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读史明鉴 >浏览文章

导读
仅用了九天时间,从你给他写信,到他为你提交申请,求爷爷告奶奶,盯着走完全部流程,正式文件下发各部门,这效率杠杠的!不能让老实人吃亏,是他一辈子的人事管理作风。

油画《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不知你是否遇到过这么好的部门负责人?


你向他吐槽你的工作太累、太忙,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而且责任重大,都远远超过其他部门,更要命的是收入和付出完全不成正比,本埠生活负担又越来越高,吃喝住用都在不断涨价,而自己的工资水准还在低阶徘徊,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能不能看我的实际工作成绩,给我升职调薪?


就在你给这位领导递上这封信之后,开始惴惴不安,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不成熟,领导会不会对你有看法,毕竟他只是本部门的代理负责人,还没有经会宣布正式任命,替你争取政策,他是有可能得罪财务和人事部门的。


你可能绝对想不到,收到你的信之后,他二话不说,当天就给相关部门负责人写了信,希望本周就抓紧上会通过。到了周五例会召开,他又主动在会上提出此事,做了详尽说明,请求批准。


“毛部长”的信封


仅用了九天时间,从你给他写信,到他为你提交申请,求爷爷告奶奶,盯着走完全部流程,正式文件下发各部门,这效率杠杠的!不能让老实人吃亏,是他一辈子的人事管理作风。


写信的这位青年叫张克强,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管书员,收信的也是一位青年,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32岁的毛泽东。1925年10月25日,毛泽东收到张克强的这封信,当天就给国民党中央秘书处的徐苏中写信。


“苏中先生:

        宣传部管书员张克张(强)同志因工作繁忙,请求由录事地位升为干事,增  加薪水,以维持生活,是否可行?请编入星期五的会议日程,届时提出讨论为荷!

此颂

大安!

                                                                                     弟 毛泽东

                                                                                             十月二十五号”


毛泽东写给徐苏中的信


这封信和相关文件,原藏于台北中国国民党党史会。


国民党的党史会为什么会藏有毛泽东同志的信函,共产党员毛泽东又是怎么当上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长,这还要从1924年的第一次国共合作说起。


此前的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通过了《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决议》,决定全体党员可以以个人的名义加入国民党,同时要求党员保持在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说白了,我们是来帮忙的,只求做大事,不求做大官。


当时的国民党是个什么样子呢?来帮忙的毛泽东同志,后来在我党的“七大”预备会上吐槽过:


“那个时候,我们不动手也不行,因为国民党不懂得组织国民党,致力于国民革命三十九年,就是不开代表大会。我们加入国民党以后,一九二四年才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由我们起草,许多事情由我们帮它办好。”


国民党“一大”会场


既然共产党要帮着改造国民党,那就需要派精兵强将,这其中就包括时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局秘书的毛泽东。作为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的秘书,两人共同主持日常工作。毛泽东这个秘书具有相当大的权力,相当于后来设中央主席时的总书记。除了日常事务性工作之外,中央的一切函件须由陈独秀与毛泽东联合署名才能生效。此外,毛泽东还兼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进入党的中央领导核心层。


从制度史的角度而言,党的“三大”特设“中央局秘书”,中国共产党走上了制度化建设之路,真正有了负责全党自身建设,特别是党务工作的专职主持者。


换言之,“南陈北李”之下,就是毛泽东同志了。


为什么毛泽东能够脱颖而出呢?


张国焘曾经说过,陈独秀很赏识毛泽东的才干。在党内干部中,从学历来说,毛泽东并不突出,既没有前清功名,也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海外留学背景,然而陈独秀却慧眼识人,对毛泽东关注最早,用力最多,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性的指导、引领和提携作用,这完全因为毛泽东真的是一位“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行动派。


中共“三大”会址


中共“三大”上,陈独秀在批评了上海、北京、湖北等地的工作后, 唯独肯定了毛泽东,说:“只有湖南的同志可以说工作得很好!”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也非常喜欢毛泽东,从1921年建党之始,他就发现毛泽东与众不同,不但组织能力超强,而且宣传工作也厉害,而且有大局观念,以致被视为“马林的人”。


颇让人感觉,“中央局秘书”这个新设岗位,简直是陈独秀和马林为毛泽东而搞的。如果毛泽东同志是个唯上不唯下,更不唯实的“乖宝宝”,也许不出意外,他很早就会被扶上一把手的位置,但显然这不是毛泽东这辈子的风格!


共产党开完“三大”,国民党的“一大”也在共产党的帮助下,于1924年1月召开。毛泽东作为湖南代表出席了本次会议,受孙中山委托,担任章程审查委员会委员。会议期间,曾就组织国民政府、出版及宣传、设立研究会等问题踊跃发言,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


同为两党“一大”代表的张国焘后来回忆说,毛泽东常依据孙先生说法发挥他自己的意见,许多老国民党员大都以惊异的目光注射着他,似乎在欣赏这样的青年精神。汪精卫称赞毛泽东,究竟五四运动中的青年不错,发言踊跃,态度积极。


电视剧《光荣与梦想》里的陈独秀和毛泽东


这必然给国民党高层带来极深极好的印象,在选举中央执行委员和候补委员的时候,孙中山亲自起草了一个名单,钦定毛泽东为候补委员。并任命他为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委员、组织部秘书,后来又兼任文书科主任。由此共产党中央局秘书,也成为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核心人物。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管辖上海、江苏、安徽、浙江、江西五省市党务工作,是广东根据地之外最重要的机构。毛泽东同志一人兼任国共两党的核心要职,能力优秀可见一斑。


胡汉民虽是上海执行部的组织部长,但实际工作,基本由毛泽东承担。后者主持了各地党组织的调查,对党员实施重新登记。两个月时间,就帮助国民党建立起了相关省市县区的各级组织。国民党元老谢持,仗着自己是中央监察委员,给孙中山当过秘书长,拒不登记,胡汉民和上海执行部宣传部长汪精卫都劝不住。机关里的共产党员硬怼回去,毛泽东却宽严相济,给了谢持台阶,说找人把表送到家,给人家好好解释一下,愣是感动了谢持,带头填了表,从此再没有人敢摆老资格,大家都得按规矩办事。


但国民党真不按规矩办事,毛泽东同志在上海执行部工作期间,任劳任怨,宁愿得罪人也要把工作干好,自己都累得脑贫血、神经衰弱,病倒了。陈独秀和包惠僧都看不下去了,说:“润芝气色不太好, 身体很瘦弱、很不好, 经常是一个星期才大便一次。”


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你能认出里面的几位共产党员吗?


可国民党却欠发他6个月的薪水720现大洋。从1924年2月到12月,毛泽东为国民党工作了整整11个月,你们却只给了5个月的工资,是不是太不像话了?更不像话的是毛泽东因病退出上海执行部,接任胡汉民担任组织部长的叶楚伧,特地在上海执行部宴请职员, 以志庆贺。


饶是如此,1945年重庆谈判,毛泽东再次见到已经靠边站多年的叶楚伧,却仍是以礼相待。


好在汪精卫对毛泽东青眼有加,而且毛泽东的恩师,湖南第一师范校长易培基是汪精卫的挚友,早就向汪精卫引荐过自己的学生。从广州国民党“一大”到上海执行部,汪精卫对小自己十岁的这个年轻人的实际能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所以当孙中山病逝后,汪精卫成为国民党的二代目,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同时身兼政治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和国民政府主席,便以政府事繁,难以兼任中央宣传部长为由,提议由毛泽东代理宣传部长。1925年10月5日,国民党召开第111次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会议。汪精卫的提案,迅速得到通过,大会对毛泽东的唯一要求,就是请他立即到宣传部主持工作,越快越好。



孙中山手书的委员、候补委员名单


没办法,汪精卫太忙,职务太多,他留在中宣部里的,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真的都是垃圾,这不是我夸张!汪精卫这个怕老婆的怂货,这么要害的机关,你不管事儿也就罢了,却委托给陈璧君家的远房亲戚陈春圃和所有升天而来的广东籍鸡犬,他们连按时上下班都做不到。


更要命的是这帮宝货,连个工作计划都没制定过,甭说掌握媒体动向,引导舆论风气,他们没有出版过任何宣传三民主义的书籍、小册子和报刊杂志,连一张传单都没有,也从不关心国民党的政策方针能否及时传达贯彻,是否得到群众,特别是青年人的认可和支持。大家很忙,忙着贪污公款和虚糜公帑,忙着吃喝玩乐,打茶围、叫姑娘……


为什么偏偏要选共产党员毛泽东来负责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呢?


这其中除了汪精卫对于毛泽东才华和能力的认可之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相比起他负责的国共党务和组织工作之外,宣传工作才是他的老本行。“五四”运动中,毛泽东在湖南创办的《湘江评论》,虽然只搞了一个月,出了五期,就被反动军阀张敬尧给查禁了,但其影响力和毛泽东的行动力、执行力,都由此得以极大的展现。


《湘江评论》创刊号


《湘江评论》的《创刊号》,除了两块豆腐块和豆腐丝大小的文章是“子暲”,也就是萧三写的外,都是毛泽东亲自撰稿。五期文章,绝大多数都是毛泽东自己写的。一个月能写40篇文章,谁不服气,自己试试能不能做到?撰稿是他,审稿、编辑、校对、排版、联系印刷、发行,也都是他,甚至有时候还得上街卖报。


《湘江评论》问世后,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在湖南各地,许多进步青年、中小学教师和各界人士,都喜爱阅读《湘江评论》。除了湖南外,上海、北京、武汉、广东、四川等地都有它的读者。李大钊看到创刊号,评价它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刊物。连胡适也在《每周评论》上,评价《湘江评论》是“意外的欢喜”,评价毛泽东的文字“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痛快,确是现今的重要文字。”


所以,汪精卫代表国民党,请共产党员毛泽东出掌国民党的中宣部,实在是实至名归,眼光相当老辣精准。


1925年10月7日,到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就职,并主持召开宣传部第一次部务会议。


1925年的汪精卫和陈璧君(右)


尽管汪精卫打过招呼,隆重推荐了这位湖南年轻人,升天鸡犬仍表示情绪稳定,对新部长不理不睬,照样啥正事不干,仿佛这世间从来没来过毛泽东一般。我们的毛泽东同志,岂容这帮废物占着茅坑不拉屎?


实干精神是共产党人的实践品质和优良传统,也是是检验干部的重要标准。作为共产党内著名的实干家,毛泽东把实干作为新风,带到了国民党的中宣部,一切工作都以此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国民党的宣传工作,要落到实地,首先就要打造一个让实干者有想头、有奔头,有施展抱负、展现才能的平台,把不思进取、推诿扯皮的昏官庸官,统统撵走,换上想做事、做实事,敢担当的干部。


茅盾(沈雁冰)


比如陈春圃这个秘书职务,就换上了沈雁冰。如果你对这个名字不熟悉的话,他的笔名“茅盾”,你总听说过吧?即便你没看过他的《子夜》和《林家铺子》,只要不是“九漏鱼”,至少应该学过他的三篇课文:《第比利斯的地下印刷所》、《白杨礼赞》和《风景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