爸的手

多少关爱在心头

多少企盼在心头

——《父亲的手》

军旅路上,父亲的“老茧理论”一直激励我

   父亲的老茧

  30多年前,我出生在鲁西南一个偏远的村庄里,祖辈世代以种田为生。那时农村劳作都是手工。翻田,播种,除草,打药,施肥,浇灌,收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的打磨在父亲的双手上编满了老茧。每次想到父亲,自然就会想到他那双大手,他手上的那些老茧。

  父亲厚实的大手粗糙并且坚硬。年幼的我,常常拒绝父亲“老茧”的抚摸,每次父亲总是稍显无奈地笑笑。

  作为农民的儿子,下地劳作几乎是无法选择的命运,可父亲却总是尽量把时间“省”出来,让我读书。玩儿心颇重的我却不懂父亲的良苦用心,父亲的期盼亦没有结出满意的果实,我高考落榜了。成绩出来的那天下午,我颓废地瘫在床上,悔恨的泪水不停地往外流。

  当时,我特别希望父亲骂我几句甚至打我几下,可父亲只说了句“带上锄头跟我到晾谷场翻地吧。”就这样,父子二人一前一后,一路默默无语。

  一下午,父亲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刨土。满怀愧疚的我,挥舞锄头使劲儿赶进度。

  日落之前,半亩多的谷场已经翻完了,我手上磨起了水泡。父亲走了过来,用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摸着我手上的新泡,眼神里饱含疼惜。我连忙用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手握紧父亲的手。良久,父亲打破了沉默:“孩子,复读一年吧。”

  我呆呆地望着父亲,突然发现父亲老了,他以前那伟岸高大的身躯早已变得单薄,双鬓也已长出白发。那一刻,我似乎长大了许多,心中涌动着千言万语,却只想用行动去表达。那年冬天,从小崇拜军人的我决然地报名参军了,离开故乡,踏上了从军之路。

  临行前,父亲扬起他那长满老茧的手叮嘱我:“这一个个小疙瘩是劳动时形成的,作为一个农民,我只知道,要想有好收成,就不怕手上磨出老茧。”

  带着父亲的嘱托,我挺住了新兵三个月的高强度训练。后来,我考上了军校,毕业后成为一名军官。军旅路上,父亲的“老茧理论”一直激励着我前行,每当我遭遇挫折,感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耳畔总会响起父亲那句“要想有好收成,就不怕手上磨出老茧。”

  最近,我常常梦到父亲,梦到他手上的老茧。那些老茧编织了我的梦,给了我坚持的勇气。更重要的是,它们让我明白:一个人,只有经过辛勤的劳动,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茧子,他的生命才算独立、厚重。

  我终究无法绕过父亲的老茧,它们已经深深长到我的心里,就像树木的年轮一样,年复一年,扩展延宕。

(完)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责任编辑:夏至

西征推荐
军事推荐
历史推荐
热点聚焦
军图欣赏

专栏推荐/

《日本の恩公蒋介石》作者,人称无风。无党派人士,久经考验的爱国主义青年。

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全国优秀教师,网络知名专栏作家、多家报刊杂志特邀评论员。

传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挞社会歪风邪气,矢志不渝,拙笔不坠,愿以笔墨网络奉献社会。

2015年度全国“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榜样。

历史爱好者,无党派爱国青年,有志弘扬中华历史文化,擅长以史实解读现实,让历史照亮未来。

西征热门/

一号观察/

军事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视频/

《辉煌中国》第一集 圆梦工程

《大国外交》 第六集:美美与共

《大国外交》 第五集:东方风来

《大国外交》第四集《穿云破雾》

《大国外交》第三集《中流击水》

军品收藏/

用微信扫一扫

站长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