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西征网! 加载中...

>西征原创 >直击西方 >浏览文章

导读
美国和欧洲言论自由,圆圆是敢说话的女英雄?公知都是怎么骗中国人的?

在以往很长一段时间里,外国驻华公知和境外媒体都在灌输给中国人所谓的“西式言论自由”的概念,这个概念如同“西式民主”、“西式人权”一样被包装成普世价值的一部分,长期影响着中国的普通群众。

在“西式言论自由”的洗脑宣传中,驻华公知和境外媒体往往会先入为主地给出“你国没有言论自由,而西方有言论自由”的定义,随后再通过谷歌和脸书在华被屏蔽、造谣和反动人士因言获罪等具体事件的歪曲解读,模糊掉“言论自由边界”的概念,将反华的谣言和邪恶言论正义化,具有非常强的蛊惑性。

就比如最近,英国广播公司BBC就别有用心地将中国网络造谣作家圆圆封为“巾帼英雄”,将其造谣怂动、连同境外反华媒体发表的反华言论给包装成了“英雄之举”,同时还将中国民间对圆圆的批评解读为“政府对言论自由的打压”,成功让谣棍蜕变成了“受迫害的自由战士”。

这种手段其实是它们常用的舆论战术,这种看似低劣的招数在早期公知横行的时代,是具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力的。包括郎君这样年轻的90后、00后一代,也曾被这种宣传荼毒。

但近些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以及互联网信息的“全球化”,一些真实的信息开始快速流通,以美国政府为首的部分霸权性、强权性黑恶势力的所作所为被迅速曝光,这也让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西式言论自由”的真实一面。

1:西方的言论自由,是有强烈立场的

在传统媚外公知和洋媒体口中,西方“先进社会”的言论自由是近乎没有边界的,人们不仅可以在公开场合不顾后果地满嘴开炮,还不用担心自己的言论会被监管,更不会出现“因言获罪”的情况。

在它们的宣传中,只有“像西方一样什么话都能说”、“什么言论都能传播”,才算得上是现代文明社会。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答案显然不是如此的。事实上,“西式言论自由”是有着非常明确的政治立场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政治正确问题,符合“所在地区政治正确”的言论拥有言论自由,而不符合的则往往会被监管、屏蔽,甚至是因言获罪。

我之所以敢这样给西方的言论环境“下定义”,绝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因为自己切身体会过这样的问题。之前在西欧的时候,我们曾用欧洲申根国的Facebook账号,在脸书网页上发表了谴责台民进党和美政府之间苟且勾当的内容,结果被美国脸书公司限制登录了。

其实早在2016年和2017年,我们就已经观察到这一问题了,当时在Youtube等平台上出现的一些诸如主题为“如你所愿,这就是今日的中国”的相关视频内容,就陆续被人为限流和删除。2019年中国央媒在Youtube上发表的新疆反恐纪录片,也被Youtube给删除了。

这就是非常典型的由“政治正确”引发的“言论管控”的问题,我们可以在西方的网络上发表大量反华、丑华内容而不被限制,但一旦发表支持中国、谴责与美国利益相关体的内容,就很容易受到限制,甚至是封号。

比如2019年香港乱局发生之后,在西方的舆论场上,香港谣媒言论、港毒言论、暴力言论等黑恶势力的宣传内容不仅没有被管控,甚至还被西方舆论平台加以推荐,而那些针对黑恶势力的辟谣帖、支持中国国家统一的发言,则被贴上了“造谣”、“反民主”的标签。于是,数以万计的支持中国的互联网用户,被美国推特、脸书、谷歌公司封禁。

“反中挺美者言论自由,反美挺中者不配说话”,这是在美国主导下西方舆论场上的真实一面。

有这种强烈感受的其实还不只是中国人,一些没有被西方媒体洗脑的西方民众也看到了这一问题。

例如活跃在美国互联网上的Gweilo 60,作为相对了解中国的“中国通”,他经常在网络上介绍“正面的真实中国”。但根据他本人录制的视频信息显示,他不仅被谷歌公司限流,还被删了大量粉丝。

对于删粉这件事,Gweilo 60 的粉丝也发表了一些嘲讽性的看法:在Youtube上,言论自由是属于丑化中国的人的,说中国好话的人不配拥有言论自由。

可以说,近些年来,随着“西式言论自由”的谎言不断被揭穿,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似乎也不再碍于颜面问题而装模作样,反倒是直接开门见山地告诉世人:危及我利益者,不配拥有言论自由。

▲美国远程抓捕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

而这一切,就是国内网络公知们不会告诉众人的——西式言论自由的真实一面。

2:西方的言论自由,是有原则底线的

除了政治博弈层面的言论管控外,西方社会体制下的言论环境整体也算是比较宽松的,但这不代表言论可以肆无忌惮。事实上,不管到哪里,言论自由都是有底线的。

从整个大环境上来看,在西方的现代文化氛围下,所谓的“言论自由”不包括人身攻击、种族攻击、仇恨传达、谣言传播、宣传战争、歪曲事实等(政治正确的情况除外)。简单地说就是:不论自由到什么地步,民众的发言都要遵循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因此,像中国的谣棍作家圆圆这样的人,在西方的社会环境中,原则上是不配享有言论自由的,更不可能得到互联网平台的大力推广,这也就是为何,西方疫情崩溃到今天这副模样,还没有出现一个能和圆圆媲美的“西方疫情谣棍作家”。

▲令人感到恐惧的是,曾经有望成为美版圆圆的作者蓝蓝,居然在美国离奇死亡。(蓝蓝和圆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蓝蓝不造谣)

而像圆圆的朋友梁某萍这样歌颂法西斯主义精神、赞美二战战犯的行为,可能不止是简单的舆论批评,是要上升到刑法的。

例如在德国、法国、意大利这些欧洲国家,如果有人行“纳粹礼”或者“赞美希特勒”,那么当事人必然将被起诉,其面临的将是严苛的法律惩罚(极有可能是长达数年的牢狱之灾)。

以圆圆和梁某萍为代表的一些中国公知,其实本质上和美国的“相声总统”川建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将言论自由等同于可以胡说八道。

所以圆圆在微博造谣“满地无主手机”的时候,川建国在美国引导民众“喝消毒水”,梁某萍在网上歌颂日本军国主义的时候,川建国在推特上引导美国民众敌对世界。

圆圆和梁某萍之流总强调要像西方一样自由,却忽略了一个巨大的现实:哪怕是西方,言论自由也是有底线的,享有“总统豁免权”的川建国同志的大量言论,也因为造谣和不实而被系统屏蔽。

▲特朗普儿子因为造谣而被屏蔽。

▲特朗普因造谣和胡说八道而被屏蔽。

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说,“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

而这个“边界”,就是守住法律和道德的底线,不能借着“言论自由”,做着反社会、反人类、反民族、反国家的罪恶勾当。

3:西方的言论自由,是一场政治游戏

那么问题来了:西方社会明明很清楚言论自由是有底线的,为什么还拼了命地往中国灌输“极端化的言论自由”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就和当初要灌输“西式极端民主”和“西式新闻自由”的目的一样,灌输极端化的言论自由的思想,也是为了“颜色革命”所准备。想想香港乱局是如何起来的,大家便能向明白这背后的问题了。

炒作“言论自由”的话题,将他国“有底线的言论自由”瓦解成“没底线的胡说八道”,这其实是以美国为首的强权势力对外展开“舆论战”的一部分。

在前期的分析文章《美国封完华为封抖音,“自由”的美国到底在怕什么》中我们谈到过,“舆论治世”一直是美国重要的治世手段之一,因此让他国舆论“美国化”就是他们努力的方向。

而让他国舆论“美国化”的关键就在于:让美国媒体平台以言论自由的名义进入他国,再灌输给所在国民众极端化的自由思想。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近些年网络上很多拿美国基金会的公知在强调:用上脸书和推特才算拥有言论自由。它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性的。

▲一些长期活跃在中国互联网上的“公知体”,一直叫嚣着“开放脸书和推特”,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美国封完华为封抖音,“自由”的美国到底在怕什么》中我们也提到过了,美国为了巩固“舆论治世”的权力,还专门成立了名为“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媒体帝国,里面成员包括美国大资本家、国家总统和谷歌、脸书、推特等美国主流媒体公司。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媒体帝国架构图。

它们聚在一起,传达他们之想要传达的,影响他们之想要影响的。

很多人可能不太清楚“它们”的影响力有多大,但如果我们这样说,大家应该就清楚了:除了中国和俄罗斯外,包括欧洲、亚洲、大洋洲、北美洲、南美洲在内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的舆论都基本受控或半受控于“它们”。

一些被渗透严重的国家,甚至完全无法控制这一媒体帝国的糟践。

例如斯里兰卡,被以言论自由的名义放行美国脸书等媒体进驻后,互联网上长期存在着仇恨言论,相关的仇恨言论和恐怖信息激化了斯里兰卡的社会矛盾,在这种舆论激化下,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爆发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造成数百人遇难。

而令人震惊的是,当事后斯里兰卡官方向美国的媒体平台提出对恐怖信息进行筛查要求时,美国的媒体公司却以言论自由等老套的理由不予配合。在万般无奈之下,斯里兰卡政府决定关停互联网服务,以屏蔽有害信息。

与斯里兰卡有类似遭遇的,还有西欧的法国。

法国近些年来的种族攻击和恐怖袭击,很大程度上都源于网络对美国开放后的仇恨言论没有得到有效管控,而法国的网络舆论平台,基本上全是美国的公司在控制。于是,美国想通过舆论扰乱法国变得轻而易举,比如2018年爆发的“黄背心革命”,脸书和推特就充当了网络宣传和线上组织的角色。

2020年10月16日,法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种族屠杀事件”,一个白人教师被极端圣战分子斩首。

在这件事情上,很多人都之关注到法国的种族矛盾问题,却很少有人看到这一现象:在斩首事件发生之前,美国脸书上关于被斩首教师的种族性言论,以及曝光教师的私人信息内容,都没有被有效管控,而行凶者也是顺着这些信息找上门的。

······

斯里兰卡和法国,都是将本国网络开放给美国,并不同程度接受了美国“极端化言论自由”的洗脑。这两个国家的遭遇,也从一定程度上告诫我们:话语权,一定要自己牢牢掌握,不能让敌人高举着话筒登台。

写在最后: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

在尊重事实、守住原则和底线的基础上,“言论自由”是积极的,它有益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例如,我们可以批评贪污腐败,揭露个别公职高官不作为,怒斥豆腐渣工程等,只要所述是事实,言论有助于社会发展和进步,那便是好的。

▲例如我们郎言志,也曾多次批评国内乱象。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胡说八道,毫无底线。例如,在疫情中造谣“满地无主手机”、“诅咒抗疫英雄病故”,在中美贸易战中高呼投降败民族士气,在历史话题中歪曲史实、美化侵略者等,诸如此类的言论如不加管控,都是遗害无穷的。

一个真正文明的社会,不仅要保障合理的言论自由,也要守住言论自由的底线,否则那些没有底线的胡言乱语,就是伤害“言论自由”的最坏因素。

我们现在要关注的,就是不要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恶势力的宣传洗脑,去听信它们所谓的“像西方一样自由”。毕竟,中国听信了美国那一套洗脑论的“两个地方”,现在都挺惨的:香港的废青满口喷粪而不自知,台湾的媒体都快成了“洋葱新闻”了也有人信。

真的,就这群蛙蛆的“自由成果”,祖宗看了,坟上都会冒烟。


责任编辑:水墨江南

[ 赞同、支持、鼓励 ]

赞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赞赏就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是用户对作品认可!系用户自愿原则。

透视西方民主真相、解读新闻热点事件、剖析舆情事态走向、更多精彩原创时评。
敬请关注西征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订阅。

扫描加关注

文章来自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供网友研讨阅读,不代表本站立场。图文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转载本站原创,请注明来自西征网。

推荐阅读

文章点评
 以下是对 [“我们在讨论言论自由,你们中国人闭嘴”]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郎言志

睿评国际风云,品读大国情怀,观闻世间冷暖,共赏万里河山。

睿评国际风云,品读大国情怀,观闻世间冷暖,共赏万里河山。

入驻时间:2020-04-20

用微信扫一扫

用微信扫一扫